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真的不想当第一啊 > 第24章 让我静静数会钱
    这……这是在做梦嘛!

    周升升傻了眼。

    他还指望老爹亲自出马,替自己狠狠出口恶气呢,怎么一觉醒过来,被按在地上摩擦的反而成了老爹!

    他最后的希望,这一刻彻底破碎了。

    陈闲站在不远处,始终盯着周大佛,不敢松懈,“我这套掌法共有七十二路,这才刚打完第一路,你就投降,是不是太快了?要不我再给你个机会,起来跟我操练操练?”

    小心驶得万年船,他故意摆出轻松写意的姿态,是给周大佛施压,让对方更加忌惮,打消偷袭或者拼命的念头。

    周大佛浑身多处骨折,痛得直咧嘴,“公子海涵,我不敢再造次了!回去后,我必会严厉惩罚犬子,改日再来登门赔罪!”

    陈闲哼了一声,冷冷道:“打不过就认怂,动动嘴皮子就没事了?周大佛,是你傻,还是我傻?今天拿不出让我满意的道歉方案,你会死得很难看!”

    赚便宜得趁早,不能中缓兵之计。

    周大佛回去后,可能会向天光寺求救,搬来强大救兵。到那时,别说是赔礼道歉了,陈闲估计凶多吉少,还如何从周大佛身上搜刮油水?

    听到死字,周大佛猛然颤栗,慌忙道:“公子有何要求,请尽管吩咐,即便赴汤蹈火,我也一定遵命照办!”

    甭管陈闲说的七十二路是真是假,刚才那招落英缤纷,落掌如惊风密雨,令他毫无招架之力,只有挨揍的份儿。

    保命最要紧,只要别再动手,真的是什么条件都可以商量。

    陈闲眨了眨眼,说道:“我这个人很实际,不喜欢弄虚的。这样吧,你家库房里的所有金银,我要一半!”

    钱是好东西,对他而言,氪金跟修行直接挂钩,更是最急缺的资源,多多益善。

    而周大佛财力雄厚,已经被他揍得服服帖帖,这么肥的羊摆在面前,那他还不放开手脚尽情薅羊毛?

    周大佛闻言,眼眸深处闪过一抹疑惑,为难地道:“公子,您一个人,用不到这么大的开销吧?不瞒您说,周家上下好几百口,每天一睁眼,就得花……”

    “少废话!”

    陈闲打断他的诉苦,讽刺道:“你以为这是在买菜,能讨价还价?你要是舍不得的话,可以少出点钱,我废你一条手臂,怎么样?”

    周大佛脸色骤僵,“不用不用!就按刚才您说的来,我愿意奉送一半家财!请您移步,这就随我前去清点!”

    陈闲点头,紧跟在周大佛身后,朝周府走去。

    “周大佛,刚才跟我交手时,你用的掌法挺不错啊,佛光闪闪,好像叫什么金刚伏魔?你是从哪里学到的?”

    他对这部佛法很感兴趣。

    能正面抵挡开天珠的,绝不会是寻常功法,想必大有渊源。如果把它弄到手,也是一笔不小的财富。

    另外,昨天徐凤年的话让他受到启发,或许可以练一门佛法,跟开天珠搭配使用,当作明面上的幌子,如此一来,旁人便难以看破他的底细。

    金刚伏魔掌出现在眼前,这不正是理想的选择么!

    周大佛警惕心很强,叹了口气,装出苦闷神情,“公子说笑了,佛门讲究清心寡欲,练的是苦功,没法速成。我练了这么多年,却连您一掌都接不住,这都算不错么?”

    陈闲听出他话里的推脱,笑道:“既然这样,你就更没必要舍不得了,还是交给我吧!反正我只是随便看看,懒得真正吃苦修炼它。”

    “……”

    陈闲不给他思考的机会,拍了拍他肩膀,“就这么说定了。你把金刚伏魔掌送给我,我领你的情,少收一千两银子!”

    周大佛欲哭无泪。

    这话说得好像很大方的样子,那本来就是我的钱啊,难道还让我谢谢你不成?!

    说话工夫,两人走进周府,来到银库里。

    账房先生捧过账本,汇报道:“不算各处店铺,现在咱家库里共有黄金四千两、白银两万两,请您过目。”

    陈闲听得咋舌。

    乖乖,周家不愧是第一豪门,独霸天坑镇百年,竟积攒下如此深厚的家底。他光凭说书赚钱的话,得说多久,才能追上周家的背影啊!

    不过,话又说回来,掳走周家的半数积蓄,也就是黄金两千、白银一万,这暴富的速度相当炸裂,不到半天时间,他便能成为天坑镇的第二富豪了。

    “早知道赚钱这么容易,还说哪门子书啊,我直接来这里抢现成的!”

    一盘盘银锭码在钱架上,整整齐齐,冒着明晃晃的银光,映得他眼眸精亮,甚至感觉有些眼花。

    前世他见过最多的现金,大约有二十万左右,那是在班上收学杂费的时候。而此时,这么多金银摆在面前,用购买力换算的话,绝对是几千万元的巨资,怎能不令人动容!

    他现在明白,什么叫见钱眼开了。

    见到这么多现钱,还说自己不眼开,那不是在装逼,而是死鸭子嘴硬的傻逼。但凡是正常人,谁看到钱不会兴奋啊!

    “你们先出去,让我静静地数会儿钱。”

    陈闲目光有些发直,挥了挥手,命令周大佛等人离开。

    周大佛见状,阴恻一笑,走出银库。

    “到底是穷狗,瞧他那副财迷心窍的样子,死到临头都不知道,还以为那些钱会是他的,在做暴富的美梦呢!”

    账房先生效力多年,极擅长揣测他的心意,附和道:“没错!年轻人天真幼稚,他哪里懂得,离诱惑越近,便越是危险!”

    身后那间银库,是周家最核心的禁地,也是整个天坑镇财富最集中的地方,防御也必定最为严密,牢不可破,怎么可能让人来去自如?

    请君入瓮,走进去或许容易,想出来就难了。

    周大佛转过身,眯眼盯着银库,杀意森然,“把那七层钢板都打开,谁也不准进去!我要把他困在里面,守着那堆钱憋死!”

    账房先生点头,命人开启铜墙铁壁。

    须臾过后,整间银库变成一座密不透风的樊笼,连苍蝇都飞不出来。

    “老爷,这小子真是蠢到家了,他要那么多钱有个屁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