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真的不想当第一啊 > 第37章 江湖起于大雪中
    三天后。

    农历十月十九。

    天气,大雪。

    宜出行、沐浴、会友、祈福。

    忌祭祀、入宅。

    财神正北,喜神东北。

    这一串黄历,是谭老道掐指算出来的。

    一大早,他便兴高采烈地来敲门,催促陈闲立即动身启程,说今天是难得的黄道吉日,不能错过。除了今天之外,往后一直延近半个月,都不宜出门。

    对于这套说辞,陈闲一个字都不信。

    因为在过去的两天里,老道已经催过不下几十遍,比他本人还急切地想开启这段旅程。不知道的还以为,老道是在拐骗少女,想尽快发泄自己的兽欲。

    不信归不信,陈闲仍给予谭道士足够的尊重,没有骂街。不为别的,光凭这老家伙能挥手扇飞牛魔,就由不得他不服。

    他穿上衣裳,望着门外的鹅毛大雪,沉默片刻后同意了这项请求。

    一老一少,冒雪启程。

    漫天风雪里,两人牵着坐骑,缓缓走出天坑镇。

    陈闲牵的是那头成了精的青牛,虽然手里攥着根缰绳,实际就是摆设。这牛魔道行强横,不知比他强多少倍,若非被老道镇着,别说逃跑,它早就把他吃进腹中了。

    牛魔高大威猛,走在深厚雪地里,并不费劲。

    但另一侧的谭道士就吃力了。

    把坐骑赠给陈闲后,他暂时没有代步工具,又不想自己徒步赶路,只好在镇上买了头毛驴,先凑合着骑。

    今日天寒地冻,积雪深的地方快没到膝盖,可以说是举步维艰。毛驴只是寻常畜生,不像牛魔一样有修为可倚仗,难以抵挡这刺骨的寒冷,在风雪中显得犹为可怜。

    若从远处看,像是谭道士在拉着驴走。

    老道衣衫单薄,仍然穿着那件破旧的道袍,随胡须一起乱舞。

    “公子,我想不明白,你为何同意今天出发,甘愿跟我一起受这么大罪?”

    离开镇子后,谭道士终于压抑不住好奇心,主动凑近一些,道出心底的疑惑。

    陈闲用力迈步,目光一直注视着前方,平静淡然,并没被眼前的严酷气候扰乱心情,随口道:“你为何选择今天出发?别扯什么黄道吉日,我不信你的邪!”

    老道闻言,咧嘴一笑,哈出的白汽被迅速吹散,“那咱就不扯皮了!实话实说吧,早晨我算过一卦,此行可能会碰上某些大热闹,如果耽搁时辰,恐怕会错过……”

    陈闲心底骤惊,表面却不动声色,只是伸手掸了掸头顶的积雪。

    老道见状,诧异地道:“你怎么不问问我,算到的是什么大热闹?”

    陈闲轻哼一声,没答话。

    我要是问你,以你表现出来的狡猾性格,多半会故意卖关子,不肯坦言相告。那我问了有个屁用,求你告诉我?

    还不如装作漠不关心,等着你来问我呢!

    “莫非……”老道盯着他的侧脸,若有所思,眼神愈发惊讶起来,“莫非公子也算到了,所以根本用不着问我?”

    他瞬间懂了!

    难怪陈闲表现得如此淡定,原来早已成竹在胸,同样算准了未来发生的那些事。他清楚急着赶路的真实意图,所以没提出任何质疑,默契地同意请求。

    明明预料到一切,却不揭穿,只是默默地配合自己。

    什么叫虚怀若谷?什么叫高深莫测?

    这就是啊!

    陈闲转过头,深深地看谭老道一眼,还是没说话。

    这你都能猜得到?真特么是个人才!

    既然如此,我啥都不说了,有本事你就自己脑补出一个新世界吧!

    看见他这副眼神,谭道士脸色一僵,心里顿时困惑起来。

    “这副眼神,分明大有深意,到底是什么意思?啊……我懂了,天机不可泄露,他一定是嫌我多嘴,轻易道破天机,所以给我个眼神警告,让我自行反省!”

    想到这一层,他不禁恍然大悟,坐实自己之前的猜测。

    “无量天尊,我没猜错,他果然也算到了!唉,怎么早没想到这层呢,我还得意洋洋地说出来,在人家面前炫耀道行,这下倒好,被他拿眼神鄙视一番!”

    他不知道,都怪自己的想象力过分优秀,快跑偏到第五层了。而实际上,人家只是在第一层看他……

    他深吸一口凉气,收起这些复杂思绪,惭愧道:“不好意思,是我多嘴了。我以后注意,不在公子面前卖弄!”

    陈闲不知道这老家伙脑子里在想啥,也不想知道,随口嗯了一声。

    他之所以肯冒雪出发,其实跟谭老道想的不同,原因有两个。

    一方面,他讨厌影视剧里那种恋恋不舍、依依作别的骗眼泪桥段,觉得太矫情,不适合用在男人身上。如果放在网文里,肯定会被读者当成水字数来喷。

    他该说的话、该做的事,那天在海晏楼安排得明明白白,对得起跟徐凤年的交情,用不着再搞煽情送别。

    悄悄地来、悄悄地走,这样就挺好。

    另一方面的原因更真实。

    他前世是齐鲁人,虽然被定义为北方大汉,但由于气候变暖的缘故,在北方已经有好多年,没能看见有模有样地下一场大雪了。

    他喜欢看雪,看那空旷壮阔的雪景,让自己的视野不受地形和色彩干扰,极目远眺,最好能撒开退奔跑,享受那种在雪地上肆意撒野的自由感觉。

    今天看到下雪,他很开心。

    就是这么简单。

    他停下步伐,环顾着周围莽莽雪原,心里涌起一股久违的豪情,不由纵声长啸起来。

    “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

    这是他前世最喜欢的一首词,跟眼前的盛景非常吻合,尽情地吼出来,这种感觉更加豪迈痛快。

    不过,如今是在南晋,自然得改成“南国风光”了……

    “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

    吟至兴起时,他体内热血沸腾,难以克制万丈的豪情,索性将缰绳甩到地上,自己如脱缰的野马一般,纵情狂奔向远方雪原。

    “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

    词句精短,鼓舞人奋进,他嗓音嘹亮,慷慨激昂,其豪迈之势,仿佛能穿透呼啸疾风声,震荡这片天地。

    谭老道愣在原地,跟那头青牛一起,都看傻了眼。

    “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