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大夏有妖气 > 第九章 李希
    李希的家,三进三出。

    装修奢华、庭院高洁,果然是大户人家。

    这让江舫有些奇怪,不知道这么一个胆子不算大的富家公子,为什么会去衙门当差。

    本想询问,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秘密,自己和李希不过刚刚相识,何必打破砂锅问到底?若是这里面藏着一些不为人道的辛酸,说出来岂不是破坏了明月当空大好意境?

    又走了一会儿,江舫发现了比李希当差更奇怪的事情,

    偌大的庭院里,竟没看到半个奴婢家丁?

    难道李家讲究人道主义,让这些本应二十四小时随时在线的工具人按时下班?

    “江哥误会了。”李希一边领路一边回头道:“我不喜欢家里仆役成群,就留了一个老嬷买菜做饭。”

    老嬷?!

    看来今晚没有丫鬟侍寝了!

    两人走入内厅,李希从角落里拎了两坛酒过来让江舫先坐:“江哥,我去厨房拿点下酒菜。”

    “不必了。”江舫拉住他:“就这么喝吧。”

    白天吃的比较多,现在有酒就好。

    “江哥。”这次是李希误会了:“我知道江哥不愿意我多花钱,但江哥大可不必!厨房里荣妈有备好下酒菜的,你等等,我这就快去快回。”

    江舫只好随他去,先给自己倒上,喝了起来。

    恩,桂花酒。

    清香,淡甜,好喝。

    环顾房间里的摆设,落座的紫檀桌上雕刻的云纹精致非常,壁画,一架子的书籍,还有立柜上的花瓶古董,富贵气息四面扑来。

    这让江舫心生暖意。

    一个这么有钱的富家公子,丝毫没有架子,还待他真诚热情,没在原主的大哥那里体会到兄弟情,在他这里却体会到了几分兄弟义气。

    在这个陌生世界,有朋友的感觉,还真的挺好的。

    胡思乱想中,李希归来,手里端着盘烧鸭。

    不得不说,这鸭子,味道绝了!

    还没吃到嘴里,就闻得食欲大动!

    江舫本来不饿,见鸭子姿色不错,立刻又觉得饥肠辘辘。

    “江哥。”李希在江舫对面盘腿坐下,给倒酒,举杯道,“我敬你!”

    “好。”江舫微笑,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这是第一杯,为我自己敬你!因为,认识你是我李希的福分。”李希示意空杯底,又给自己和江舫倒上。

    “这是第二杯,是为信阳县那些死去的姑娘们敬你,谢谢你为她们报仇。”

    这话说得在理,江舫不好意思推辞,再次酒到杯干。

    “这是第三杯,是提前欢迎你进我们衙门,将来共事!”

    什么?

    进衙门?

    自己什么时候要当公务员了?

    江舫本来有些微醺,听到这里瞬间清醒:“共事?谁说的?”

    “这不是谁说的,这是自然而然。”李希眨眼,道:“老大和老王不睦,别说老王不在修行司,就是在,老大也不想去找他帮忙。现在好了,江哥你出现了,老大自然不会轻易放你离开啊。”

    “原来如此。”江舫轻笑:“那你又怎么确定我就一定答应会留下来呢?”

    “恩……直觉。”李希沉默了一会儿,给出这个大跌眼镜的答案后,又问,“江哥,你会留下来吗?”

    江舫不说话,把酒一饮而尽。

    如果不知道府衙有修行司,他肯定不会留下来,

    毕竟好不容易转世为人,要四处漫游细细品味别样人生。

    但现在,他想见见那个老王。

    此间是大夏朝,妖鬼神佛的世界,想在这里混,必须走修道一路。

    信阳县既然有老王这种存在,那就不能错过这个递到嘴边的肥肉,怎么也要搭个线不是。

    不然离开信阳县,去别的地方乱转,即使转一辈子,也未必能找到入门修行的机会。凭这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身子骨,又身无分文,没等变强有自卫能力,先被妖魔鬼怪先给吃了,又或者被恶人给打劫杀了的几率比较高。

    见江舫沉默不语,以为江舫默认,李希开心而笑,又给倒满:“江哥,你别愁生计的问题,我这里有很多房间你随便挑,老大那人虽然凶,但做事还是很公正的,该给你的钱不会少。就算你没钱也没事啊,可以来我这吃饭。”

    到底是富家公子,说话就是有底气!

    举手投足都有“李公子买单”的气魄!

    话说回来,虽然李希态度诚恳,江舫还是婉言拒绝,

    不管是疲不堪言的过去,或者寄人篱下的现在,江舫都不是一个喜欢占人便宜的主。相比白吃白喝,他更喜欢用自己的双手成就自己的梦想。

    李希热忱,那是他李希善良,若闷不做声地受着李希的善良,就真成了利用别人的混账了。

    “谢了。”江舫反客为主,为李希倒了一杯,“这杯为你压惊。”

    几杯酒下肚,后劲上来,俩人有些昏昏沉沉,又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几句后,见夜已过半,各自回房睡觉。

    可能是喝多酒的缘故,江舫睡得很不踏实。

    半梦半醒间,忽然又想到一个关键问题——季少梅去哪儿了?

    当天晚上他看到季少梅后,转身想跑,结果忽然后背一疼,之后醒来就发现自己莫名的回来了。

    至于怎么从长草坡回到江家?

    不知道,大脑一片空白。

    然后,他的身子骨虽然仍旧弱,却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前身吃药的那些后遗症都没有了。

    这是一个重生后该有的身体进度条吗?

    重生后第一次明显不适,就是刚才牛一布阵对付杀人妖的时候。

    这是巧合?还是有什么关系?

    关于杀人妖,有一点江舫没说,这狐狸的怨气和走捷径的心思可以是主体的本能,但知道调虎离山来引开麻烦为自己提供便利,不像是一个低品阶的妖的思维。

    难道狐狸只是替死鬼,真正的凶手另有其人?

    正胡思乱想之际,眼角余光忽然看到不远处的阴影里,有一个黑乎乎的东西,那东西菱角分明,从形状看,似乎是个人?!

    “谁?!”江舫喊了一声,听不到对方回应,正要继续呼喊,一道修长的冰冷抵住他喉咙,

    “别出声,不然杀你。”

    言简意赅,江舫果然闭嘴不语。

    等适应房间里的黑暗,看到抵在喉咙的,是灰色袖子、半长烟杆。

    屋子里的陌生人,是那个白天跟着他们的老头!

    老头行踪诡秘,这么晚不睡觉在这里装神弄鬼,难道是冲自己来的?

    江舫又惊又疑。

    自己一没钱,二没色的,老头盯上他干吗?

    难道老头是狐狸的帮手,深夜来此是为帮狐狸报仇?

    这也说不通啊,老头身上没有鬼怪妖气,明明是一个正常人!

    再说,自己只是出谋划策,真正动手杀狐的是牛一,老头真想报仇何必找到自己?

    难道是认错人了?

    想到这里,江舫努力稳定自己情绪:“这位大爷,我们,认识吗?”

    老头不说话。

    站在暗处,冷酷得像大草原上的犀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