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真的不想当第一啊 > 第21章 不需要
    之前在屋里分解银子时,陈闲不是没考虑过,先把周升升放走再抓回来,来来回回多套几次娃,多赚几千两银子。

    但他最终放弃了这个选择。

    一方面,周明毕竟是二境强者,实力难测,他并没有绝对的把握,能从这位大长老手里轻松擒回周升升。一旦被周家众人困住,陷入苦战,那便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另一方面,他不清楚,藏在幕后的周大佛有多少耐心。不排除对方收到儿子又被擒的消息后,怒发冲冠,亲自赶来叫阵。届时,周家两大强者联手,将会给他造成致命威胁!

    因此,权衡利弊后,他做出最明智的选择——先擒周明。

    赶在周大佛现身之前,巧计擒周明,既能让周家折损大将,避免出现二周联手的凶险局面,自己手上又添一份筹码,何乐而不为?

    陈闲死死掐着周明的脖子,回到屋里,抄起一块砖头,将这老家伙砸晕。

    “这回周大佛肯定亲自出马!我如果是他,就会提出来,先换走最亲的儿子。等我放人后,他再动手缠住我,让下属们趁机搭救这老家伙!”

    预判对方行动,是聪明人都具备的素质。

    他想到这种可能性后,拿绳子把周明五花大绑,又翻箱倒柜,找出几包用途不明的草药,混合在一起,给周明喂下。

    “你这条狗命,我取不取都没用,就拿你当小白鼠吧!即便能抢救过来,也得先窜上几泡稀!”

    可怜周明威风一世,今天先被戏弄、又遭辣眼、再被锁喉、然后被砸晕、再被捆绑、继而灌药,最后,被丢进冰冷的地窖里。

    陈闲整套操作行云流水,稳如死狗,保证让他再也翻不起浪。

    刚忙活完,屋外便飘来一道洪亮话音,似黄钟大吕,在这片空间震荡,不由令他心头一凛。

    “洒辣椒面?果然是小孩子打架的手段,上不了台面!”

    此人内力浑厚,必是周大佛本人无疑。

    陈闲不急于露面,坐在仍昏迷的周升升旁边,高声答道:“我擒住的老头,被区区辣椒面制服,岂不是连小孩子都不如?既然你上得了台面,那干嘛还亲自前来,跟小孩子谈判?”

    作为老键盘侠,论抬杠怼人,他还真没怕过谁。

    屋外那人闻言,话音依旧平静,听不出任何暴怒的情绪,“年轻人做事,连最起码的信用和道义都不讲,处处耍诈无赖,你赢得很光彩么?你知不知道,修行界最看重的,就是武德!”

    不愧是佛门中人,他侃侃而谈,字字透着一股莫名的威严。

    然而,陈闲并不吃他这一套,翘着二郎腿,反讥道:“武德这俩字从你嘴里蹦出来,不觉得很搞笑么?你们一家老少,欺负到我头上、冲进来抓我爹时,怎么不讲所谓的道义?”

    最开始,他只想挣钱还债,了断这场因果,压根没打算跟周家动武。

    他绝非不择手段的小人,之所以肯抛头露面、辛辛苦苦说书,就是因为打心底里认为,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不能违背做人最起码的良心。

    但周升升横行霸道,因为柳薰儿的缘故迁怒于他,命令下属大打出手,逼他不得不反击自卫。至于眼前的对峙,更是周家单方面寻衅所致,从头到尾,哪有半点道义可言?

    欺负别人,还让别人守道义、乖乖被欺负?

    这世上还有没有天理!

    “你们不仁,就别怪我不义!我肯坐下来,跟你们心平气和地谈条件,已经足够客气!再跟我胡搅蛮缠,逞口舌之勇,信不信我先丢出去一具尸体,让你冷静冷静?”

    他皱眉说着,对这场闹剧愈发厌倦,不想再待在天坑镇了。

    让一群小人扰乱自己的生活,忒无趣!

    听到这番话,即使是擅于诡辩论道的周大佛,也不得不沉默下来。

    不只是忌惮陈闲杀人,更因为事实胜于雄辩,陈闲所说句句在理、字字诛心,就是周家无德在先,他无力反驳。

    陈闲有些不耐烦,说道:“你站在屋外,让人把钱抬进来!”

    周大佛答道:“你已经失信过一次,为了防止再上当,我让人先抬进去两千两,把升儿换出来。确认你没耍诈后,我再拿剩下的钱赎周明!”

    陈闲闻言,淡漠一笑。

    你看我像是傻子吗?咱能玩点我猜不到的套路么?

    “看来你弄错了,是你在求我换人,不是我求你交钱!我只给你二十息时间,如果钱没抬进屋,我就先把周明的尸体扔出去,等你想明白了以后,咱们再继续聊!”

    不等周大佛回答,他直接开始数数,就像昨天的周升升那样。

    “一!”

    “二!”

    “好!我交钱!”

    周大佛出声应答,他算看明白了,这小子就是个人精,既狡猾又强硬,周明输得一点都不冤。

    三千两银子抬进屋,陈闲再次开口,“我需要时间数钱,你先等着。”

    周大佛只能接受,别无选择。

    他纵有通天的道行、天大的火气,只要还想保住儿子,就不得不忍着,耐心等陈闲答复。

    分解三千两银子,需要的时间更多。

    作为天坑镇的第一高手兼首富,周大佛放下身段,在书铺门前等了足足两个时辰,终于等到结果。

    陈闲没再隔空喊话,双手揣在袖里,慢悠悠地走出屋。

    他是一个人出来的,没有带人质防身。

    因为不需要。

    站在台阶上,他眼眸微眯,审视着不远处坐在太师椅上的那人。

    那名中年男子留着八字胡,脸颊白皙圆润,很是富态。一件锦绣长袍穿在他身上,被赘肉撑得满满当当,像普通富家翁一样土气,怎么看都看不出佛门高士的气度。

    见陈闲露面,他缓缓站起身,原来个头很矮,这便显得更加肥胖。

    他笑眯眯地打量着陈闲,面容和蔼亲切,从肥唇间吐出的话语,却是杀意森然,“本以为你是聪明人,没想到,这场闹剧结束的方式,原来这么简单!你的袖子里,这回藏了多少辣椒面?”

    陈闲抠了抠鼻子,漫不经心地道:“不需要。”

    周大佛笑意愈浓,仿佛庙里的弥勒佛。

    但熟悉他的人们都知道,每次他这般笑容慈祥之时,便是大开杀戒之日!

    “哦?那我倒要看看,你能如何算计我。”

    “也不需要。”

    陈闲摇头,解释道:“我要打败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