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真的不想当第一啊 > 第23章 啪啪啪啪啪
    武道有风云榜,编排武修实力名次,传为佳话。

    风云榜前十,屹立于武道之巅,睥睨群雄,被尊称为大宗师。

    风云大宗师,俱是世间一等一的豪杰,无论境界修为,还是心胸气概,都令世人折服景仰,值得称道。

    其中有位大宗师,当年担任天光寺的首座,讲经论道。受他的煊赫威望影响,天光寺曾香火鼎盛,享有南朝第一寺美誉。进寺拜佛学艺者,趋之若鹜,成为当时修行界一桩盛事。

    那时的周大佛,血气方刚,也加入前往天光寺的人潮中。他拼命地表现诚意,成功打动了执事僧,得以留在寺里扫地打杂。

    天光寺不愧为佛门胜地,一视同仁,每次首座大师讲经时,允许全寺上下聆听。周大佛资质平庸,虽未参透多少佛法精义,但那毕竟是大宗师亲自授业,令他获益匪浅。

    他所学之中,领悟最深刻的,是金刚伏魔掌。

    这便能理解,为何在明知陈闲左手有门道的情况下,他仍抱有必胜的信心。这份信心,源于他早年在天光寺的求学经历,源于那位风云大宗师。

    陈闲再强,能强过大宗师?!

    果然,当陈闲伸出左掌,迎击向那道佛掌后,开天珠虽绽放出同样是金色的光华,他熟悉的那副画面,这次却没再呈现在眼前。

    此时的佛光极为强盛,如潮水般滔滔不绝,前赴后继,以至于开天珠无法瞬间分解干净,珠光湮没在佛光之中,难以开辟出通道,侵噬到周大佛的肉身。

    开天珠竟被正面压制住了。

    金刚伏魔掌,果然很强!

    看到这一幕,他心神骤凛,暗忖道:“看来,这颗珠子并非神挡杀神、佛挡杀佛,也有局限性。如果只凭它本身,不搭配功法武技的话,会被强敌的道行给压制住……”

    论内力,两人在伯仲之间,分不出高下。

    区别在于,陈闲用了开天珠,但没施展功法;而周大佛相反,虽然没有开天珠这样的神器,但运用了金刚伏魔掌、以及聆听过的宗师教诲,用佛光抵挡住灵珠。

    因此,这回合仍势均力敌,谁也没占到便宜。

    对结果感到意外的,不止是陈闲,还有周大佛。

    “怎么会!连金刚伏魔掌都破不开,你练的究竟是何种魔功?”

    “你是从哪里弄到的!”

    他百思不解,陈闲明明家境平庸,又没有任何人脉,全靠从自己家里求购功法,为何一夜之间,竟得到如此强横的魔功,能跟自己分庭抗礼!

    他的金刚伏魔掌,可是出自天光寺啊!

    陈闲背后,难道也有高人传授?

    想到这一层,他打了个寒颤,心底顿时生出忌惮之意。

    能化腐朽为神奇、让庸才变天才,那位该不会也是大宗师吧!

    陈闲不知他脑补的这些心思,撤回左掌,沉声道:“你不是要降妖伏魔么?来,看谁伏得了谁!”

    他想通制胜原理了。

    既然咱俩的内力互相抵消,我的开天珠又被你的伏魔掌抵消,令天平保持平衡,那么,我再加一招掌法,你还能加什么筹码?

    这不就是道不等式么!

    他挥舞左掌,不再一味地正面硬拼,仅仅依靠开天珠,而是运行经脉,使出昨天通宵练过的空明掌。

    落英缤纷!

    左掌一出,洋洋洒洒,宛如漫天飘舞的枫叶,同时扑向周大佛。

    这一掌实在精妙,不仅虚实变幻,扑朔迷离,难以判断真实方向,而且掌风凌厉,呼啸生风,令敌人生出一种绝望的错觉,仿佛自己千疮百孔,到处都在透风,根本没法补救。

    大道七十二,掌掌皆空明。

    这部空明掌打起来,的确是掌掌都在打空、都给打成透明,安排得明明白白的!

    周大佛只觉眼花缭乱,想用金刚伏魔掌抵挡,哪还挡得住?

    在他精神恍惚的一刹那,漫天掌影消散,在一处凝为实质,猛然拍打在周大佛左肩。

    啪!

    真力轰击之下,咔咔声响起,他的左肩瞬间骨裂。

    他倒退数步,剧痛之下,不禁紧咬牙关,脸部肌肉都抽搐起来,再无法伪装出先前的慈善。

    陈闲得机得势,岂会给他喘息的机会,又挥起左掌。

    落英缤纷!

    啪!

    周大佛左肩负伤,只能催动右掌格挡,却挡了个空。

    这次被击中的是腹部,他的肥胖身躯如炮弹一般,重重倒飞出去。

    踏、踏、踏……

    他脚步连点十几下,踉踉跄跄,才艰难地制住颓势。有生之年,他从没这么狼狈过。

    陈闲步步紧逼,左掌幻化道道虚影,排山倒海一般,倾覆过来。

    啪啪啪!

    清脆的掌掴声接连响起,短短片刻,周大佛便被击中十几次,无一幸免。

    脸部、胳膊、后背……

    他被抽得鼻青脸肿,遍体鳞伤。

    众人看着他俩交锋的情景,目瞪口呆。

    这哪还叫交锋,分明像是爸爸打儿子,陈闲发泄出气,周大佛单方面惨遭吊打!

    啪啪啪啪啪!

    这一通密集输出,掌声响亮,众人都听得头皮发麻,开始同情挨揍的周大佛。唉,谁能想到有朝一日,堂堂周家家主,竟然会被当街教做人,揍得这么惨!

    他们有点不忍心看了……

    周大佛终于承受不住,再顾不得颜面,抱头蹲在地上,失声嚎叫出来,“我错了我错了!公子饶命!”

    刚才口出狂言、要降妖伏魔的是他,现在毫无招架之力、抱头求饶的,也是他。这正应了那句口号,说最狠的话,挨最毒的打!

    陈闲稳住身形,俯身看着周大佛的丑态,讥讽道:“别认怂啊!站起来,继续降妖伏魔……”

    周大佛被刚才的攻势吓怕了,仍抱着头,不敢真的站起来,“公子,是我有眼无珠,冒犯了您!求您大人有大量,放我一马!”

    陈闲漠然不语。

    成王败寇,拳头就是硬道理,唯有实力才能赢回尊重。

    这样的世道,真心无趣。

    周大佛见没有拳头落下,松了口气,高声喊道:“听我命令!周家全体,向陈闲公子鞠躬赔罪!”

    事已至此,他一败涂地,没有半点面子可言,只求能平息陈闲的怒火,保住自己的性命。

    周家的家丁们略微失神后,在众目睽睽下,陆续朝场中央的陈闲鞠躬,低下了他们高傲的头颅。

    便在这时,被从屋里救出的周升升悠悠醒来,看到身旁的随从,哀声道:“快!快去叫我爹,让他来杀陈……”

    闲字还没出口,话音戛然而止。

    他看见了蹲在不远处、被揍成猪头的老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