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真的不想当第一啊 > 第3章 活不过三章?
    陈闲身形骤僵,停在原地。

    操蛋,这秃驴连小姑娘的身子都馋,真特么下贱,自己别想溜之大吉了!

    和尚的奸笑声猥琐至极,“外面大雨滂沱,小妹妹与其出去湿身,还不如陪洒家快活一宿,抱团取暖!哈哈哈!”

    陈闲听得头皮发麻。

    陈鱼羞怒交加,转身骂道:“呸,臭不要脸!想取暖是吧?我让你好好暖和暖和!”

    她伸出小手,隔空抓向篝火。下一刻,那火堆陡然炸裂开来,烈焰飞舞着,扑向席地而坐的和尚。

    陈闲看到这一幕,不禁错愕,“穿越后光顾着躲雨了,疲于奔波,我竟然忘记问问鱼儿,我俩是什么实力!”

    这时,和尚从火里冲出,怒目圆瞪,法相威严,出言却污秽不堪。

    “小贱婢,洒家肯垂幸于你,是你的福缘,你却不知好歹,非要找死!”

    话音未落,他挥起左掌,一道金色佛印氤氲而出,通透而精纯,蕴含强大的力量,强势轰向陈鱼。

    相衬之下,陈鱼身材娇小,却昂首挺胸,岿然不惧。她箭步向前,同样挥掌,裹挟着淡淡清光,玄妙轻柔,迎击那偌大佛印。

    嘭!

    双掌对碰,迸出铮铮金石声,清越激荡。

    佛门金光大盛,越发庄严神圣,那和尚的面容却越发狰狞可憎,俨然是个气焰嚣张的邪魔。

    “区区初境,哪来的底气猖狂!论掌法内功,佛门当数天下第一,你也配在洒家面前卖弄!”

    陈鱼倒飞而回,重重摔在夫子像上。

    塑像碎成泥块,自身难保。

    她坠落在地,脸色煞白,嘴角溢出鲜血,眸光里充满愤怒和不甘。

    “凭什么!这种禽兽也能修成佛法!”

    她不明白,佛家劝人向善,积累功德,堪称最纯净无垢的修行流派,他们参悟的力量光明而刚正,为何却能被豺狼之徒掌握,祸害世间?

    陈闲跑上前将她搀起,心疼地道:“你伤得很重,别说话了!”

    那和尚狞笑着,缓缓逼近。

    陈鱼死死盯着对方,愤然道:“我看得出来,秃驴仍在初境之内,并不比咱俩强太多,若非修的是佛……咳、咳!”

    她情绪激动,猛地吐出鲜血。

    陈闲很苦恼,“唉,什么佛门法理、道家精义,都是人类为达成意图而披上的外衣罢了。傻丫头,别把它们想得太神圣,大道从心,不在于形!”

    善恶黑白,岂是三言两语就能辩清的。

    前世他看过的小说里,正道个个都是魔头,魔道反而遍地好人。类似的设定虽然烂大街,却很好地诠释了一个道理:正邪皆在一念间。

    一念佛魔,本就摇摆不定,天道哪能立即测验出,某人在某时某刻某地出于某些原因使用某种功法对付某人时,他是正是邪?

    还是别为难老天爷了!

    陈鱼太年轻,听不进去道理,不甘地道:“哥,这淫僧擅长内功,不能跟他硬拼!你轻功很好,只要使出射日诀,跟他贴身肉搏……”

    “等等!”

    陈闲打断她,一脸尴尬,“你说什么日?”

    陈鱼惘然。

    被她这么盯着,他不好意思地干咳一声,弱弱道:“你知道的,我今天忘记一些事,其中也包括功法修行……”

    陈鱼表情一僵,再次吐血。

    陈闲抬头假装看屋顶,心里郁闷到极点。

    “瞧瞧人家别的穿越者,开局必得金手指,霸气各种漏!怎么到了我这里,不仅外挂没到货,还啥都忘了,这是要活不过三章的节奏啊!”

    关键时刻,男人不要说不行,但现在的状况是,他真硬不起来。

    这开局太坑爹,他没继承宿主的记忆,连最基础的运行真气都不会,即使有再逆天的神功,也施展不出来,还玩个柰子!

    此时,角落的神秘人幽幽开口,语气玩味,“大道从心……小子,你悟性不错,我可以帮你一把,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和尚一愣,盯着阴影角落,见对方高深莫测,自己之前竟毫无察觉,不由忌惮地停步。

    陈闲既惊喜又意外,“多谢前辈仗义出手!请问是什么条件?”

    这神秘人阴森可怖,看着不像善类,却在自己危急之时,主动开口相助。难道世上真是好人更多?

    神秘人呵呵一笑,话音诡谲,“你想多了,我只是指点你几句,不会亲自出手。从始至终,生死都掌握在你自己手中!”

    陈闲的笑容瞬间凝固。

    妈卖批,我什么都忘了,一时之间弄不出真气,还要你指点个寂寞!

    他只好坦白道:“不瞒前辈,我今日脑部遭创,丧失记忆,真的连运气之法都忘得一干二净。此刻临阵学艺,恐怕无济于事。”

    和尚闻言,急忙朝神秘人行礼,恭敬地道:“前辈愿作壁上观,再好不过!雨夜漫漫,我们两个小辈切磋,正好供您消遣!”

    说罢,他转身看向陈闲,眼神嘲弄,像是在看一个死人。

    大道无形,虽变化万千,都以运气为基础,因为在这世界上,真气是构成所有事物的精华,也是诸般法力的来源。

    要想成为武修,掌握超凡脱俗的力量,就必须先学会运行经脉、吐纳真气,接下来才能修炼功法,迸发出威力。

    陈闲不会运气,便如无根之木,没有力量来源,纵有高人临场指点,又有卵用?只要神秘人遵守承诺,不出手相助,他就死定了!

    毕竟,众所周知,凡夫俗子绝不可能匹敌武修。

    陈闲皱眉,寒声道:“有什么条件,前辈尽管开口!只要能杀死这秃驴,我在所不惜!”

    他沦落至此,绝非因为自身愚笨导致,都怪天意弄人,他不但没继承宿主的记忆,从零开始,还一上来就陷入绝境。

    这就是现实。

    跟小说里不同,敌人不会等他准备好后,才前来挑衅送人头。屋漏逢雨、雪上加霜,往往才是更真实的情形,不接受也不行。

    古有林冲风雪山神庙,今有陈闲风雨夫子庙。事已至此,他只能孤注一掷,赌一个不可能实现的奇迹。

    阴影里,神秘人目光闪烁,没再开口说话,而是以神念传音,将话语飘入陈闲脑海中。

    “我的条件,对你而言并没有坏处。听好了,我要你拜入书院门下,继承夫子的衣钵,当上儒教新掌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