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真不想多管闲事 > 016 一个人练有什么意思
    夏曦月正失神间,听到脚步声在旁边响起,转头一看,见秦若素已经走到这边,从旁边经过。

    她见秦若素失落的神情,脸上犹有泪痕,心下不忍,说道,“你还好吧?”

    秦若素根本没注意到旁边还有人,闻言一惊,停下脚步转头看去,见是同学校的女生,感到很难为情,涩声道,“你都听见了?”

    “呃——我是不小心听到的。”

    “请你替我保密,好吗?”

    “放心,我绝不会跟任何人说。”

    “谢谢。”

    秦若素道谢后,就要走。

    夏曦月道,“也许,他有什么苦衷呢。”

    这句话,让秦若素的脚步一顿,似乎在叹气,过了一会,才说道,“我叫秦若素,你呢?”

    “我姓夏,夏曦月。陈牧,他是我表哥。”夏曦月适时说出了她跟陈牧的关系。

    秦若素霍地转过身来,打量着她,说道,“你们长得一点也不像。”

    “是啊,大家都这么说。”

    …………

    “这下子,她该死心了吧。”

    陈牧走出巷子,想到刚才秦若素难过的样子,心里多少有些过意不去,但是不说得绝情一点,那很可能害人害己。

    但凡她的家世普通一点,他就从了。

    他活了两辈子,还是第一次有女孩子跟他示爱。他却不得不狠心拒绝。

    秦家的背景,实在是让他望而生畏。

    不问不知道,一问吓一跳。秦若素的爷爷,当了二十年宰相,权倾朝野。

    她爹,本朝最后一位探花,当过帝师,官至大学士,前几年因病致仕,如今在家中养病。

    她是家中的独女,她爹四十岁生的她,可谓是老来得子,她在家中的待遇可想而知。

    爷爷是宰相,父亲是帝师。这样的家庭,门槛高得没边了。

    陈牧从顾铮那里知道她的家世后,就决心敬而远之了。

    前世,他曾交往过一个家在大城市的女朋友,女方家境比较殷实,家有两套房,还不算特别有钱的那种。

    他家就很普通,反正在大城市是买不起房。

    他们都到谈婚论嫁的地步了,见过家长后,接触了一段时间。感觉到她家人对他态度上无处不在的蔑视与瞧不起,他实在是受不了,就提出了分手。

    从那时起,他就知道,软饭也不是那么好吃的。特别是对他这样自尊心比较强的人来说。

    又不是离了谁就活不下去,干嘛给自己找罪受。一个人过更加自在。

    如今,他家跟秦家更是一个在地,一个在天。

    陈牧才不想自找麻烦,自寻烦恼。

    他还有伟大的理想要实现,可不想把精力浪费在这上面。

    陈牧很快就将这件事抛到脑后,到了教室,就把注意力放在了课本上。

    …………

    中午时分,广海火车站出口,两个皮肤稍黑的男人走了出来,二人手上各提着一个长条状的箱子。

    年轻一些的男子打量着四周,撇撇嘴说道,“五师兄,这里就是大晋?也没有比洋港繁华多少嘛。”

    旁边一位年长一些的男子提醒道,“十师弟,这里可不是港城,说话要小心一些。免得惹来麻烦。”

    十师弟眼中有些不以为然,却还是应道,“知道了。”

    五师兄感叹道,“大晋疆土辽阔,人口亿万,无不胜过我们南洋百倍。除非将统|一整个南疆,再花几百年繁衍人口,才有可能跟大晋相比。”

    “哼,迟早有一天,我们会将那些西洋人赶出南疆,杀光那些土人。到时,整个南疆都是我们的。”十师弟眼中闪过狠厉之色。

    这两人,来自南洋国,都是南洋剑圣的弟子。一个名叫吴子豪,排行第五。另一个叫杜伟昊,排行第十。

    吴子豪道,“走吧,别忘了我们的任务。”

    杜伟昊好奇地问道,“五师兄,你见过那踏浪剑吗?他的剑法真的能跟师尊媲美?”

    吴子豪点头道,“踏浪剑三次挑战师尊,都不分胜负。五年前那一战,我有幸目睹,获益极大。”

    “我听人说,五年前那一战,其实是师尊胜了。所以踏浪剑这些年才销声匿迹。”

    吴子豪回想起当日的情形,说道,“师尊没有胜,却可以说胜了。”

    “此话怎讲?”

    “踏浪剑跟师尊双打成平手后,本想再定个十年之约。直到见到大师兄,脸色大变,再也不提比斗之事。”

    杜伟昊刚入门不久,并不知道这件事,奇道,“这是为何?”

    “当时,大师兄已经凝练气血,踏入第四境。已然和师尊和踏浪剑同一个境界,而踏浪剑却后继无人。也许在那个时候,他才知道跟师尊真正的差距。”

    “原来是这样。不过,如今师尊突破到第五境,那踏浪剑绝无可能是他老人的对手。”

    “这正是大师兄派我们来邀请踏浪剑的用意。当年,他觉得师尊配不上剑圣之名,说了许多难听的话,更是出言挑战。如今,自然要替师尊出这口恶气。”

    杜伟昊哈哈笑道,“那个老匹夫要是知道这个消息,脸色一定很精彩。”

    吴子豪警告道,“在踏浪剑面前,切不可无礼,那毕竟是凝练了气血的强者,不是我等可以抗衡的。”

    “我省得的。对了,五师兄,那踏浪剑躲在哪?”

    “明德中学。”

    …………

    一直到下午,吴杜两人才找到地方,来到了明德中学的门口。

    此时,学校已经放学了,门口没什么学生。

    杜伟昊见学校这么大,说道,“要不要找人问一下?”

    “不必,他既然是隐居,知道他在这里的人应该不多。我们直接去后山找。”吴子豪说着,当先迈入了校门。

    两人一路到了后山。

    杜伟昊抬头看着眼前这座山,说道,“这山挺大的,去哪里找人?”

    “嘘。”

    吴子豪示意他噤声,侧着耳朵听了一会,说道,“听,有人在练剑。”

    杜伟昊听了一会,却什么也没有听出来。知道自己修为跟师兄差得远。

    “那边。”

    吴子豪认准一个方向,带着他飞跃而上。

    不一会,落在一个空地上,果然见到一个少年正在练剑。

    “飞灵剑法!”

    杜伟昊一眼认出少年所练的剑法,正是踏浪剑擅长的飞灵剑,猜到这少年应该是踏浪剑的弟子。

    这少年的修为跟他相当,同是第一境,他升起争雄之心,长笑道,“一个人练有什么意思,我来跟你打。”说着,抽出长剑,飞身刺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