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真的不想当第一啊 > 第4章 弑神诛圣,辟地开天
    这道话音虽轻,却犹如晴天霹雳,在陈闲心间炸裂。

    “你……”他愣在那里,表情复杂,“真有眼光……”

    有个屁的眼光!

    他初来乍到,虽然还不清楚书院是什么地方、跟儒教有何关联,但明白一点:夫子尊为人间泰斗,想继承其衣钵,执掌儒教,谈何容易。

    连他自己都不敢想象,有朝一日,自己能咸鱼翻身,踏上武道最巅峰。是谁给神秘人的信心,认为他能达成这个难度爆表的条件?

    陈鱼见状,好奇地道:“哥,他让你做什么?”

    和尚盯着他,也想知道神秘人究竟说了什么,令他反应如此激烈。

    神秘人笑意愈浓,“怎么样,敢不敢试试?”

    陈闲不假思索,“试试就试试!”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保住小命最要紧,哪管它日后巨浪滔天。什么书院不书院的,呵呵,等老子溜到天边,就算毁约,你又能奈我何?

    “成交!”

    神秘人继续传音,指点道:“杀小秃驴的方法很简单,只是你还蒙在鼓里罢了。你左掌心里,其实藏着一个东西……”

    陈闲一愣,不由抬起左手细视,并未看出任何异常。

    “也不能称它为东西,确切地说,它已经成为你身体的一部分。你不会运气修行,还不会伸手拍掌么?”

    陈闲眸光微凝,揣摩这句话的含义。

    刚出生的婴儿懵懂无知,在学习筷子吃饭之前,就已经会手抓、吸奶,因为手和嘴都是身体的构成部分,这是他的生理机能,与生俱来。

    同理亦然。

    陈闲不懂修行,无法运行任何功法,也没关系,因为他要用的那东西,是属于他自己的身体器官,本来就跟真气无关。

    只要他能控制身体,按自己的心意行动,这就足够了。

    话说回来,靠修行算什么本事?真正牛逼的大佬,弹指一挥,平A都能秒天秒地!

    “你指的是什么?我怎么看不见?”

    还有个疑问,他没说出口。

    我自己的身体,当然数我自己最熟悉。连我都察觉不到,你才刚遇见我,怎么会知道有东西藏在手心里?

    疑惑稍闪即逝,危急时刻,他已顾不上考虑太多。

    神秘人暗暗说道:“现在,我教你唤醒它。闭上眼睛,伸出左手,我念一句,你就跟着喊一句,大声地喊出来!”

    陈闲点头阖眸,神色肃穆,左手正对那和尚。

    “天地不仁!”

    “天地不仁!”

    他纵声大喊,响彻庙宇。

    “吾执掌此珠,愿凭一己之力!”

    “摧山、吞海!”

    “降妖、伏魔!”

    “弑神、诛圣!”

    “辟地、开天!”

    “摧”字甫一出口,他掌心间透出几丝明黄色光束,彷如东方破晓的朝阳,亮丽而柔和,并不刺眼,让人觉得温馨。

    和尚大骇,脸色苍白,迅速转过身。

    陈闲明明不懂修行,却施展出法力,怎能不令他震惊。他清醒地意识到,神秘人的指点已奏效,自己再迟疑片刻,恐怕就真的玩完了!

    “怎么会这样!”

    他惊惧之下,疾速冲向庙外,可惜太迟了。

    千钧一发之际,陈闲凝眉长啸,杀气凛然,二字从唇齿间迸发而出。

    “伏魔!”

    他左掌微颤,光华灿烂,陡然爆发出万道金光,宛如实质一般,锐不可当,只在瞬息间,便洞彻前方黑夜。

    夫子庙大放光明!

    在这湮没天地的恐怖金光面前,和尚的身躯显得单薄,不堪一击。他前脚踏出门槛,还没反应过来,便被金光吞噬其中,不见踪影。

    他到死都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陈闲掌心之物觉醒的威力,竟恐怖如斯!

    庙内光芒强盛,已非肉眼所能直视,也没人看清,光芒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陈鱼倒在后方,晕厥不醒。

    陈闲的吟诵尚未结束,光芒愈演愈烈,也远远没到极限。伏魔只是开始,他还要弑神诛圣,辟地开天!

    须臾过后,他念完誓言,只觉身子空虚,仿佛被榨干一般,前所未有的疲惫。

    “你怎么会知道……”

    他体力衰竭,脚下一软,昏迷倒地。

    墙角沉寂无声,神秘人没回答他的问题。或许,他已然离去。

    外面风雨消散,金光退去,夫子庙重新融入夜色。

    在陈闲左掌心,一颗明黄色的珠子镶嵌其中,约有鹅卵石大小,通透而圆润,蕴藏着无穷的生命力,灵性十足。

    黑暗里,柔光流转。

    像天外的星辰。

    又像是黑夜的眼睛。

    ……

    ……

    这一夜,陈闲睡得很安详。

    日上三竿,他从深度睡眠中醒来,揉了揉眼睛,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神秘人、誓言、灵珠……

    昨夜的情形在脑海里倒映,明明很清晰,他却觉得太不真实。

    好端端的,手心里为何会藏着一颗珠子?难道自己的身世并不寻常,其实拥有尊贵血脉?

    “嗯,网文套路都是这样:主角穿越后,一开始身份平凡,后来渐渐发现,自己竟是某位大能遗留在凡间的传人,背后藏着极深渊源!”

    这种剧情虽然狗血,却能合理地解释,主角们为何身怀天赋异禀。毕竟龙生龙,凤生凤,让路人甲生出绝世天才,也太难为人家的基因了。

    宿主的真实来历不浅,所以手心暗藏玄机,这是最符合逻辑的可能。

    想到这层,陈闲坐起来,环顾四周,“鱼儿,我有话问你。”

    他要跟妹妹聊聊,或许能发现端倪。

    然而,庙里空荡无人,并不见陈鱼的身影。

    “鱼儿、鱼儿……”

    他连叫数声,仍不见应答,这下意识到不妙,慌忙起身在周围寻找。

    虽然从穿越到现在,还不足二十四小时,他不至于立刻跟陈鱼培养起浓厚的兄妹情,但也不想当丧门星,刚出世就把亲人给妨掉。

    “鱼儿,再玩躲猫猫,哥就要生……”

    “气”字没出口,他戛然而止,视线定格在妹妹睡过的草窝里。

    草窝里放着一本册子,陈闲躬身去取,发现还有张字条,笔迹工整有力。幸好,这世界的文字跟汉语繁体字很相近,他能勉强辨识。

    “汝妹吾养之,恭候佳音。”

    他先是一怔,旋即脸色剧变,“你妹!”

    凭他的聪慧,不难猜出,这应该是神秘人的留言。

    所谓“恭候佳音”,是指让他去书院修行、设法得到夫子传承一事。神秘人的用意很明显,这是在威胁他,若敢食言违约,就把陈鱼撕票!

    神秘人心机险恶,原来在跟他谈条件时,便已志在必得,想出绑架人质的毒计,胁迫他就范。

    这就是与虎谋皮的代价。

    陈闲目光冰凉,将纸条撕碎,再去看册子时,发现上面又写着一句话,“我说过,这件事对你没有坏处。”

    进那座书院修行,成为儒教弟子,乃至继承夫子衣钵,这是无数人毕生渴求的梦想,飞黄腾达,怎么能算坏处?

    看起来,对方只是给他定了个大目标,似乎并无谋害之意。不过,逼一个咸度超标的佛系少年,去攀登世间最高峰,这事怎么看都不靠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