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真的不想当第一啊 > 第6章 善意的谎言
    离开夫子庙,陈闲往南方的天坑镇而去。

    一路上,他没闲着,用开天珠扫刷路旁的草木,乐此不疲。可惜,他现在还不懂修行,否则凭借收获的金色灵气,或许能完成境界突破。

    “前世有句话叫‘彼之砒霜,我之仙草’,挺有道理,如今放在我身上,应该改成‘彼之狗屎,我之仙药’!”

    开天珠威力巨大,能将一切事物分解成金色灵气。在他眼里,没有什么是废物,只要他不嫌恶心,甚至连狗屎猫屎都能拿来修行。

    一路风卷残云,他将沿路扫荡得干净彻底。

    轻轻地,他走了,正如他轻轻地来,他挥一挥衣袖,不剩下一片云彩……

    傍晚时分,他终于到达天坑镇。

    刚进镇子,就有相熟的乡亲打招呼,问道:“小闲,你不是带着小鱼出去采药么,咋一个人回来了?”

    陈闲汗颜。

    他没得到宿主的记忆,着实被坑苦了,拐弯抹角地闲聊半天,才打听出自己家的位置。穿越者沦落到这份上,也是磕碜到家了。

    “掌阅书铺……这店名太辣鸡,改成阅文更好听!”

    他站在自家门前,望着牌匾踌躇良久,终于鼓足勇气,进家门面见陌生的“父母”。

    见他进门,一位矮瘦的中年男子放下算盘,从柜台后走出来,训斥道:“丫头又在外面疯玩?天色不早了,你这当哥哥的,也不知道约束她回家!”

    虽然嘴上严厉,掌柜陈敬梓迅速接过药篓,瞥见儿子一身的尘土,眼神里充满疼爱。

    他以为,闺女跟往常一样,正在镇上贪玩。

    陈闲心如刀扎,脸上却笑嘻嘻,“爹,告诉你一桩大喜事!我们半路遇到一位高人,他对妹妹青睐有加,愿意收进山门传道!”

    他看得出来,自己家境平庸,父亲只是个普通老百姓,就算知道真相,也没法帮忙援救妹妹,只能干着急,无济于事。

    为人子者,不该让父母担惊受怕。

    所以,他将错就错,撒一个善意的谎言。

    救妹妹的事得从长计议,在回来的路上,他想通一些关键细节,能够确定,哪怕是出于交易,神秘人也会善待陈鱼,不敢加害。

    来日方长,他想按最舒服的节奏,慢慢来。

    陈敬梓神情剧变,一把揪住他的衣领,逼问道:“你说什么?鱼儿被人拐走了!快说,他们往哪个方向跑的!”

    陈闲料到父亲会如此反应,急忙解释道:“不是拐走,是儒家书院的前辈!人家是夫子的高徒,名满天下,名号叫啥来着……”

    没办法,从穿越到现在,他只听说过夫子和书院,现在撒起谎来,只能把黑锅扣到对方头上。

    “书院?”陈敬梓眉头紧皱,并没被儿子忽悠过去,“书院在北唐长安城,距此地有数万里之遥,他们的人怎么会来大晋境内!”

    陈闲闻言,心底咯噔一响,顿时凉了大半截。

    什么?书院竟然在数万里之外!

    开什么星际玩笑,敢情神秘人是要他跋山涉水,像唐僧一样去取经!

    另外,听老爹的意思,书院似乎是北唐的势力,而自己正身处在所谓的大晋,分属于两个不同的皇朝。

    这又算什么?让他潜入北唐当奸细?

    他心态炸裂,千万只草泥马在奔腾。万万没想到,去书院这个任务,背后竟隐藏着如此庞大的信息量,太过惊人。

    这特么是天坑啊!

    陈敬梓越想越慌,像热锅上的蚂蚁,乱了方寸,“你怎么就不动动脑子,那肯定是假冒书院的人贩子!怎么办,都怪我这当爹的无能……”

    焦急、悲痛、无助,他跟全天下的父母一样,惦记着闺女安危。

    陈闲见状,劝解道:“爹,我没被骗,他真是书院的前辈!不信你看,这是前辈留给我的功法秘籍,是北唐儒教的绝学!”

    说着,他掏出神秘人留下的《空明掌》。

    这部掌法是不是儒教绝学,他不知道。但他知道,父亲只是普通人,眼光有限,怎么可能分辨得出真假?反正,这功法牛逼就完事了!

    果然,陈敬梓接过册子,凝神细视着,表情渐渐发生微妙的变化。

    “为父卖书多年,深谙晋唐两朝文字之间的差异,这确是唐文无误。另外,此书辞句精妙,微言大义,也颇具儒教风范。难道是我多疑了?”

    他轻声嘀咕着,手中摩挲着册子,目光闪烁不定。

    陈闲一怔,暗道:“我只是信口胡扯,怎么看这光景,它居然像是真的儒教经典?那神秘人曾吓唬我给夫子磕头,他不会……真是儒教大佬吧!”

    这下倒好,他不仅成功地骗过父亲,连自己也忽悠进去了。

    “爹,你见过哪个人贩子,会主动留下一部精妙功法?说句难听的,光凭它的价值,就够买好几十个丫鬟,连我一起拐走都不够!”

    话没说完,陈敬梓的大耳刮子便扇过来,但已没有火气,“闭上你的臭嘴!咱鱼儿天资卓绝,日后前途无量,哪是区区丫鬟奴婢能比的!”

    “儒教绝学”摆在他面前,由不得他不信这个谎言。

    陈闲松了口气,任由父亲拍打,憨笑道:“前辈说,他带妹妹先走一步,让我回来交代好后,也去书院沾沾光,陪着妹妹一起修行!”

    先交代妹妹的去向,让父亲安心,自己再趁机提出离开,彻底了却宿主的因果,还能顺便拿走一笔生活费,他撒这个谎可谓一石三鸟。

    平胸而论,他做到这份儿上,帮宿主打点好家事,而非直接扬长离去,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陈敬梓神色黯淡,长叹一口气,瞬间苍老许多,“江湖险恶,我本不愿让你们出去闯荡,但现在……快走吧,再留在镇上,会被周家抓去当奴仆!”

    “周家?”

    陈闲愣住。

    陈敬梓坐回椅子上,身躯佝偻,颓然道:“事到如今,就不瞒你了。这两年你兄妹俩修行,没少花钱,为了不耽误你们,爹只能瞒着家里,举借外债……”

    话还没说完,两世为人的陈闲已听懂。

    自古以来,穷文富武,练武修行一直是极烧钱的事,全靠堆砌资源,拿灵丹宝药供养。因此,修行存在巨大的门槛,家境贫寒的人根本修不起道。

    陈家以经营书铺为生,虽然不算贫寒,却也跟富庶毫不沾边,连供养陈闲一人修行都很困难,更别提还有妹妹陈鱼。

    但早年间,曾有一位算命道士从镇上路过,说他兄妹俩根骨奇佳,都是不世出的修行奇才,日后必成人中龙凤,强大得难以想象。

    可怜天下父母心,谁不是望子成龙、望女成凤?当时陈敬梓心花怒放,毫不犹豫地决定,全力栽培兄妹俩,即使倾家荡产,也在所不惜。

    于是,兄妹俩得以潜心修行,不必为丹药功法而操心。他们还年幼,哪懂得父亲在背后默默的付出,其实为他们承受多少辛酸!

    十四到十六岁,是一个人修行的黄金期,绝不可错过。幸运的是,他俩有一位伟大无私的父亲支持,没错过黄金期。

    但遗憾的是,家里债台高筑,父亲纵然伟大,却也平凡,终究还是支撑不住了。

    “今年书铺买卖不景气,利息还不上,眼看就要崩溃。下午周家来下最后通牒:十日之内,如果再还不上钱,这间铺子就要改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