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真的不想当第一啊 > 第18章 谈笔买卖
    著名玄学家马花藤先生曾经说过,没有什么问题是氪金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是还没氪到位,需要再猛氪一波。

    陈闲相信这个真理,所以前世,他从不玩麻花旗下的游戏。就算玩,也只当豹子头,绝不助长南山必胜客的气焰。

    然而,万万没想到,到了这一世,竟然冒出这么一个难以拒绝的诱惑,诱惑他氪金变强。

    这种变强,可不像游戏里的虚拟符号,而是实实在在的强大、可以掌控的力量啊!

    怎么办?氪,还是不氪?

    陈闲站在这堆银子前面,回味着金色灵气入体的美妙爽感,心底陷入剧烈挣扎。

    “一旦开这个头,氪金上瘾,以后就得拼命挣钱,永远填不满这个无底洞……但是,氪金真特么爽啊!”

    钱果然是个好东西!

    没有哪种物品,能像银子一样,分解出这么多、这么纯的金色灵气,带来肉体和精神上的双重愉悦。

    一旦沉迷其中,戒不掉这种瘾,从今往后,他就没法再安贫乐道,当混吃等屎的咸鱼了。

    他从不是自制力强的人,很快,心里有个邪恶小人跳出来,开始煽动他。

    “氪吧氪吧!只要花一点钱,实力就会立即暴涨,帮你打败周大佛!你说书收入不菲,赚了就是用来花的,氪这点算什么?”

    没花几分钟,他便轻易说服了自己,伸出氪金的魔掌,抓向那堆银子。

    ……

    ……

    一个时辰后。

    天色大亮,书铺前又热闹起来。人群熙熙攘攘,不约而同地赶过来,等着听陈闲继续讲《斗破苍穹》。

    陈闲迟迟没现身,他们枯等无聊,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

    “昨天最后那段情节,真特娘的过瘾!可惜,让狗仗人势的李虎打断了,浪费咱们大半天时间!”

    “陈闲受到骚扰,提前收摊,不是不可以理解。但今天一直没开门,又是什么情况?该不会被周家吓怂,连夜跑路了吧?”

    “不会说话,就闭上臭嘴!昨天你难道没看见,小闲云淡风轻,就把那个狗东西废了?他那么强,会像你一样怂?”

    作为陈闲的妈妈粉,张寡妇叉着腰,怒斥说陈闲坏话的隔壁老王。

    等老王闭嘴后,她转过头,望向紧闭的店门,眼底浮出一抹忧虑之情。

    说归说,其实她也没底,担心陈闲的处境。

    李虎只是狗仗人势,替周家卖命,打败他并不能解决问题。靠单打独斗,抗衡周家父子的权势?陈闲太难了!

    她咬着银牙,默念道:“跑吧!输给大家族不丢人!你还年轻,没必要留恋这里,去别的地方发展,肯定前途无量!”

    她的心情复杂,既想听陈闲说书,又希望他能审时度势,做出最安全和明智的选择。

    众人正议论纷纷时,后方又来了一大群人。

    为首者凶神恶煞,正是周升升。

    如陈闲所料,他昨天的确缠着柳薰儿,在城外逛了一天,回家得知李虎被废时,天色已晚,故而没能立即赶来泄恨。

    此刻,他兴师动众,带着不少打手,显然是有备而来。

    在他身旁,有名老者银发飘飘,捋着长须,一看就非等闲之辈。不少人感到惊讶,为了对付一个少年,大长老周明,竟然亲自来了!

    见旁人神色异样,周升升有些不悦,低声道:“伯父,我这身本事,是你手把手教大的,你难道还信不过?”

    周明眼眸微眯,凝视着书铺前的人群,瞳孔里透出精湛寒芒,“不是信不过,而是不能冒风险,再在阴沟里翻船!”

    周升升仍不服气,想到陈闲那副懒洋洋的欠揍神态,怒骂道:“就凭那废……”

    周明抬手打断他,沉声道:“我亲自检查过,李虎的伤势很诡异,这是其一;陈闲的资源都是从咱家买的,明明没有类似功法,这是其二;他跟徐家小子勾搭上,未必没有强援,这是其三!”

    说完这话,他负手而立,浑身涌起一股若有若无的杀气。

    “三者相加,便不容小觑。所以,老夫破例出门,倒要看一看,这贫贱窝里养出来的草根,还能翻出几分浪花!”

    他成竹在胸,俨然是要斩草除根,不给陈闲留半点出奇制胜的余地。

    周升升闻言,便不再争辩,捏着一柄长剑走向人群。

    “大家都来了,很好!昨天是李虎无能,让你们看一场笑话,今天就让你们再看场戏,看看激怒我周家的后果!”

    他长剑一指,厉声道:“砸门!”

    家丁们领命,杀气腾腾地冲上去,准备强拆书铺。

    恰在这时,吱呀一声,木门缓缓打开。

    陈闲从里面走出来,一边伸着懒腰,一边打哈欠,口齿不清地打招呼,“大家早啊……”

    这副没睡醒的慵懒姿态,跟剑拔弩张的局势格格不入。

    周升升见状,不怒反笑,“我真不明白,薰儿到底看上你哪点?你的猪脑子?莫非你以为,我会放任自己的属下被废不管?”

    陈闲无视他的嘲讽,活动着腰关节,对众人说道:“昨天睡得早,精神就不错,诸位放心,今天多说一个时辰的书!”

    睡得早是假,精神不错是真的。

    虽然整宿未眠,但他刚才分解几百两银子,补充了大量金色灵气,精力正饱满充沛,通宵的疲惫感都一扫而光。

    收拾周家这群人,不在话下,就当是做早操了。

    听到他的话,众人默不作声,心里感到惋惜。

    周家大长老亲来问罪,到了这份上,装淡定有用吗?到底是年轻人,不知天高地厚,放着昨晚的好机会不逃,今天就算插上翅膀,也逃不掉了!

    周升升浓眉一挑,命令道:“这蠢货交给我,你们进屋抓陈敬梓那老狗!”

    陈闲暗暗庆幸,还好,昨天未雨绸缪,已经把老爹送走。否则,自己纵有三头六臂,今天也要吃亏了。

    他收起慵懒神态,认真地看一眼后方的周明,说道:“这位前辈,咱们谈笔买卖吧!”

    周明一愣,没料到他会直接跟自己对话,“什么买卖?”

    陈闲眨了眨眼,一本正经地道:“我爹还欠你们一千两银子,对吧?这样,我把你家少主的脑袋卖给你,旧账一笔勾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