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真的不想当第一啊 > 第33章 大道五十,人遁其一
    转世灵童是佛教的说法,不知在儒教里,转世所结的果又叫什么。徐凤年只是道听途说,掌握一些民间盛传的流言,无法触及更深层次的秘闻。

    陈闲神色微变,诧异道:“这么说,夫子可能真的没死?”

    早在穿越当天,他便从妹妹口中听说了夫子这句遗言,当时并没当回事,还吐槽了几句。(第1章)此刻,又听徐凤年提起此事,他开始有点当真了。

    徐凤年答道:“夫子死没死、有没有转世,这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的徒弟们胸襟宽广,不仅不介意、甚至还乐于看到世人续写遗篇,没淡忘他们老师的绝代风华!”

    任何事物都经不起时间冲刷,对人类而言也是如此。

    哪有什么永垂不朽?

    再高的丰碑、再深的恩情,都已成过往,会逐渐模糊在人们的视野里,最终沦为历史的尘埃,无人问津。

    或许,夫子的徒弟们正是因为害怕这样,才数次举办有奖征文,提醒世人缅怀那位逝去的至圣先师。

    徐凤年诡谲一笑,调侃道:“闲哥,你若真能续写倚天,文惊天下,到时候,兴许北唐会把你当成夫子转世,恭恭敬敬地请回书院,活佛一样地供着呢!”

    有了夫子转世这种可能性,不排除真有狂热之人,以为续写倚天的就是夫子本尊。

    言者无意,听者有心,陈闲心里咯噔一响,脑海里冒出一个极其恐怖的想法。

    同为穿越者,夫子会的我也会,我岂不是能冒充他转世?!

    陈闲、陈希安,可以是一回事!

    ……

    ……

    第二天早晨。

    陈闲起得很早,梳洗穿戴整齐后,早早在店门前摆好说书摊位。

    而今周家覆灭,他没必要再拼命赚钱,之所以起这么早,是因为心情忐忑,急于想见昨天那个谭道士。

    在这镇上,只有会说书的谭道士,能流畅地对他评说《夫子传》。他相信,听完那段后,将会更深入地了解到,陈希安同志是如何影响这个世界的。

    然而,事与愿违,他等了很久,目光不停地在观众人群里扫视,始终没看见那老道的人影。

    “莫非他心理脆弱,受不了徐凤年的嘲讽,已经离开此地?”

    他有些失望,不好冷落现场的观众,只能收起心事,开始说书。

    今天说的还是《斗破苍穹》,经过前些天的奋斗,这部长篇小说已经说完大半。再加上他心灰意懒,想尽快离开镇子,于是加快节奏,使得故事爽点愈发密集。

    不出意外,今天,他就能不负观众期望,完美收官!

    “天生万物,各有其灵,异火也是如此。曾有一异火,诞生于天地之间,千年成形,它拥有灵智后,沿着地底岩浆而走,在那地底之下,游荡千年,以吞火为生!”

    他绘声绘色,投入到故事意境中后,专注地讲说着,顾盼神飞。

    “而它所吞之火,皆是在异火榜上有所名次,其上二十种,都曾为其所食。在功成之后,它自命帝炎,再度修炼千载,方才破世而出,被人尊称为‘陀舍古帝’!”

    书摊前,全体观众屏息凝神,紧张地盯着陈闲的一举一动,心潮为之起伏澎湃。传说中的异火榜第一,竟然就是陀舍古帝!

    这个大谜团终于揭晓,令人震撼的同时,意味着整个故事拉开决战大幕,即将步入最后的高潮。

    说书人与听书人,双方的情绪和意念高度统一,彼此都忘我投入,这副画面和谐至极。

    不知从何时起,街巷深处闪出一道高大的身影,像是害怕被人发现一样,鬼鬼祟祟地潜近书摊。

    不是别人,正是那谭道士。

    他换了便装,以做贼的方式前来听书,是怕被昨日那两个醉酒的少年给认出来,再被当众嘲笑一番。

    同样是说书的,一旦被众人知道,他也来听同行说书,岂不是很跌份儿,等于承认自己不行?那还怎么好意思在镇上骗钱?

    趁人不注意,他成功混进人群后方,偷偷探出脑袋,心底暗道:“老子就不信,凭一个初出茅庐的娃娃,也配当天下第……”

    下一刻,他看清陈闲的面容,眼珠子陡然瞪大,险些当众惊呼出声。

    我靠!说书人怎么是他!

    昨天要听我说的那个,竟然就是我要听的!

    敢情自己被耍了!

    知道真相的他,傻傻地愣在那里。多亏他是躲在最后排,又猫着腰,才没有暴露身份,被陈闲注意到。

    “老夫是何许人也,岂能被俩小屁孩戏耍!哼,今天哪怕他说得天花乱坠,让仙女思凡,老夫也非阉了他不可!”

    他老脸一沉,决定听完陈闲的书后,就动手出这口恶气。

    这时候,只听人群前方传出陈闲那清脆的话音。

    “古帝的残魂说道:‘随着时间流逝,大陆上少了一种东西,它才是晋入斗帝的关键之处。否则,任凭你何等惊艳,也唯有止步在那道天壑之下!”

    听到这话,谭道士再次愣住了。

    他此时的眼神,跟刚才截然不同,不再有平时嬉笑怒骂的顽劣,而是极为深邃,像是不见底的深渊,不可窥测。

    他微微眯起眼,盯着毫无察觉的陈闲,眼眸里仿佛有星光在闪烁。

    “大道五十,天衍四十九,人遁其一……想不到,在这世上,居然还有人能参透天机,而且是个少年!”

    所谓言者无意,听者有心,陈闲照搬斗破的设定,只是在阐述源气的由来。

    但在谭老道眼里,他却是在吐露天地至理、大道玄机,把历代修行者都参悟不透的秘密,娓娓道来。

    拿天机说书,只求随便换赏钱,这是何等惊人的气度!

    “武道中人,止于九境,根源确实在于少了那个一。他小小年纪,为何会有连大宗师都自叹不如的见解?”

    谭道士心情凌乱,越是凝神细视,越发现自己看不透眼前这个少年。

    当年他都没看透,现在形势更复杂,气运交织之下,能看透才怪!

    陈闲对此丝毫不知,继续说书,接下来的话,更是在谭道士心底,掀起前所未有的滔天波澜。

    “天地初生,曾有一种源气孕育而成,它是整个世界的精华,不会再生,每消耗掉一分源气,世间便少一分。而它,正是武修超越先天极限的关键!”

    谭道士身躯骤颤,如遭雷击一般,傻傻地站在那里。

    “又……又说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