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大夏有妖气 > 第二十五章 逼格不够(新书求支持)
    “不想对你们这些凡人发脾气,因为我是真人,真人讲究空怀若谷。”赵真人神情严峻:“再强调一遍,也是最后一遍,你我身份不同,对我要用您。”

    “我错了。”

    江舫连连点头,像是一个犯了错的小学生。

    没办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这里是窥天居,而赵真人是窥天居的“真人”,如果江舫在此放肆,只要赵真人一个弹指,门外那些狂热粉丝就会对江舫群起攻之。

    再怎么说也是经历过人情世故洗礼的现代人,江舫明白审时度势的含义,在没有足够强大的实力前,贸然装逼只会沦为肥料。

    “态度不错,非朽木也。”赵真人颔首,“你刚才想说什么?”

    “赵真人,您之前的解释太深奥了,我听不懂。”江舫老实道,“您能不能说简单点?”

    “听不懂就对了。大道如天,岂是你等凡夫可以理解?”

    即使只学道两年,赵真人还是掌握了修行者的精髓——逼格!

    只要逼格在,穿个麻袋也是皇帝的新衣。

    难怪能成为信阳县五大算命先生之一。

    江舫暗暗点头,决定回去后就把字幅上的“信阳县第一神算”改为“天不生江航,道学万古如长夜”。

    “还有其他问题吗?”赵真人笑不露齿:“如果没有,那就请回吧。还有许多人在外面苦等,真人不能因为你一个人忽略众生。”

    “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江舫认真道:“赵真人,您脸上的伤疤怎么回事?”

    “你问这个?”

    赵真人伸手,抚摸左脸蚯蚓一样的伤疤:“这是一段惊心动魄的过去,里面有一个可歌可泣的故事。你想听这个故事吗?”

    江舫点头:“想。”

    “本真人今天心情不错,就告诉你吧。”赵真人目露深邃,好像看到了九天之外的祥云:“很久很久以前,天地间妖魔横行,为镇守妖魔,信阳县出现了一位堪称英雄的修士。修士天资卓绝,又精通道学,以一人之力将妖魔困于南海锁妖塔,自己却被妖火所伤,不但修为尽失,还多了一道触目惊心的伤疤。世间和平以后,修士娶妻生子,和他一样,他的子孙后代,左脸也有一道和他一模一样的伤疤。”

    “哇!”江舫惊了:“难道你就是那位修士的后人?”

    话音未落赶紧改口:“对不起,我太激动了,又把您变成你了。”

    “这一次,我原谅你的无礼。”赵真人呵呵而笑:“是,我就是那位修士的后人,我就是那位英雄的后代。”指着自己脸颊:“现在你知道了吧,这不是伤疤,这是荣耀。”

    ......

    在窥天居一行后,江舫终于知道,为什么自己没有生意。

    原因只有一个,逼格不够!

    提起装逼,人们脑海里往往冒出“扮猪吃虎”“林家萧家叶家...”,然后不自觉想起打脸。

    因为有打脸的存在,装逼似乎变成了贬义词,变成了反面人物的标配。其实装逼最大的功能是宣传。

    好马配好鞍,在别人不知道这是匹好马之前,多次强调马鞍如何如何名贵,会让人重新认识看似其貌不扬的良驹。

    人靠衣装佛靠金装,在无法把银行卡余额公之于众的时候,穿一身限定版皮衣,能让看不起你的老同学重新审视自己的眼光。

    就像广告,都知道广告词夸张浮夸,但买东西时,还是会买电视上经常露面的产品,原因很简单,如果一个产品生产商,连做广告的资产能力都没有,谁敢保证他家产品质量一定过关?

    连装逼都不敢,你有什么理由让人认可你的实力?

    富贵不还乡,如锦衣夜行。

    拥有红外线雷达眼不装逼,和嫌弃韭菜味大的大妈有什么分别?

    “干!”

    江舫痛定思痛,说干就干,

    先把身上外套脱下,在当铺当了一点银子,

    用银子买了纸笔,

    又模仿《封神榜》里姜子牙的形象买了一套麻衣,一个看起来就很古旧的发簪。

    把头发搞乱,把簪子随便一插。

    拿起毛笔,信手挥墨,先画一些自己也看不懂的毕加索,再写几句医院领导也认不出的打油诗,最后在末尾以正楷写上“齐天大圣亲笔”。

    做完这些准备工作,江舫将东西扔到一边,盘腿而坐。

    老王之前教了他粗浅的练气吐纳法门,正好趁这个时间练一下,不指望靠这些降妖除魔,能强身健体也是好事。

    至于那残缺不全的魂魄和上身后音讯全无的女鬼,只要这些麻烦不主动露面,江舫也懒得主动“搭理”他们,用赵真人那句话,修行者讲究空怀若谷,只要看不见,那就当岁月静好。

    ......

    双手握拳,双指各自并拢正反方向相绕两圈,从腹部往上指额头、贴鼻梁而下,再交错拉开,

    运气,调息,默诵口诀,

    刚开始不得要领,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进入状态...

    “江舫。”

    元郁的声音忽然响起,打断了江舫的修行。

    “你怎么找到这来了?”江舫对元郁的不请自来感到疑惑:“找我有什么事?”

    “咱们昨天不是在临风街抓到一头成了精的黄皮子嘛。”元郁擦了把额头上的汗:“黄皮子昨夜被关押在衙门监牢,等会儿牛老大和老王亲自审讯。你昨天出了不少力,牛老大的意思是,让你也过去长长见识。”

    “好。”江舫一口答应。

    反正暂时也没什么客户,还不如到衙门凑凑热闹。

    而且黄皮子可能知道一些无头女尸案的内幕,早一点破案,也能早一点把身上的女鬼季少梅请走。

    简单收拾一下摊位,江舫跟随元郁来到衙门后院。

    和之前在电视剧上看到的县衙不同,信阳县衙除了大堂和内室,还有一个后院,院子里除了必不可少的监牢囚室,还挖了一口贴有法咒道符的水井,专门用来关押黄皮子这样的孤魂野怪。

    现在夜色渐浓,不大的院子里挤满了形形色色的衙役,

    江舫看了看,只在人群中看到林遥,想必李希还处于昏迷之中。

    “都到齐了,那就开始吧。”

    可能是考虑到接下来要进行严刑逼供,牛一今天特意换了一身精干短衣,这短衣造型别致颇显身材,可惜型号有点小,穿在牛一身上像是一个三点式比基尼。

    在牛一的指挥下,三个衙役拿着墨绳走到井口,先掏出怀中朱砂围着撒了一圈,等听到井下传出黄皮子喝骂,三人异口同声喊了声“哈”,抛出绳索,将黄皮子结结实实捆了上来。

    “劝你们一句,趁老夫没有发火,赶紧给老夫松绑!”

    黄皮子语气嚣张,脸色却萎靡不振,可见昨晚在井下吃了不少苦头。

    “一个小小的黄鼠狼,也敢自称老夫?”牛一冷笑:“林遥元郁,带着它跟着我!”

    接着他拔腿就走,路过江舫身边时不忘加上一句:“你也来。”

    ......

    后院之后,

    是一间独立木房,

    木房外墙堆满鲜花,猛一看像是某位小姐的闺房。

    “这就是咱们信阳县衙的秘密审讯处。”元郁为江舫讲解:“之所以在外面放了这么多花,是为了掩盖屋子里的血腥气。”

    听他这么说,黄皮子脸上表情越发萎靡。

    “江舫。”牛一在门外停步:“你已经没经历过这种场面,等会儿可能会不适应,现在你可以选择,是跟我们进去一起审,还是留在门外隔着墙听。”

    来都来了,岂有不进去之理?

    至于所谓的血腥长眠,连乱葬岗无头女尸都见过,还怕这个?

    “多谢牛老大关心,不过我心理素质过硬,一般的小场面还真吓不住我。”江舫微笑;“咱们一起进去吧。”

    “有种!”牛一用力拍了拍江舫肩膀,笑道,“知道吗?我越来越看好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