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真的不想当第一啊 > 第25章 眼看他楼没了
    钱财乃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因为一时见钱眼开,而将自己置于绝境,万劫不复,看起来的确是蠢得没救了。

    周大佛绝处逢生,心里的大石头终于落地,自嘲一笑,“早知道他这么贪婪,利令智昏,我何苦跑去触霉头,讨一顿毒打?真没想到,最后竟是以这样的方式,败中求胜!”

    他对银库抱有绝对的信心。那七层钢板极其坚韧,比陈闲前世的银行安保系统都牢固,即便让三四境的大修行者出手,也无法撼动分毫,只能坐以待毙。

    陈闲自投罗网,这次死定了!

    “走吧老崔,十天过后,记得抽空进去收尸……”

    周大佛伤势很重,嘱咐账房先生几句后,立即回屋养伤。

    他还意识不到,已经犯下这辈子最大的错误,在关闭银库大门的那一刻,便亲手断送了自己的活路。

    一夜无话。

    第二日清晨,他还在被窝里沉睡时,被儿子吵醒。

    “爹,大事不好了!”

    周升升破门而入,神情慌乱,顾不上考虑吵醒父亲的后果,“你快去看看吧!”

    周大佛坐起来,见他六神无主的模样,厉声训斥道:“大呼小叫的,成何体统!就算是天大的事,也要学会面不改色,沉着冷静,注重豪门贵族的风范!”

    事关重大,周升升急得直跺脚,直接说出来,“咱家银库没了!”

    周大佛愣住,没听懂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叫银库没了?

    周升升恼火地道:“我想不通,那么大一座库房,又不是小物件,能被人搬走,怎么会凭空消失?刚才我亲自去确认了,那里已经变成空地,连同房屋在内,一切都没了!”

    周大佛听清后,顿时目瞪口呆,表情比周升升更夸张。

    “我是不是还在做梦?还是你在梦游说胡话?”

    什么面不改色、贵族风范,转眼间忘得一干二净。

    他火急火燎,连外套都没披,就随儿子飞奔到银库所在地。

    “……”

    大清早的,父子俩站在瑟瑟寒风中,望着空荡荡的地面,仿佛被人浇了一盆冷水,从头凉到脚。

    偌大银库,真的不翼而飞!

    周家积蓄多年的财产,在一夜之间,梦幻般地蒸发!

    俩人心态崩溃,陷入完全懵逼的状态。

    在他们傻眼的时候,这条爆炸性消息在府内传开,众多家丁婢女们纷纷跑向库房的位置。

    “怎么可能!就算是烧掉房屋,也得留点灰烬吧?”

    “跟你解释也没用,待会瞪大眼看清就行了!”

    “整座银库消失,听起来真像是句梦话啊……”

    他们边走边议论,脸上都浮着震撼之情,难以相信这个惊人的事实。

    后厨里,一名少年从笼屉里取出热腾腾的包子,正在狼吞虎咽,这时伙夫老李跑进来,呵斥道:“都什么时候,还有心情吃!快走,全府到银库那里集合!”

    少年抬起头,口里被塞满,含糊不清,“一宿没吃,饿坏了……”

    伙夫看清他的面容,不由一怔,“你是谁的手下?我怎么瞅着你面生?”

    这少年自然正是陈闲。

    被关了一宿,可把他饿坏了,跑出来的头一件事,就是先来吃顿免费的早餐。

    “我是昨天新来的,负责……”

    “别磨蹭!”谎还没撒完,伙夫已没心情再听,转身跑向门外,“今天出了天大的乱子,在这节骨眼上,谁敢再触怒老爷,怕是连尸首都留不下!”

    陈闲掐起一个包子,随这伙夫同行,低着头赶去集合。

    银库前的空地上,周家一众家眷站得满满当当。他们望着周大佛没穿外衣的背影,都噤若寒蝉,不敢大声喘气。

    他们清楚,银库凭空消失,是家里最惨重的损失,无可挽回。

    老爷这会儿在暴怒的边缘,之所以召集大家前来,无非是想追查凶手,弄清这桩怪事的真相。

    陈闲混在其中,抹了抹手上的油花,神情悠闲。

    “我早该猜到的,金子比银子更值钱,分解出的灵气也更多!从夜里的收获来看,一两金子的分解率约等于二十两银子,用的时间却少很多,它才是开天珠的最爱啊!”

    感谢周大佛,把他请进堆满金银的屋里,提供足够的分解对象。

    周大佛不明白,其实就算自己不锁门,请陈闲出来,陈闲都舍不得走。

    所谓的七层钢板、坚韧防御,完全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如此一来,他率先撕破脸皮,陈闲就有充分的名义,理直气壮地把所有金银都分解光了。

    是你先动的手,怪我喽?

    “还有一点,开天珠的分解速度,原来还受境界修为影响。自从我晋入二境后,它的速度明显快多了,要不然,把整间库房都吞掉,还真得费不少功夫……”

    虽然折腾一宿,但他并不感到累,甚至精神抖擞,状态比进去前都好。那么多金银,不是白白消耗的,得到大量金色灵气补充后,他的修为突飞猛进,一夜之间,又达到新的高度。

    二境上品!

    跟周大佛一毛一样!

    氪别人的金,升自己的级,这感觉简直爽上天!

    他美滋滋地想着,等以后境界高深了,是不是可以进皇家国库逛逛,再让看门的官吏验明正身,证明自己并没偷走钱财?

    退一万步说,即便是罪责难逃,把他抓进天牢里,他还可以把天牢分解掉,顺便再赚它一笔嘛!

    这时候,伫立良久的周大佛缓过神来,背对着众人,冷冷道:“这件事,我已经想通缘由了,不怪你们。从此刻起,封锁消息,没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出府!”

    他不想让全镇的人知道,周家一夜破产,从巅峰跌落谷底,都看他的笑话。

    他侧身看向周升升,低声嘱咐道:“罪魁祸首肯定是陈闲,咱们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我留在镇上,吸引他的注意力,你立即拿着我的信上路,去天光寺搬……”

    这是在效仿前天陈闲的策略。

    见他俩窃窃私语,陈闲虽然听不到,但也能猜出个大概。

    他从人群里迈步而出,朱唇轻启,吟道:“俺曾见,金陵玉树莺声晓,秦淮水榭花开早,谁知道容易冰消!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