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大夏有妖气 > 第十二章 胡闹的兄弟
    不多时,李希和肖管事回来。

    肖管事看向江舫盈盈一笑,道:“这位公子是第一次来吗?”

    江舫点头:“初来贵宝地,听闻这里前些时候走水了,便想过来看看有无大碍。”

    肖管事笑:“公子善心,有劳记挂。道祖在上,保佑化险为夷。只是烧了旁院的伙房,无人伤亡,善哉善哉。”

    带两人走进院子。

    走水的旁院里,留存着被烧坏的城隍大人神像之身。

    尽管肢体残缺,仍能看出这位城隍主的神像原先是个身材挺拔长相锋芒之人。

    可惜如今身上的五彩都变脏,脑袋也没了大半,旁边搭配的小鬼东倒西歪,四肢宽散,看上去有些荒凉和搞笑。

    难道说是因为这泥塑身的毁坏,导致孤魂野鬼四处游荡?

    信阳县的城隍不见了吗?

    还有阎王呢?总不至于都不见了吧。

    想了想,江舫摇头而笑。

    他不确定这个世界有没有阎王,毕竟不管是阎王,还是勾人魂魄的黑白无常,或者持叉小鬼都是现代世界对阴界的固有描述,不知道在这里还是不是这回事。

    又走了一会儿,在一个较僻静的角落,肖管事停下步子,看向江舫道:“公子,听闻这次无头女尸的杀人妖能被擒住,您出了不少力,不知公子可否再伸援手,在城隍庙修缮之前,帮忙将那些死者阴灵暂做支配,让他们不要到处游走,破坏县内这好不容易得来的平静呢?”

    “这?”

    江舫有些惊讶,

    自己帮衙门收鬼,这不过是昨晚发生的事,肖管事从何得知?

    转头一看,李希眼神躲闪,抬头死盯着天上游云。

    这小子!

    收回目光,见身着素衣的肖管事已经虔诚又恭敬地低着头,江舫又有些头痛。

    他不过就是个普通人,唯一不普通的地方就是身上钻进来一个女鬼,然后就是得老王相助,才开始修道。

    满打满算,昨晚也是刚刚开始,摸了个入门。

    他真没有肖管事想的那么大能耐,别说鬼怪,连衙门里的衙役都打不过,还支配阴灵?

    “管事大人,你高看我了,其实我——”江舫刚说到这里,就感觉自己的肩膀被李希轻轻地撞了一下,然后传来李希抢先的回答:“肖管事,这事就包在江哥身上。我想他一定有办法的。”

    卧槽!

    这小子要把自己当猪卖?!

    “肖管事,我们还有公务在身,这就先告辞。”

    拉着李希快步离开。

    ……

    走出城隍庙,

    江舫撒开李希的手,自顾自大步独行。

    李希喊了几句,听不到江舫回应,只好三步并作两步地跑过去,一个转身拦在江舫面前。

    江舫往左,李希往左;江舫往右,李希也往右。

    “让开。”江舫面无表情。

    “江哥,你走这么快做什么?你在生我气?”

    “我现在就去府衙拿赏钱,我们好好算个清楚,结清不欠。免得你把我卖了,我连个眨眼的机会都没有。”

    江舫当然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和李希闹别扭,只是想借此发挥,让李希今后不要替自己乱做决定。

    “我不!”

    “让开!”

    “我不让!”

    江舫和李希四目相瞪,李希也难得涨红脸地强硬几分。就在这僵持的沉默似没法打破时,李希瘪瘪嘴软了下来:“江哥,你就别生气了。我这不是看肖管事诚心相求,我特别相信你,才答应下来的吗?就算我替你答应的鲁莽,退一万步你没有办法,老王不是回来了吗?我想他也一定有办法的。再说了,是你主动要去城隍庙看看,又主动把死者魂魄不散的事儿说破,管事儿才有此一说.....”

    “再说了,肖管事在信阳县很有威信,交好他总没错的...”后边的话,跟下坡似的,越说音量越低,李希一边说一边不停地抬眼,很是委屈。

    “你啊你,越说越有理了。”

    江舫无奈苦笑。

    知道李希性格便是如此,说了也等于没说。

    仔细想想,李希的话也不是全无道理,至少,天塌下来还有老王顶着嘛!虽然老王看起来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冷淡模样,但事情要真是发展到“满城尽是无主魂”,老王就算再不情愿也得挂旗冲锋。

    说起来还是城隍庙的原因,等修缮好了,城隍归位,那些孤魂野鬼自然也有了去处。

    两人边说边走,不多时又回到双阳路,逛吃逛喝了一会儿后,见日头已经正午,便来到衙门想讨要昨日赏钱。

    衙门大门敞开,由元郁和另外一个叫林遥的值班,在他们面前,一对兄弟吵吵闹闹说要见知县大人。

    之所以是确定这二人就是兄弟俩,因为年纪差不多,身高差不多,长得很相似,衣衫也是同一个款式,一人穿白色,一人穿蓝色。

    彼此之间还互相以哥哥和弟弟的称谓来指责对方的不对。

    除此之外,江舫注意到一个身形瘦小的老太太则站在一旁,哭丧着脸,看着这吵闹的兄弟俩。

    “都别吵了!”元郁不耐烦地摆摆手呵斥道,“这里是衙门,不是菜市场。你们若是有冤情,就击鼓鸣冤,我们自会带你们进去,若是家里纠纷,就自行解决!”

    兄弟两个互相瞪着对方,既不击鼓,也不离开。

    “快走!”

    元郁和林遥作势就要赶他们。

    “等等!”李希圣母心爆发,快一步过去问元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关你屁事?”元郁白一眼李希:“老大不是放你假吗?你今天又过来做什么?”

    林遥则道:“他们两个,都说对方偷了老母亲的首饰拿去变卖花掉了。说是要大义灭亲,过来让大人调查断案,抓人进去坐牢。”

    江舫在一边听了个大概,听得心生心生疑惑。

    俗话说人靠衣装马靠鞍,这老妪面色凄苦不像是有钱的人,兄弟二人穿着也不像是过于优渥。若是富家子弟为了争家产污蔑对方倒还说得过去。老妪就算是有首饰也不会多贵重,当真查出是谁偷拿的,判刑也就是坐几天牢,造成这么不痛不痒的结果有什么意义呢?

    除非这就是一个说头。他们真正在意的不是这件事。

    不是这事,那是为何?

    江舫越想越好奇,忍不住走进一步,细细打量。

    他发现,这兄弟二人的生气就只是看上去的生气,不是真的发自内心的生气。

    人真的愤怒,从面部表情,特别是眼睛里,是看得出来的。

    而他们就只是做出一个生气不依不饶的架势,完全不走心。

    一句话,演技过于粗糙。

    又听了一会儿,见兄弟俩还不停歇,江舫眼珠一转,对那位穿白衣的哥哥道:“既然你们都各自有理,觉得是对方偷的。知县大人不好听信你们任何一人的单面说辞,把你们母亲留下,你们暂且先回去吧。”

    挥手示意李希把站在一旁的老妪给带过来。

    兄弟两人楞了一下,脸色立刻变了,双双一同张开手,拦在母亲跟前异口同声地道:“是我们有所争执,你们该询问的是我们,和我们老母亲何干?!”

    “话不是这么说的,这里是衙门所在,你们在这里大呼小叫,成何体统?让你们母亲进去也不是严刑拷打,而是询问其中对错,等辨得其中真伪,自会做出决定。”江舫朝李希抬了抬下巴:“还愣着做什么,带老夫人进去啊。”

    李希愣了片刻,点头称是。

    虽然不知道江舫想干什么,但他信任江舫。

    兄弟两人还想阻拦,元郁和林遥齐齐拔刀,示威地瞪向他们。

    官衙行为,百姓阻拦,就是对公不敬。他们自然是要一致对外的,而不是说江舫真的能对他们发号施令。

    江舫自然知道,所以他才只对李希这么说,而在外人看来不是这样的。

    眼见老妪被带走,兄弟二人着急地皱起脸来,转头见江舫也要进去,忙一左一右跟了上来。

    “这位大人,您是要怎么处置我们母亲啊?母亲已经六十有逾,年迈不通事理,怕是不怎么懂得回官家的话啊。”

    “是啊是啊。”

    江舫是故意的,他们愤怒是假的,但是看到老母亲被带进去了,着急的神情却是真的,所以索性转过身准备离开的样子,给他们坦白交代的这个机会。

    之所以不往衙门内走,是为了不让他们的误会被元郁和林遥戳穿,知道他根本就不是管事的大人。

    江舫并不停下,而是继续往前走,漫不经心道:“现在着急了?既然知道老母亲身体不好,为何还要带着她来衙门胡闹?”

    兄弟俩不知想到什么,低头沉默不语。

    又走出两步,江舫转身,这次换上比较官方的眼里口吻,说道:“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们不会连这个道理也不知道吧?”

    见兄弟俩沉默依旧,江舫接着又道:“不说是吧?好,你们不说,难道我就不知?哦?你们现在满脸疑惑?是不是想问我,怎么看出你们在说谎?”

    “是。”兄弟俩齐声道:“你怎么知道我们在撒谎胡闹?”

    中计了!

    江舫心中好笑,知道自己这招无理手已经起到效果,也不说话,只是冷冷看着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