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大夏有妖气 > 第十八章 曲线伏魔(求评论投资)
    闻听后院异响,本已冲到门前的众衙役齐齐停下脚步。

    “什么声音?”

    “不知道!以前没听过类似叫声!老大,你听到了吗?”

    “我又不是聋子!”牛一脸红脖子粗的吼道,“别管那是什么,赶紧过来帮我!”

    众人应了一声,正欲拼杀,后院又是一声巨响,声音比上次清晰地多,看样子对方很快就要闪亮登场了。

    “这声音实在是太奇怪了。”元郁眉头微皱道,“听起来有一股莫名的神秘压迫,莫非院子里有邪魔妖兽?或者上古异种?这可奇了怪了,黄龙黄虎不过寻常百姓,他们的私宅里怎么有这种怪物?难道黄龙黄虎另有惊人身份?”

    牛一正和身边鬼魂殊死搏斗,无奈敌众我寡,已渐渐落了下风,听元郁在那里十万个为什么,真是气不打一处来:“老子支持不住了,你们是想等着给我收尸吗?”

    这句粗口就像是醒世名言,众人不敢怠慢,挥刀扬剑为牛一解围。

    老王加入衙门后,曾为衙役兵刃做“开光”处理,每一把刀剑上都或多或少画有驱邪道纹,虽不能斩妖伏魔,应对一般野鬼却不在话下。

    好不容易将鬼魂击退,没等喘息,寿星邪魅一笑,原已阳光普照的院子再次冰冷刺骨。

    “江舫!”牛一咬牙切齿:“这次来了多少?”

    江舫脸色有点难看:“好多鬼啊,要我一个一个数清吗?”

    “草!”

    牛一骂了一句,指挥众人在院门处站定。

    “老大。”元郁试探道,“咱们接下来做什么?是逃跑还是——”

    他话没说完就被牛一打断:“逃尼玛!咱们是信阳县的官差,咱们要是逃了,信阳县百姓怎么办?”犹豫了一下,可能是江舫那句“好多鬼啊”起了作用,眯眼含糊不清道:“拿出来吧。”

    众人面露迷茫。

    “你们不是带了收鬼的法器吗?这时候还等什么,拿出来啊!”牛一气急而笑道:“还藏着掖着干嘛,这时候不用,留着生蛆?!”

    衙门内的法器全部出自老王之手,有墨绳、铜镜、罗盘等十多种,根据适用范围和使用效果的不同,又可分为“进攻”“防御”“支援”三大派别;根据准备时长和所需条件的不同,又可分为“即时”“延时”“耗时”三大类型。

    这次出来匆忙,没有携带像乾坤八卦这样的大规模杀伤性法器,

    敌人兵临城下,也没有时间布置像九宫墨绳这样的大范围防御性法器,

    数来数去,

    能排的上用场的,只有引魂铃和安魂钟。

    引魂铃属于“即时”“防御”。

    持铃者摇动铜铃,会发出刺耳噪音,这些噪音不会对普通人造成任何影响,却能勾起鬼魂心中的仇恨、憎恶,简单来说,持铃者就像是农场主,铃声就像是猪食,数百鬼魂就像是嗷嗷待哺的幼猪。

    安魂钟属于“延时”“进攻”。持钟者敲响铜钟,会发出悦耳妙音,钟声对普通人有安眠作用,病情再严重的失眠患者,听到钟声也能酣畅入梦,对鬼魂有安抚作用,能平息它们心中的躁动,“劝说”它们“早死早投胎”。

    “林遥。”牛一为众人分配任务:“刚才给你机会你没把握住,现在我再给你一个机会,拿着。”

    把引魂铃交到林遥手里。

    “老大。”林遥面如土色,小声道,“我...我有点怕。”

    引魂铃在手,持铃者必将被诸多鬼魂纠缠,稍有不慎,就会万劫不复。

    “这时候怕了?刚才那个牛逼轰轰想取我代之的林老大哪去了?”牛一笑呵呵看着林遥:“你不是自诩衙门第二高手吗?你不是喜欢卖弄本事吗?去吧,机会难得。”不由分说,将引魂铃交到林遥手里。

    “林遥。”元郁在旁边添油加醋:“等会儿跑快点,别被它们追上,更重要的,别往我们这个地方跑。”

    “要你废话?”林遥翻了一个哀怨至极的白眼,又可怜巴巴道:“老大,如果我死了,请转告我家中老母,林遥为国尽忠,没有丢列祖列宗的脸。”

    “放心,我不但会转告,我还会给你立碑刻字。可以开始了吗?”

    见牛一脸色不善,林遥收回已到嘴边的废话,吸气沉肩,纵身越气,在空中翻了一个无比酷炫的三百六十度大跟斗,人未落地,铃声已起。

    叮铃铃铃!

    听到这可怖的铃声,不但院中鬼魂,连院外的江舫也浑身哆嗦!

    太恐怖了!

    这引魂铃,竟和前世的上课铃,如出一撤!

    想到那暗无天日的早晚自习和随时都有可能出现在窗外的班级主任,江舫原本就很难看的脸色更加难看。

    “江舫?”元郁好像发现了新大陆:“老大你看!”

    牛一脸露问号。

    “你看江舫!”元郁指着江舫:“引魂铃不是只对鬼魂有效吗?怎么江舫反应这么大?难道江舫是——?”

    “别他妈管江舫了!大敌当前,他就算当众拉屎也由他去!”牛一拍打身边小型铜钟:“这个安魂钟,谁敢一试?”

    众人不约而同,各退一步。

    如果说引魂铃需要视死如归的勇气和身轻如燕的武艺,

    这安魂钟,则需要基本道学的掌握和简单道法的演练。

    不懂道术,就算敲响此钟,也很难对鬼魂产生致命打击。

    众人虽和老王同僚,但老王性格孤僻,除了李希,平时在衙门对谁都爱答不理,更没有主动教学的念头和培养人才的觉悟。现在老王不在,李希也因未知原因离场,众人自觉才疏学浅,谁也不敢滥竽充数被动装逼。

    “可笑啊可笑。”牛一仰天长叹:“可笑我信阳衙门,上百衙役,竟无人担此重任!”

    接着他大手一挥,吼道:“都他妈退远点!”

    众人连忙退到院外。

    “牛某为人低调,本来不想炫技,更不想抢夺他人饭碗,无奈啊无奈。”牛一将钢刀放回腰间,扛起铜钟放在肩头:“牛某知道你们对王老头佩服得紧,牛某知道你们不止一次谈论过牛某和王老头谁更强,牛某一介武夫,不想争这些虚名,但,牛某告诉你们----信阳县,懂道术的,并不止王老头一个!”

    在众人的惊呼中,牛一念念有词,双手如飞,在铜钟上四处敲击,

    粗看节奏杂乱,再一看,嗬!细节满满!每一指都有偌大学问。

    原来牛老大也懂点道术啊!

    正在追逐林遥的鬼魂,被铜钟声波击中,短暂的停滞后,接二连三委顿于地,旋即化为缕缕黑烟。

    “牛老大真牛!”

    林遥已经被鬼魂追到了房顶上,这时死里逃生,用尽最后力气为牛一竖起大拇指:“有你珠玉在前,我林遥就算日后真能接替你成为林老大,也是残砖碎瓦,只能一辈子活在你高高在上的阴影里!”

    “林遥休得胡言!”元郁以马屁功夫闻名县衙,这时听林遥隐隐有超越之意,忍不住火力全开:“牛老大不但神功无敌,更道法通玄,道武双修,牛老大活该与天地同寿!活该永远凌驾于你我之上!有牛老大在,你一辈子也当不上林老大!”

    “元郁你错了!大错特错!”林遥不甘示弱:“想牛老大何等人物,怎能一辈子蜗居于小小的信阳县衙?我敢和你打赌,不消五年,不,不消三年,牛老大就能高升!到那时,牛老大自然会变成牛将军、牛元帅、牛真仙!”

    听两位属下为自己“唇枪舌战”,这马屁拍的让牛一听着舒服,再加上院中鬼魂尽数消灭,牛一心情大好,笑出了声音:“以后的事以后再说,现在听我号令,进屋抓人!把黄龙黄虎还有那老妈子都带出来,我要好好问问他们,一个普普通通的宅院为何变成了野鬼之家?”

    众人点头称是,正要迈步,江舫这时候突然高声道:“别动!”

    “又来了?!?”牛一收起笑容:“这次多少?”

    江舫瞳孔收缩,面前,院子里,屋顶上,密密麻麻,全是面无表情的孤魂野鬼,

    这些鬼魂也不知是从何而来,像野草,一茬又一茬,像胡须,越剃越多。

    “数不清。”江舫实话实说:“光林遥身边就有最少几十个。”

    一听这话,原本精疲力尽的林遥瞬间雄起,这次连筋斗也顾不上翻,连滚带爬跑到院外,和众衙役紧密站在一起。

    “数不胜数?”牛一脸色发白:“这他妈是鬼魂营地?”

    从江舫的个人角度来看,营地这个词用得不对,准备的说法是,这里是鬼魂生产车间。

    不过现在不是学术讨论时间,相信牛一也不会对“什么是车间”产生兴趣,见众衙役战战兢兢,江舫试探道:“牛老大,咱们接下来怎么做?”

    刚才元郁也问了同样的话,还提出自己的意见——逃跑,被牛一狠狠训了一顿,江舫可不想犯同样错误。

    “依你之见呢?”牛一转头看着江舫。

    “我的看法是,既然它们鬼多势众,那咱们干脆先回衙门。”江舫解释:“回衙门不是逃跑,是曲线伏魔,是保存有生力量,是先进的、有生产力的战斗方式。”

    这几句颇为“时髦”的话很快吸引牛一注意:“你说的曲线伏魔,这是什么意思?”

    “曲线伏魔——牛老大小心!”

    院子再次被冰冷淹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