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这个玩家过于强大 > 第十七章:落幕,被镇压的杀戮欲望
    走出仓库的一瞬间,苏临便收到了系统的提示音。

    【恶魔信徒已全部阵亡。】

    但并没有收到副本结束的消息,想来是因为祭品通关的条件是活到第五次轨迹重合之时。

    而与此同时,他们似乎感到图书馆震颤了一下,上方传来了一声怒吼,像是来自地狱,大概过了十几秒才渐渐平息。

    苏临看着猪头人被两个书架压着,露在外面的猪头上嵌着一柄消防斧,唐舞正一只脚踩在头颅上,奋力的拔着,像极了他和唐舞之前相遇时的那一幕。

    此时听到系统提示音,唐舞也停下了动作,看到苏临出现,吐了吐舌头,像是被发现做错事的小女孩儿。

    但是苏临却没有动,他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

    他丢弃了短刀,一只手捂住脸,身体抖动不已。

    他不愿意放弃承诺,关闭囚笼被动,是因为失去了这一枷锁,他的杀戮冲动将更难自制。

    现在还没有冲上去第一时间杀死唐舞,还是因为刚刚林天歌的死亡让他清醒了些,以及他多年来克制自己锻炼出来的那股意志力。

    他对一切活物的鲜血都极其敏感,看到后便很难克制自己的杀戮冲动,即使眼前的人是唐舞也一样。

    “别过来!”

    苏临低吼道,他没想到唐舞已经解决了对手,否则他是不会踏出仓库的。

    然而唐舞却没有听苏临的劝告,反而主动冲了过来,张开双臂,想要拥抱苏临。

    她没有成功,因为她的脖颈被苏临扼住了,被那双赤红的双瞳紧紧盯住,她却依旧面带微笑,双手抓住苏临的肩膀发力,努力拉近距离。

    如果有外人在的话,一定会觉得这一幕十分滑稽可笑。

    “苏……临……我……还……有……静……消……息……”

    唐舞艰难的吐字道,这是她认为现在唯一能打动苏临的话语了。

    果不其然,苏临神情一滞,手上的力气也小了很多,同时他还感到一股无形的力量作用在自己身上,拉近了自己与唐舞的距离。

    下一瞬,苏临的瞳孔微缩,蔷薇花香涌入鼻尖,冰凉的气息从口中传入,让他整个人都仿佛泡在冬日的河流中一般,清醒了许多。

    但那吻是那么的热烈,缠绵,像是要将对方全部吞噬。

    分明应该是节后余生的温情,看起来却像是地狱中的恶鬼在互相啃食。

    良久,唇分,一丝晶莹的液体在两人嘴边断开。

    苏临从不相信小说中男主角暴走,女主角拥吻就能消除dBuff这种事,那毫无逻辑可言,何况他根本就不了解唐舞,只是名义上的恋人。

    她刚刚给我吃了什么?

    镇定类药物吗?可道理我都懂,你为什么不能用手喂?

    唐舞脸上带着红霞,手指放在朱唇上,似是还在回味。

    “喂药”这种事,当然没必要特意这样做,她只是单纯的不放过任何机会。

    “那是什么?”

    苏临冷静下来后,终于还是问出了他心中的疑惑。

    “静姐给我的,没想到真的有用。”

    唐舞解释道。

    “什么!你见过姐姐!?”

    苏临震惊道,他本以为唐舞只是在进入这所学校后,因为自己才调查过一些,结果她竟然见过姐姐本人?

    刚刚那个东西也绝对不是现实世界会存在的,应该是起源游戏的某种道具,也就是说她早就知道姐姐进入了起源游戏!

    她到底还知道多少?

    “你那样看着人家也没用哦,我也不知道更多了,和静姐那次见面也是五年前的事了。”

    唐舞说着,忽然俏皮中带着一丝娇羞道:“话说,刚刚那可是人家的初吻哦,临临你就不发表下感想?”

    苏临被问到这个,有些尴尬,他刚刚其实只是下意识的想要吞噬那股清凉感,其他的没很注意,自己的初吻就这么迷迷糊糊没了。

    “挺好。”

    最终苏临只能勉强发表一下自己的“感想”

    唐舞又要开口,可是忽然柳眉微皱,刚刚和苏临在一起时,扯开了些伤口。

    这时苏临才注意到,唐舞腹部有一道巨大的伤口,此时还在不断的往外渗血。

    “哦,这个啊,没事的,等会儿传送出去到医院应该来得及,可惜要留疤了。”

    唐舞表情极力维持淡定,似乎那伤口不是她的,但低头间看到猪头人,脸上又浮现微不可见的怒容。

    伤到这种地方,她将来若是……想到这里,她就恨不得再提起斧子剁几下猪头人。

    “其他事情,之后出去后再说吧。”

    苏临叹息了一声,勉强算是信了唐舞之前说的关于姐姐的事,只不过之后还要问一下细节,比如她为什么会认识姐姐。

    随后他大概观察了下现场,猜测猪头人可能是被唐舞给戏耍落入了圈套,最终才会被抓住机会一击毙命。

    也好在林天歌是选择了自己,如果他没猜错,林天歌应该是四个恶魔信徒中最强的那一个,属性仅比自己现在的状态略低,但那神奇的蜘蛛能力强大无比,完全足以弥补属性的劣势。

    他之前还担心蛛矛上有毒,但看来对方的能力中并不包含毒素,也可能是进化层次不够。

    而按照出场顺序,猪头人可能是恶魔信徒中全盛状态下最弱的。

    但即使如此,唐舞能够杀死猪头人,还是让他感到惊讶。

    猪头人的属性应该是完全压制唐舞的,还有着一些疑似强化身体的超能力。

    “好奇我怎么做到的?简单来说就是他太笨喽。”

    唐舞擦了擦脸上的血道,此时她面色也有些苍白。

    “脱衣服。”

    苏临淡淡道。

    “啊?”

    唐舞也出乎意料的愣了一下,随即又是一抹嫣红攀上脸颊,心想难道这种状态让苏临兴奋了?

    可是……

    苏临却无视了唐舞内心的纠结,道:“想什么呢?离下次时间重合还有大半个小时,你能撑到游戏结束吗,先包扎一下。”

    他的衣服盖在林天歌身上了,况且也沾染了很多虫液,不能用于包扎。

    相比之下,唐舞现在这身衣服还算整洁,即使仍然很不卫生,但此时也只能将就,只希望这个神奇的游戏在结束时,能帮探索者处理伤势了。

    “哦。”

    唐舞应了一声,不知道该庆幸还是失落。

    水手服滑落,露出了少女美好的身段,好在还有最后的防线遮掩。

    “临临你真是什么都会啊。”

    唐舞看着苏临专业的包扎手段,感叹道。

    “病院里无聊时学的,不说这个,再搜查一下图书馆吧,多了解一下这个游戏也好。”

    苏临起身道,这是难得的安全探索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