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大夏有妖气 > 第三十五章 英雄梦
    “你不是有伤在身吗?为何还要跟我一起行动?”江舫强忍心中笑意:“要我说你还是别去了,万一在那边遇到点什么导致伤势加重,我没法和牛老大交代。”

    “这个你尽管放心。”林遥朗声道:“这是我自己做的决定,就算受伤殒命,也与你无关。”

    不管地球还是此间,不管过去或者现在,每一个少年的心中,都有一个英雄梦、江湖梦。

    林遥也不例外。

    在他很小的时候,父亲林老爷子曾给他讲过许多武林往事,那些牛逼人物的牛逼故事像是一道光,照亮了小林遥躁动的心,稍大一点后,林遥便跟随林老爷子外出走镖,一路上风尘仆仆,虽然劳累,却也不乏惊喜。

    林老爷子病故后,镖局解散,仿佛一夜之间,林遥从前途远大的少镖头变成游手好闲的平民百姓,落差之大难以用言语描述,更关键的,曾经的江湖逐渐远去而他无力挽回。

    母亲本想让他弃武从商,跟随其他镖师到南边做生意,

    林遥一意孤行,拒绝了母亲好意,选择加入官府衙门,成为一名光荣而平凡的捕快。

    其目的,除了升官发财光耀林家,还希望有朝一日、路见不平、一怒拔剑,满足自己深藏于心的英雄梦。

    所以,听江舫说此行凶险的刹那,林遥已作出同行准备。

    凶险?

    对目前的林遥而言,世上最凶险的,莫过于起伏不定的的人生,

    除此之外,天大地大,即使妖魔外道横行无忌,又怎敌他手中长枪如龙?

    “状态不错。”见林遥脸上露出决然表情,江舫知道自己没有找错帮手,“不愧是镖门之后,人才啊!”

    又闲聊几句,两人决定分头行动。

    江舫去大妈那里“邀请”女鬼,林遥整理着装准备“器物”,等一切就绪,在城门口树下汇合。

    ......

    根据江舫的旨意,大妈双手叉腰,站在通往卧室的内院门口,任何想从此路经过或者想进入院子的家丁都被大妈以莫须有理由直接轰走。

    虽然在外人面前经常冷嘲热讽,似乎自家男人是一个讨人厌的窝囊废,但,在大妈内心深处,此刻仍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男人是这里真正的一家之主,是一个值得托付终身、有能力有担当的唯一依靠。

    “死鬼。”

    想到二十多年前,两人初见面的情景,哪怕大妈已年过五旬,仍眉眼带喜宛如怀春少女。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春日,那时的她还是一个身在深闺的富家小姐。

    在院子里和丫鬟放风筝时,不小心扯断了绵线,断线风筝飘飘荡荡飞向院外,缠在远处柳树枝丫,随风上下舞动,急得她手忙脚乱无计可施。

    正犹豫着要不要拿梯子上树,高处,一个浑厚的男子声音道:“这位小姐,这风筝是你的吗?”

    抬头一看,

    身穿黑衣的青年男子站在柳梢,身材高大,五官俊朗,脸上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手中握着的正是她断线而飞的风筝。

    “是我的。”也不知哪来的勇气,她微笑道:“烦请公子把它送回来,如果不嫌弃,还可以在庄里喝杯茶。”

    男子哈哈大笑,一个筋斗翻进院子,站到她的面前。

    此后不久,两人便结为夫妇,离开了百般不舍的父母,来到这略显苦寒的信阳小城,几十年来“男耕女织”,日子越过越好,之前的浪漫和情感却在层出不穷的日常琐事中渐渐消磨。

    “大仙说的不错,夫妻之间只有相敬如宾才能相亲相爱。以前,确实是我错了,以后,我会改的。”

    从回忆里走出的大妈轻声叹息,正自言自语,眼前一花,期盼已久的江大仙终于闪亮登场。

    “久等。”江舫指着远处的屋子:“没进去吧?”

    “没进,也没让外人进。”

    “很好。”江舫悬着的心终于放下,让大妈把煮好的草药装进瓷碗,自己快步进入房间。

    见江舫如约而至,女鬼脸上露出感激神色,

    她好怕江舫一去不回,就像那些曾经那些伤害过她的人一般。

    说来奇怪,她心中原本满是杀戮,甚至设想如果江舫不及时回来,便把男人和外面的家丁杀个精光,反正她已变成了厉鬼,厉鬼杀人也没什么心理负担,不必受人间道德准则约束。然而,等她看到满头汗水的江舫,看到江舫那张虽然陌生却很亲切的笑脸,心中的杀戮瞬间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从没有过的安宁。

    就这样吧,

    尘归尘,土归土,

    伤害她的人已经付出应有的代价,而她也要遵循天地之法转世轮回。

    “你说,我下辈子会变成什么样子?”女鬼终于对自己的未来产生向往:“会不会变得很好看?会不会很受人喜欢?”

    “一定会的。”江舫柔声道:“老天一定会弥补你的。”

    女鬼开心而笑,脸上胭脂妆粉簌簌落下,露出原本面孔。

    确实很丑,但对于看惯了前世小视频、那些脱妆去美颜后主播们“素颜”的江舫,这并不算啥。

    “我们要去李家庄了。”江舫掏出布囊,轻声道,“到了那里,你就会迎来真正的解脱。睡一觉后,开开心心迎接新的人生。”

    女鬼点头,化为轻烟钻入布囊。

    “我们出发了。”

    江舫对着布囊说了一声,将布囊放回口袋,让门口等候的大妈小心服侍男人用药,等自己将女鬼送走后男人自会醒来。

    ......

    信阳县城是大夏国东郡州的重镇,共有东南西北四个城门,

    此时正午刚过,恰逢秋高气爽,街道上来来往往全是过路客商和赶路行人,江舫混在人流中一路西行,摩肩擦踵,好不容易才和守在西门下的林遥汇合。

    大概是江舫那句“非常凶险”起了作用,林遥准备得格外充分,不但换上一身短打劲装,腰里还塞着一个沉甸甸匣子,里面密密麻麻,都是类似铁离子、子母钉的暗器,至于那柄家传长枪,则影子一般背在后背。

    匆匆寒暄几句,继续西行,

    布囊属人间法器,按阴阳五行划分,属阳属性物具,必须在太阳落山前将布囊中的八字烧尽,否则夜幕降临阳气退散,布囊效力将大大降低。万一女鬼转世不成恼羞成怒,江林二人就变成了泄愤工具。

    此时正是金秋时节。

    城门外,官道两旁,高大的树木宛如列队卫兵,肃穆中又带着英武不屈。

    这是一种类似梧桐的当地古树,学名叫做“大叶灌”,因为树叶只在夏末秋初绽放,城里的百姓又叫它“流火”,意思是树叶长出来的时候,火热的天气就即将结束。

    沿途又有许多路人,南来北往。

    有的背着沉沉包裹,有的牵着咿呀幼童,有的沉默寡言脸色凝重,有的欢声笑语满面喜意,有的边走边谈论城里的酒楼考虑着晚上的住宿,有的躺在树后厚厚的落叶堆上拿着草帽扇凉歇息,

    江舫自穿越而来后一直在和鬼怪打交道,难得遇见这人间安乐,想到前世在公司劳作的自己,真是百感交集,不由想起了上学时学过的一篇古文《醉翁亭记》。

    因为上学时不太用功,再加上时间过了太久,《醉翁亭记》里的描述江舫大多忘却,但那句“负者歌于途,行者休于路,前者呼,后者应”记得格外清楚。对应眼前所见,不得不佩服欧阳先生之才,能用区区数十字将郊游民众写得入木三分,不愧是走进历史课本的文豪。

    想着走着,吹着旷野而来的暖风,听着树叶被风吹得沙沙作响,偶尔落下一片,飘到肩头,稍作停留,又义无反顾扑向地面;看远处行者如织,在绿荫汇聚的他方缓缓移动,天上白云朵朵,蓝白分明。

    “如果没这些鬼怪,就这样过一辈子,也挺好。”

    江舫忍不住开始幻想。

    在这信阳小城,开一个小小的商铺,努力赚钱,买一个像模像样的院子,再来一对大妈那样的石狮,等事业有成,刚好在某天黄昏遇到心中的那个她,然后花前月下,在每个落雨或者飘雪的夜晚,手拉手漫步在古城的街道上...

    “看到前面那个岔路口了吗?顺着北边那条路一直走,很快就能到李家庄。”

    林遥的话,惊醒了江舫的自我麻醉。

    而口袋里的布囊,又向江舫提醒了目前的处境。

    是的,现在还不是高枕无忧的时候。

    无头女尸案还没有告破,城隍庙那边的游魂还没有回去,狡猾的黄皮子还在衙门里等待审讯,凶残的老猿猴还躲在某个隐蔽的角落对城镇血肉垂涎欲滴,除此之外,还有身上的季少梅、残缺的魂魄、正气珠……

    路漫漫其修远兮,而江舫知道,自己必须上下而求索。

    前世他没有信仰,现在,他信仰自己。

    世上本来没有神,一个人能做到本来做不到的事情,那,他就是神。

    在这神秘到有些洪荒的仙魔乱世,江舫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力而为,这样,等哪天离开或者回去,才不会为自己的碌碌无为感到遗憾。

    “这世界,我江舫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