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真的不想当第一啊 > 第13章 你懂个屁的斗破
    白袍青年叫周升升,是周家的少主。

    周家专做灵宝生意,出售丹药法宝等,垄断了本地市场。而陈敬梓欠的一千两银子,正是从周家借的,换句话说,周升升其实是陈闲的债主。

    陈闲以前练的功法,都是从他家里买的,他自以为对陈闲知根知底,当然有恃无恐。

    在他眼里,陈闲就是任由宰割的鱼肉,绝无反抗之力,今天死定了!

    见柳薰儿仍在犯花痴,周升升侧身看向随从,低声吩咐道:“李虎,你出面搅局,别再让那穷鬼出风头!”

    李虎会意,狠狠一咬牙,飞脚踹开前面的观众,“都特娘的滚!什么垃圾玩意,污了爷爷的耳朵!”

    他直截了当,猖狂叫嚣,毫不掩饰砸场子的意图。他不信,凭眼前这群平头百姓,还敢跟称霸一方的周家唱反调。

    果然,被打断的众人虽然恼火,想要斥责李虎,但转身看见负手而立的周升升后,都选择了沉默,敢怒而不敢言。

    打狗还要看主人,李虎这条恶犬的主人,他们招惹不起。

    他们不得不退到两侧,让开道路。

    李虎最喜欢这种被人畏惧的感觉,大摇大摆走到陈闲面前,仰着头说道:“什么斗王斗皇,狗屁不通,你以为修炼就是吃糖豆呢!”

    找茬归找茬,他说得有鼻子有眼,似乎有些道理。

    跟斗破之流的小说设定不同,这世间真实的修行体系既简单又复杂。

    说简单,是因为没有花里胡哨的头衔封号。

    武道九境,除了最巅峰的大宗师之外,其余八境通常以数字相称,比如第三境、第六境,简单明了,杜绝毫无意义的装逼;

    说复杂则是因为,每层境界都有不同的修行内容,武修必须全面提升自我,臻于至善,而不是像斗破那样,只需疯狂嗑药,往体内灌输真气,就能飞速升级,拿境界当数字一样修改。

    所以,即便是脑子不好使的李虎,也对斗破的修行体系反感,认为这些设定粗暴无脑,拿修行当儿戏,简直侮辱观众的智商。

    “另外……”

    众目睽睽之下,李虎狂喷不止。

    面对这番猖狂挑衅,观众们替陈闲捏了把汗,怕他承受不住打击。然而,他们意外地发现,陈闲泰然自若,一直静静地坐在那里,脸上看不出丝毫情绪变化。

    “开玩笑,爷当键盘侠那些年,喷过的书比你识的字都多,什么样的杠精没见过!”

    他心如止水,冷眼看着李虎表演,并没有开口反击的打算。

    一方面,他清楚,这是吵不完的口水仗。《斗破苍穹》本身就存在硬伤,如果一点点地掰开推敲,那他甭说书赚钱了,至少得跟杠精们吵一天。

    看书就是图个消遣,爽就完事了。不会真有人以为,书里所说都是真实的吧?

    另一方面,疯狗想咬你,你难道要咬回去?

    如果这么容易被激怒,沦落到跟一个狗腿子撕咬的层次,那他就输了。

    因此,他只是当笑话看,先让李虎闹完。真正需要重视的,是还没亲自下场的周升升。

    由于没继承宿主原先的记忆,他现在还不认识周升升,并不清楚这个公子哥前来闹事,究竟是出于什么目的。

    但看这架势,恐怕没法和平收场了。

    “闭上你的臭嘴!”

    这时候,有人打抱不平,站出来替陈闲撑场子,怒骂道:“李虎,你就是条疯狗,懂个屁的斗破苍穹!”

    陈闲定睛一看,正是自己的头号粉丝,徐凤年。

    徐凤年出身望族,对周家的势力没有多少忌惮。更重要的是,他对陈闲的故事充满热爱,正听得如痴如醉,不允许有跳梁小丑跑出来,败坏自己兴致。

    偶像被怼,正是考验粉丝忠诚的时候。

    他挽着袖子,怒不可遏,“不爱听就滚蛋,没人逼你来这里!再特么废话,信不信爷打断你的狗腿?!”

    本来嘛,不爱听还要刷存在感,纯粹就是找骂。

    李虎一僵,看着脾气暴躁的徐凤年,脸色变得难堪起来,“徐公子,您怎么也在这里!”

    他不敢相信,像徐凤年这样飞扬跋扈的主儿,竟然不惜得罪周家,也要站出来力挺陈闲。

    按理说,陈闲只是书铺掌柜的儿子,不应该有这么大的面子啊!

    陈闲也有些意外。原来说书这个行当,不仅能赚钱,名利双收,还能积累人脉,帮自己拉到靠山。

    虽说他只想当咸鱼,与世无争,但眼前的情形说明,唯有自身实力过硬,有底气解决麻烦,麻烦才不敢找上门来,从而得到真正的清闲。

    否则,咸鱼怕是会变成烤鱼。

    见李虎碰壁,周升升走到场间,漠然道:“徐凤年,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为了区区一个穷光蛋,值得跟我们周家叫板?”

    说这话时,他眼眸微眯,杀机外露。

    徐凤年闻言,眉头猛皱,“周升升,你……”

    话没说完,一直沉默的陈闲突然开口打断,“徐公子的情义,我心领了。我是当事人,还是自己来解决麻烦吧!”

    不让徐凤年牵涉太深,跟自己一起树敌,这是他的善意。

    他站起身,注视着前方的周升升,神色平静,“周公子若想听书,就坐下来。如果没兴趣,不妨到别处逛逛,没必要扫大家的兴。”

    他不卑不亢,丝毫没有怯意。

    听到“周家”一词时,他便意识到,眼前这个公子哥是自己的债主。债主阻挠自己挣钱还债?这明显不合逻辑,他想按兵不动,先弄清对方的意图。

    周升升冷哼一声,鄙夷地道:“本公子今天没空!你先收摊,啥时候说书等我通知!”

    他想尽快带走柳薰儿,所以命令陈闲收摊,如此一来,柳薰儿就没法再推辞了。等他俩离开后,李虎等人再对陈闲大打出手,替他出这口恶气。

    这个想法挺不错,可惜,陈闲不是软骨头,不会任由别人摆布。

    你说停就停?当我是出租车啊!

    陈闲微微一笑,慢条斯理地道:“我为什么要听你差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