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真的不想当第一啊 > 第36章 辅助牛魔
    乾坤戒晕成的光圈里,一道玄青色光芒倏然刺出,在这片空间内急遽膨胀放大,化作庞然大物,耸立在陈闲面前。

    赫然是一头青牛!

    此牛威风凛凛,身躯极其雄壮,至少有上千斤之重,它凭空出现后,屋内顿时显得拥挤。那颗硕大脑袋上,生着一对粗长而坚硬的犄角,呈暗褐色,角尖则闪烁寒光,如刀剑般锋利。

    它瞪圆猩红色瞳眸,居高临下,俯瞰着弱小的陈闲,涌起凶戾妖芒。

    “哞!”

    青牛张嘴,吐出一团土黄色狂风,气味腥臭浓烈。

    徐凤年大惊失色,慌忙朝后方掠去,将桌椅撞倒,狼狈地退到墙角。

    陈闲站的位置更靠前,这头青牛又是朝他扑来的,他没法像徐凤年一样退避。危急之中,他面不改色,左掌一挥,催出开天珠的金光,迎面轰向青牛。

    “连老道的坐骑,都有如此强横的气势,那我更不能退了!如果被它吓怂,在它的主人面前,我是有多卑微?他若是讨好我,怕我生气,应该会约束这孽畜……”

    临危不乱,他保持着清醒的头脑,决定赌一赌谭道士的心意。

    果然,下一刻,谭道士嗔怒,喝道:“放肆!”

    他一挥袍袖,拂向门外,只见那青牛仿如弱不禁风的柳枝,顿时被掀飞出去,连同那团土黄色毒气一起,摔向大街上。

    青牛坠地,门外传来轰的巨响,令陈闲心头一震。

    这老道的实力,简直离谱!

    他收回左掌,抑制住震撼之情,说道:“道长……”

    谭道士立即抬手打断他,解释道:“公子别误会,我绝没有冒犯您的意思!特娘的,这孽畜关久了,不仅没磨掉浑身妖气,反倒更猖狂,我这就去收拾它!”

    他挽着袖子,骂骂咧咧地走出门。

    片刻后,外面响起震天的痛吼声,整个大地随之颤抖起来。

    “哞、哞!”

    显然,那头青牛正在遭受惨无人性的毒打……

    徐凤年跌坐在墙角,惊恐地望着门外,震骇无语。

    苍了个天,自己刚才还嘲讽过的臭老道,竟是深藏不露的武道大佬!

    陈闲深吸一口气,想起刚才的惊险一幕,仍心有余悸。他擦着额头的汗水,回到座位上,趁这会儿工夫赶紧静静。

    “那头牛展现出的道行,至少得有三四境!我选择正面硬刚,虽然太凶险,但幸好赌对了。若是让老道生疑,变得看不起我,那才是最大的凶险,毕竟,我连他的坐骑都打不过……”

    他聪慧机警,擅于揣摩别人的心思,再加上前世看过无数网文,其中就有主角被误会成大佬的装逼流,因此,之前他便隐隐意识到,谭道士有可能搞错了,把自己当成隐士高人了!

    他只想当与世无争的咸鱼,并不想装什么大佬。

    但要命的是,谭老道现在已经认定,他就是深藏不露的大佬。一旦真相败露,谭老道恼羞成怒,要讨回自己舍弃的颜面,那将是灭顶之灾!

    装,兴许会活;

    不装,绝对会死,而且死得很惨!

    生死面前,不想装都不行了!

    陈闲想着这些,神色变幻不定,这时候,谭道士从门外走进来,旧道袍上沾了些许毛血,看起来有些滑稽。

    他朝陈闲一拱手,再次赔罪道:“公子海涵,怪我约束不严!还要多谢您手下留情,刻意停了一停,等我把它轰走,否则,这头相伴多年的畜生就尸骨无存了!”

    他颔首作揖,礼数备至。

    刚才陈闲出手时,他就站在旁边,能清晰感知到,陈闲左掌那道金光明明不强,却充斥着某种极玄妙的气息,俨然比道教法门还高明,以至于连他心底,都生出一丝忌惮。

    窥一斑可知全豹,观滴水可知沧海。

    见陈闲能在轻描淡写间,蕴藏如此高明的手段,而且拿捏得精确到分毫,让凡夫俗子察觉不出端倪,谭道士愈发确信,自己真的碰见深藏不露的武道大佬了。

    好险,刚才若非自己出手,陪伴多年的伙计就毙命了!

    “……”

    陈闲怔怔地盯着谭道士,无言以对。

    谭道士转过身,朝门外怒斥道:“孽障!还不滚进来求饶!”

    那头雄壮青牛领命,慢悠悠地进屋,轰然跪倒在陈闲面前,宛如倒倾的山岳一般,将脑袋扣在地面上。它张开嘴,这次吐出的却是人言,嗓音低沉憨厚。

    “小妖牛震,一时莽撞冒犯仙长,求您责罚!”

    它没了先前的桀骜脾气,健硕魁梧的身躯上,此时鲜血淋漓,明显被老道虐得不轻。

    陈闲心思一动,耷拉着眼皮说道:“你叫牛震?震为雷,‘震来虩虩,笑言哑哑。震惊百里,不丧匕鬯’。你今日遇我,名字正应了这卦象,孕育出新的契机,可见咱俩有缘。”

    他只听说过车震、马震。牛震?还是头一回听说!

    谭道士听出弦外之音,眼眸骤亮,连忙递话道:“有缘千里来相会,既然如此,贫道成人之美,就把这牛妖送给公子,让它驮着您游历天下!”

    送礼是一门艺术,只要对方肯收,就说明这条路行得通,自己所求之事可以继续商量。

    他把牛送给陈闲,作为回报,陈闲便不能再拒绝他,必须一路上倾心交流,把更高妙的修行感悟吐露出来。

    陈闲岂会不懂其中关节,板着脸没答话。

    青牛不敢抬头,老老实实地道:“求仙长收留!”

    陈闲有心要在谭道士面前端着架子,故作沉吟后,说道:“道长的盛情难却,我便勉为其难收下!不过,以后就别叫牛震了,改成牛震天,诨名叫牛魔,如何?”

    牛震这名字太出戏,还是牛震天更威风。

    陈闲现在只有二境修为,还比不上新坐骑牛震天,在短时间内,怕是还要倚仗这位强力辅助,才能避免出丑露馅。

    青牛叩谢。

    谭道士天性顽皮,眨了眨眼,吹捧道:“不愧是公子,只加一个天字,就让名讳变得威风八面!我叫谭四十九,要不你也帮我起个新名字,方便咱俩以后相称?”

    不等陈闲回答,他又立即补充,“最好也契合机缘!”

    陈闲想起刚才谭道士躲避徐凤年攻击的那一下,灵机一动,笑道:“机缘总是一闪即逝,想要抓住并不容易。道长有此要求,自然希望机缘不会消逝,那索性取名‘一闪’,就叫谭一闪吧!”

    一闪?

    谭道士愣住,面色沉凝,陷入认真的冥想之中。

    大道五十,天衍四十九,人遁其一。

    那个一,确实是一闪即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