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大夏有妖气 > 第三十一章 不是狐狸精
    此时虽然正值中午,但饭点没到,正常人就算午休,也不会睡这么早。

    门窗紧闭,将阳光挡在外面,屋内隐隐约约,露出幽暗之气,这男人很可能在做一些“很可怕”的事情,大妈只是普通人,贸然开门,万一见到恐怖之物,很可能神飞魄散变成痴呆。

    江舫沉吟一会后,说道:“还是我来吧。”

    他让大妈留在原地,自己走到门前,用手试着轻轻一推,木门纹丝不动,应该是被屋内反锁。转身走到窗楞前,伸出食指沾了口唾液,打湿窗纸后锉了一个绿豆大小的洞,停留三秒,确定屋内人没有察觉后,小心翼翼将眼睛凑了上去。

    因为阳光无法射入,屋内光线暗淡,即使如此,江舫还是看到了不想看到的东西。

    一个四十多岁的的男人,坐在木床尽头的桌前,对着桌上的铜镜,拿木梳梳着自己已经见顶的头,

    动作很迟钝,一起一落都要花费十多秒功夫,像是放慢了很多倍的电影镜头。

    因为背对门窗,一时间看不清具体相貌,但身上黑气弥漫,显然不是正常人类。

    一个大老爷们,大中午关门梳头干什么?

    虽说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但江舫不认为眼前男人有这个雅兴。

    摆摆手,让大妈不要说话更不要有多余动作,

    聚精会神,紧盯铜镜。

    随着视线逐步清晰,铜镜反射出梳头者的面容,

    竟是一张女人的脸!

    白皙娇嫩,与男人粗糙脖颈形成鲜明对比,画着浓妆,惨白如纸的脸蛋上,左右各有一个圆形大红喜印,

    一边梳头,一边流泪,流出来的泪水竟是墨绿之色。

    “草。”

    江舫又惊又奇,忍不住说出口头禅。

    这女人分明是新娘子,她的脸怎么会出现在男人头顶?

    莫非?

    没等江舫想明白其中关键,正在梳妆的“女人”停顿了一下,旋即栽倒在地,这次正面朝上,已变回男人面目。

    听到屋子里传出“嘭”的一声,担心男人出事,大妈再不顾江舫的命令,不但大呼小叫“来人!”,更一脚将反锁木门踢得洞开。

    “哎呀!”

    看清自家男人躺在地上,大妈慌得六神无主,原地转了几圈后看到江舫,仿佛看到救星:“大仙快进来看看!”

    江舫无奈,只好走到男人身边。

    看了看,男人只是暂时昏迷,并无性命之忧。

    这也是鬼魂上身或者鬼魂离身时的宿主固有反应,想当初季少梅上自己身,自己也不省人事睡到了第二天。

    好说歹说,终于劝服大妈,等大妈将男人扛到床上,江舫轻声道:“你出来,我有话问你。”

    两人避开闻声赶来的家丁,来到院子西侧的假山后,这里四面环竹,即使大声吆喝也不会被外人注意,是个聊天唠嗑的圣地。

    “大仙,你是不是发现狐狸精的下落了?”大妈神情激动:“她在哪?!”

    “别这么紧张,放轻松。”江舫摆摆手,让大妈控制自己的情绪:“实话告诉你吧,你家男人遇到的不是狐狸精。”

    “不是狐狸精?那是什么?”

    “鬼。”

    鬼?!

    大妈重复着江舫的话,脸上表情瞬息万变,片刻后眼白翻起,脚下失稳向后栽倒。

    幸好江舫早有心理准备,不等大妈倒地,手已经伸到大妈肩头,帮大妈重新脚踏实地站好。

    “大仙。你刚才说,我家男人遇到了,遇到了,遇到了鬼?”

    大妈声音哆嗦,之前的剽悍彻底不见。

    这也难怪,虽然此间妖魔横行,白日撞鬼之事不绝于耳,但相比人类鬼怪毕竟少数,能亲眼目睹或者亲身经历鬼怪的,更少之又少。

    阴阳两隔,人鬼殊途,活生生的人听到身边人与鬼扯上联系难免方寸大乱。

    “你家男人确实遇见了不干净的东西。”江舫回忆着梳头女子的相貌:“如果我猜的不错,这女子应该是最近无头女尸案中的某位受害者。她死后不甘心遁入轮回,便逃避城隍庙阴司勾魂,不知怎么与你家男人来了一次不甚友好的亲密接触。”

    尽管江舫将这件事说的云淡风轻,

    但大妈还是抖索不停。

    鬼!

    那可是鬼!

    活人的事可以用钱解决,鬼能吗?

    “大仙。”大妈哭丧着脸,从手下摘下一枚玉戒:“我和我家男人不认识什么高人,如果那鬼真要对我们做出一些不好的事,我们即使百般不愿也只能默默忍受!你自号齐天,又说和我有缘,能不能帮我们把这女鬼赶跑?只要你把她赶跑,我日后定有重谢!”

    虽然对玉戒很感兴趣,但江舫没有忘记自己的身份,

    现在的他,不再是以前做牛做马的社畜,不再是衙门里幽默风趣的小江,而是临风街算命先生齐天大圣!

    作为齐天大圣,逼格要有,矜持,也要有!

    如果见钱眼开,即使道法通天,传出去也不利于自身光辉形象。

    “你之前已经给过报酬了。”江舫让大妈重新戴上玉戒:“这戒指与你有缘,你小心收好便是。”

    “那?”

    “放心,既然随你过来,自然不会一走了之。”江舫随口道:“院外石狮出自何人之手?”

    “这不太清楚。”

    戒指是大妈祖传之物,虽不甚名贵,却自有故事价值。

    江舫刚才没有夺人之好,大妈嘴上不说,心里却暗暗感激,对江舫的态度,也从之前的遵从变成恭敬:“我们买下院子时,院外就有那两头石狮。”

    “嗯。”

    江舫点了点头,心中发出叹息,

    可惜了!

    本来见石狮气魄不俗,还想赚钱后也让对方给自己来一对,现在计划落空,难免失落。

    “大仙。”大妈抬头看了看日头:“差不多该吃午饭了,如果您不嫌弃,我想请您在家中做客。”

    江舫也刚好饿了,见大妈态度诚恳,也懒得推三阻四假斯文,直接点头同意。

    “好啊,我正好有些事要问清楚。”

    “大仙尽管问,我知无不言!”大妈不愧出身大户人家,平时叽叽喳喳好像很没教养,关键时刻出口成章还是彰显了昔日名门闺秀的风范:“可恨准备不足,家中无好酒好菜,万一招呼不周,还请大仙不要见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