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这个玩家过于强大 > 第三十六章:那田蜘蛛山
    当那名鬼杀队剑士看清楚炭治郎的面貌时,不禁有些失望,道:“为什么,为什么来的不是柱!”

    “这座山上藏着的家伙,根本不是我们能对付的!”

    “啊——好痛啊,杀了我吧!”

    其他几名被操控,但还没有失去意识的鬼杀队成员大喊道。

    这让善良温柔的炭治郎看的揪心不已,立马冲了上去想要斩断丝线拯救那些人。

    “水之呼吸·叁之型,流流舞动!”

    炭治郎大喊着冲了上去,却只砍断了两根丝线,原来是操控者加强了丝线的韧性。

    “真好啊,我也想用呼吸法。”

    之前还站着的几名鬼杀队成员,正是进入此副本的探索者三人小队,其中一个刀疤男感慨道。

    “话说,呼吸法剑式,不喊出来,难道无法释放吗?”

    三人小队中的短发女性有些疑惑的发问。

    “你懂什么?声音越大,输出越高,这才是热血的青春啊!”

    最后的那个少年反驳道。

    “撤吧,这个本的难度比我们想象的高,十二鬼月不是我们现在能挑战的。”

    领头的刀疤男叹气道。

    他们小队的主线任务都是声望值达到200,之前觉得正常刷菜鸡鬼太慢,才想来蜘蛛山碰一下运气,现在看来这想法过于天真。

    连一个下弦之伍手下的“家人”,都让他们有些手忙脚乱,估计真碰到那个名为累的“男孩”,死的会很惨。

    “你们几位,快帮我一起救人啊。”

    炭治郎朝那几个奇怪的鬼杀队队员喊道,不知道对方站在原地是怎么回事。

    那几名玩家听了炭治郎的话也有些无语,心说对方真是老亚撒西了,如果能斩杀鬼的话,他们自然也愿意,毕竟是冲着声望值来的。

    只是他们几人中没有感知系强化者,根本找不到那名操控丝线的“母亲”

    本来想着撑到主角团来,有嘴平伊之助的感知,找到鬼后,能抢个人头什么的。

    但现在看来,好像是因为蝴蝶效应,只有炭治郎赶到了,没看到伊之助的人影。

    炭治郎现在也很疑惑,伊之助明明比自己先进山,怎么自己会没有碰到对方呢?

    不管怎么说,他现在也只能靠自己,下意识的扶了扶背后的箱子,实在不行,只好让祢豆子帮忙了。

    另一边,伊之助高喊着猪突猛进,确实冲入了山中,但是却在路上碰见了意外的敌人。

    主要是因为几名玩家的参与,导致上来击杀了累的一名“家人”,让他提前出动了“父亲”

    倒霉的伊之助入山没多久就碰见了对方,不知畏惧为何物的伊之助,直接冲了上去和对方交战,结果越打越远,偏离了既定路线。

    因为玩家的搅局,那田蜘蛛山的战斗,没有变的对主角团有利,反而因为各种战斗的提前,让鬼杀队一番更早陷入了危机。

    …………

    苏临经过了一天的赶路,终于来到了那田蜘蛛山。

    因为赶路时他也一直不停的练习呼吸法,等级又有了提升,目前是lv.3,开启后能有40%的强化增幅。

    这个进度若是让其他玩家知道,必定会酸的牙疼,然而他并不是很满意。

    因为有原著的时透无一郎作对比,他感觉对方两个月就能修炼到柱的水准,他还是菜了些。

    此时太阳已经完全落山,星空满天,明月高挂。

    借着月光,苏临依稀能够看清那田蜘蛛山的树林,还未进山,他便嗅到了一丝血腥气,手上的杀戮魂锁更是隐隐躁动。

    没有犹豫,他直接冲上了山,前行了大概有几分钟后,便听到了战斗的声响。

    穿过一片树林后,视野开阔,他看到了正在东奔西跑着惨叫的一个黄毛少年,看样子应该就是我妻善逸了。

    对手是原著中的那个蜘蛛身,人首的鬼,也就是家族中的“哥哥”,此时正戏耍式的追逐我妻善逸。

    “哥哥”正享受着这场游戏,忽然间视野中看到了一道血色的披肩,还未反应过来,便感到一阵天旋地转。

    他没搞清楚状况,起初是惊恐,以为自己被鬼杀队的剑士斩首了。

    可随即发现自己并没有收到太阳力量的侵蚀,但欣喜感还没浮上心头,恐惧再次降临。

    因为他终于看清了那将自己枭首的人,他听说过的啊,那个鬼杀队中最残暴弑杀的“剑士”

    也是唯一不使用日轮刀的剑士,因为他那来自地狱的魂锁,将吞噬鬼物的所有源血。

    他的头颅落地,侧滚到一旁,看着那个男人的锁链将自己的身躯锁住,锁链上的利刃刺入其中,短短一息时间,他便感觉渐渐失去了意识。

    苏临收回锁链,查看了下成长进度,还不如之前的玩球女和箭头男。

    “啊啊啊啊,得救了,终于来强援了,您一定是柱吧,请一定要带着我。”

    我妻善逸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冲上来表示感激,心中对来者的强大佩服,要跟着对方不过是因为他现在不敢一个人下山罢了。

    苏临撇了一眼我妻善逸,显然这家伙应该没听过自己的名声,否则以对方的性格,肯定躲得远远的。

    “等待求援,或者下山去吧。”

    苏临说完,便转身继续深入那田蜘蛛山。

    我妻善逸现在就算开大号,碰见下玄也是被秒,前面的战斗他帮不上什么忙,与其留在身边听他吵闹,还不如离他远远的。

    我妻善逸见苏临离开,想要追上去,却发现自己因为中了毒,行动已经有些吃力了,想起之前那些中毒之人的惨状,连忙坐下来运转呼吸法。

    此时,山中的伊之助被一拳锤飞,击到一颗大树上。

    野猪头套中喷燃出鲜红的液体,他的刀不知何时也丢了一把,颤抖着再次站起身,大吼一声“猪突猛进”,又冲向那个高大的身影。

    然而令他绝望的是,自己的锯齿日轮刀,砍在对方的脖颈上,纹丝未动。

    空中停滞的一瞬间,他被那只大手抓住了头,感受着颅骨开裂的痛苦,他痛恨着自己的无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