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真的不想当第一啊 > 第22章 精、气、神
    我可是要当咸鱼王的男人,怎么会连新手村都没出,就壮烈扑街呢!

    这一战,必须赢!

    陈闲抬起手,做了个请的手势。

    周大佛收敛笑容,眼神冷冽起来,“既然找死,那便让你见识见识,更高境界的神通!”

    他脚步踏前,伸出肥厚的手掌,径直轰向陈闲。

    这一掌朴实无华,显然没用武技,只靠纯粹的力道取胜。

    初境曰攀山,淬炼肉身以登险峰,提升武修的体术;二境曰吞海,容纳真气来填气海,提升武修的内力;三境曰神游,蕴养神识而观天地,提升武修的感知力。

    简言之,武道前三境修行,对应的分别是精、气、神。

    陈闲速度敏捷,爆发力惊人,之前轻松擒住周升升,凭借的正是肉身精元;但这一套用来对付周大佛,很难行得通,因为周大佛达到二境修为,早就过了在刀尖上跳舞的肉搏阶段。

    二境吞海,他的气海充盈,拥有滔滔不绝的真力,随手轰出一招,便气象巍然,有崩山裂地之威,不是靠区区初境能抗衡的。

    在绝对的内力差距面前,一切功法武技都成摆设,不堪一击。哪怕只是被周大佛的掌风扫到,陈闲也会气血翻腾,遭受内伤。

    因此,周大佛不屑于动用功法,直接拿境界碾压陈闲。

    面对这刚猛雄浑的一掌,陈闲不躲不闪,同样对轰出一掌。

    他这一掌正大光明,也没用任何招式,只是简单地向前,速度不仅不快,甚至略有些迟缓。这一掌,蕴涵了他最强大的力量,更蕴涵着他勇往直前的决然意志。

    掌势正且直,死战亦不退!

    砰!

    双掌对抵,两股真气碰撞在一起,产生的冲击力通过身躯蔓延,使得脚下的大地陡然震颤,尘土飞扬弥漫。

    周大佛气势喷薄而出,如大佛耸立,朝前方的空间施压。

    陈闲站在原地,根基依然稳固,没动摇分毫。

    这一回合,竟是势均力敌!

    周大佛见状,继续运功发力,难以掩饰心头的震撼之情,忍不住说道:“怎么可能!才短短几个时辰,你如何能晋升到二境,拥有如此磅礴的内力!”

    作为交锋之敌,场间没人比他更清楚,陈闲这一掌有多强横。

    纯靠内力,便能跟二境上品的他抗衡,显然,陈闲也是货真价实的二境。更夸张的是,双方竟平分秋色,这说明陈闲绝非临时破境,而是在内功方面颇有造诣。

    这般状况,跟他之前收到的情报完全不同!

    听到他的惊叹之语,周家众人表情迷惘,都开始怀疑自己的耳朵,“二境?少主先前明明说过,陈闲是初境中品啊!”

    不怪他们有眼无珠,在这世界上,武修达到第三境前,无法将神识外放,便无法感知出别人的真实修为。即使是在三境后,也只有强者洞察弱者的份儿,弱者没法反过来窥探强者。

    因此,今天早上,周明和周升升都靠经验判断,陈闲仍处于初境中品。至于周大佛,刚赶到这里时,虽然陈闲已经破境,但双方还未交手,他找不出判断的依据和迹象。

    直到此刻,陈闲崭露峥嵘,他才如梦初醒,终于明白陈闲为何闲庭信步,豪言要打败自己了。

    这不是吹牛,更不是装逼,而是凭实力发出的宣言!

    他引以为傲的修为碾压,原来根本就不存在!

    陈闲盯着脸色难堪的周大佛,淡然道:“说起来你肯定不信,我之所以变强,全是拜你们周家所赐。若非你们帮忙,我至少得用几个月,才能拥有如今的实力。”

    虽然对方不信,但他说的是实话。

    他此时的真实修为是二境下品,之所以能飞速破境、能爆发出匹敌周大佛的内力,还要感谢周家,先后奉送四千两银子,为他输送了难以形容的海量灵气。

    开天珠分解出的金色灵气,本身就比普通的真气更精纯,更有助于修行。当它们达到一定规模后,对修行速度的提升,更不是世俗观念能理解的。

    所以,他的崛起在众人意料之外,实则在情理之中。

    他没说错,靠说书挣四千两银子,的确得用好几个月。正是周家提供便利,让他既省力又省时间,像开了挂一样,轻松突破到第二境。

    当年萧炎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三十年太漫长,到时候都要变成莫欺老年穷了,甚至有可能还没熬到那一天呢,就先嗝屁了,还报哪门子仇?

    对陈闲而言,报仇用不着等那么久,一天足够!

    周大佛撤回手掌,脸上浮现出前所未有的凝重,沉声道:“不得不承认,你是个天才,只用这么短时间,就能追上我毕生修炼的成果。可惜,我远不止是二境这么简单!”

    说罢,他重新前踏一步,又轰出一掌。

    掌心间,金色真气迸发而出,凝成一道硕大的佛门掌印。它充斥着玄妙的气息,神圣威严,仿佛在它面前,任何敌对者都无处遁藏,注定会被镇压,烟消云散。

    金刚伏魔掌!

    “这就是你的杀手锏?”

    陈闲冷哼一声,眼神里多出几分不屑。

    类似情形,他曾在夫子庙遇到过,当然不可能跟妹妹陈鱼一样,对所谓的佛道儒抱有敬畏之心。

    在他眼里,世间一切,都不值得敬畏!

    眼见佛掌袭来,这次他扬起左手,决定跟周大佛动动真格的。

    周大佛将这一细节看在眼里,习惯性地笑起来,显得慈眉善目,“我知道,你练过某种魔功,左手上有些门道。要让你失望了,我佛家最拿手的神通,便是降妖伏魔!”

    佛法克制魔功,这话倒是不假。

    他以为,陈闲之所以能将李虎的手笔分解,倚仗的是邪魔歪道,不足为惧。他坚信,自己修行的金刚伏魔掌,绝对胜过同品阶的所有魔功,打败陈闲不成问题。

    毕竟,陈闲只是书铺老板的儿子,出身平凡,全靠从他家求购修行资源,怎么可能弄到上乘极品的武学?

    而这部金刚伏魔掌,则是他从天光寺拼命求来的,威力非同凡响。

    那座天光寺,当年多么风光,可是出过一位风云大宗师啊!

    他怎么会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