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真不想多管闲事 > 012 金手指的正确打开方式
    审讯室内光线有些昏暗,除了被铐住的崔成海外,就没有其他人了。

    砰!

    厚重的铁门关上,陈牧还是第一次到这样的场所,影视作品里倒是看过不少类似的场景,带着几分好奇,几分紧张,他走到崔成海对面的一张椅子上坐下,“听说,你想见我。”

    崔成海坐直了身体,手上的铁链发出叮呤当啷的声音。

    他开口道,“我是个孤儿,小的时候,所有亲人,都被六扇门的人杀光了。若不是师父收留了我,我早已经饿死街头。”

    崔成海的声音有些低沉,在审讯室中回荡着。

    隔壁的监听室内,除了秦若素和杨捕头外,还有几名工作人员,能清晰地听到审讯室那边的谈话声。

    杨捕头示意手下的人将谈话的内容记下来。

    只听崔成海的声音继续响起,“你觉得,我应该向不共戴天的仇人提供线索,背叛对我有养育之恩的师父吗?”

    秦若素坐在监听室内,不由替陈牧捏一把汗,这个问题相当棘手。大晋向来以忠孝治天下,陈牧总不能教唆别人当一个不忠不孝之人。

    就听陈牧平静的声音响起,“你会问出这样的问题,证明你心里在动摇。”

    秦若素不由击节赞叹,这句话避重就轻,将选择权交还给崔成海。

    审讯室那边沉默了一会。

    崔成海才开口道,“我一个字都不会透露给六扇门,但是,我可以告诉你。”

    “我师父叫郑元,在西流街开了一家回春堂。我现在的身份,就是他给我安排的,整整十年时间的经营,才将家世洗白,得以进入明德学院。”

    “直到上个月,师父给我安排了一个任务,让我想办法俘获秦家大小姐的芳心。”

    “秦家大小姐向来眼高于顶,对任何男人都是不假辞色。我知道,若是正面追求,肯定没有任何希望,这才从她的贴身侍女下手……”

    陈牧在一旁听着,却有些疑惑,他口中的秦若素,怎么跟自己了解的不太一样?

    “……我师父给了我一样宝物,叫鸳鸯织梦,分为鸳鸯两张绵帕。只需将对方一缕头发放入鸯帕,置于她的枕头底下,就能通过鸳帕控制她的梦境。”

    “本来计划很顺利,那天晚上,芳儿就会将鸳鸯织梦的鸯帕放到秦大小姐的枕头底下。眼看就要大功告成,却被你坏了事,连鸯帕也丢失了。”

    “任务失败,又丢失了重宝,我被师父狠狠责罚了一顿,广海城也不能再待了,师父让我去南洋。都是因为你,我失去了一切,也失去了师父的信任,才会想着报复……”

    陈牧听得有些心惊,没想到,崔成海的背后,竟然有人指使,并不是简单的勾搭人家妹子这么简单。

    联想到秦若素的背影,这里面,恐怕蕴含着极大的阴谋。说不定就是权力斗争之类。

    就在这时,他的耳边响起了杨捕头的声音,“问他师父在教中的职位。”

    这个突然响起的声音,把他吓了一跳,极力克制住转头的冲动。他注意到崔成海没有任何反应,猜到这可能是一种传音入秘的手段。

    他问道,“你师父在教中是什么职务?”

    崔成海一怔,道,“原来你都知道了,那也没什么好隐瞒的,我师父是广海的掌经。我还有九个师兄弟,只是,我并不知道他们的身份。”

    陈牧的耳边又响起杨捕头的声音,“问他广海的会首和传头是谁。”

    他问,“你见过会首和传头吗?”

    “见过,但不知道他们的真实身份。教中自有规矩,严禁打探别人的身份。每次聚会,都是戴着面具。也只有三位首领,才知道所有人的身份吧。”

    组织这么严密,恐怕不是一般的势力。

    陈牧觉得有点牙疼,本来想着顺手帮一下妹子,免得她被渣男给骗了。谁知会惹出这样大的麻烦,先是差点被人当街砍死,现在又冒出一个隐秘的势力。

    这波真是亏大了。

    崔成海提醒道,“教中高手如云,知道你将我送进巡捕房,恐怕会报复于你,你要小心一些。”

    陈牧见他居然关心自己,感觉相当别扭。

    有没有搞错,他们是敌对状态吧?

    先是坏了他的好事,昨天又废了他一只手,将他送进了大牢。他不应该恨自己入骨吗?

    现在,不但将这么大的秘密透露给自己,还有问必答,更是提醒自己小心报复。

    偏偏崔成海的神情和语气都相当真诚,一点也不像是在说反话。

    难道他受的打击太大,脑子秀逗了?

    陈牧忍不住问道,“你不恨我吗?”

    “恨?当然不,相反,我要感谢你。”崔成海的眼中透出炽烈的光芒。

    感谢?

    陈牧还以为自己耳朵出了毛病,听错了。

    “我过去做了太多的错事,被仇恨蒙蔽了双眼,认贼作父,差点害了秦大小姐,又差点伤了你。你的那翻话,有如当头棒喝,让我认识到过去犯下的错误。”

    崔成海越说越激动,“若是没有你,我也不会幡然醒悟,决心脱离邪教。以后死了,到了九泉之下,怎么面对列祖列宗。陈牧,谢谢你。”

    说着,他站起身,对着陈牧深深躬身一礼。

    “……”

    陈牧都蒙了。

    我当时说了什么来着?怎么就当头棒喝了?

    这小子,难道是在演戏?装出一副诚心悔过的样子,来搏取同情,跳反原来的组织,以此保命?

    陈牧心中产生了这样的怀疑,不过,看着眼前诚心行礼的崔成海,又觉得他应该没有那么聪明,不然的话,昨天也不会让自己反杀了。

    “难道,是那个?”

    突然,他脑中灵光一闪,想起了那个快要遗忘的金手指,“感化光环的效果?”

    这个“感化光环”,是刚穿越时,在昏迷中听到的。他也不知道是真实还是幻觉。这么长时间了,都没有起过作用,他几乎都要遗忘了。

    直到此刻,崔成海这种极为不正常的状态,让他产生了联想。

    所谓感化,不就是用武力镇慑,再晓以大义,让别人改邪归正吗?

    陈牧越想越对,这么说来,之前感化光环没有发挥过作用,是因为没有找到正确的打开方式。

    他看着崔成海,问道,“当时,我说那翻话的时候,你有什么感觉?”

    崔成海站起身,脸上浮起虔诚的光芒,“震聋发聩,你的身上仿佛有一道光芒,洗涤我的心灵。”

    陈牧听了他的描述,觉得多半是了。

    这个感化光环,威力居然这么强大,简直就是强行给人洗脑啊。

    …………

    隔壁的监听室,几个工作人员听到审讯室那边的对话,都有些面面相觑,就连见多识广的杨捕头,神情都有些怪异。

    唯有秦若素的眼睛越来越亮,连崔成海这样出身邪教的恶徒,都被陈牧的正气所折服,决心痛改前非,洗心革面。实是有上古大儒的风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