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不灭战神 > 第五千一百二十六章 生死法则奥秘!
    很快!

    两人就来到一面封印石碑前。

    朱潇洒无比期待。

    秦飞扬一挥手,一艘船出现,他落在船上。

    朱潇洒也落在甲板上,打量着眼前这艘船,问道:“难道进入内海,这艘船是关键?”

    “不不不。”

    “纯粹是我在高空坚持不住,需要一个落脚的地方。”

    秦飞扬摆手,笑道:“进入内海的关键,是另外一样的东西。”

    “也是。”

    “你没办法在高空久待。”

    朱潇洒恍然点头,好奇的问道:“什么东西?”

    “暂时保密。”

    秦飞扬神秘一笑,道:“我现在要送你去一个地方,但你要答应我,不能随意搞破坏,也不能乱跑。”

    “行。”

    朱潇洒没有犹豫。

    只要能验证这一点,让他做什么都行。

    秦飞扬一挥手,将朱潇洒送去古堡的一个修炼室里面。

    修炼室的石门紧闭。

    凭朱潇洒的实力,自然能轻松破开古堡的石门,毕竟古堡如今只是涅槃神兵而已,所以他才提前叮嘱朱潇洒别乱来。

    “什么地方?”

    朱潇洒扫视着四周,除开一张石床,啥也没有。

    四周静悄悄一片。

    他走到石门前,轻轻地敲了下石门,试着推开。

    但石门严丝合缝,无法推开。

    他正在考虑,要不要强行破开石门?但一想到秦飞扬之前的话,他就打消掉了这个念头。

    万一秦飞扬真的能带他离开葬神海,那现在在这里搞破坏,可能就会激怒秦飞扬,到时估计就不会带他离去葬神海。

    得不偿失。

    所以,他将好奇心,压了下来。

    慢慢等待!

    外面一天,玄武界万年。

    因此。

    即便外面才过去一小会儿,玄武界也已经是几年,甚至几十年。

    突然被送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并且还是一个封闭的石室,说实话,换成任何人,心里都会有负担。

    终于。

    一股无形的力量笼罩而来。

    他身体一轻,眼前的景物,瞬间就发生变化。

    一望无际的海域。

    波涛汹涌的海面。

    昏沉的天空。

    随处可见的风暴。

    脚下,也是夹板。

    这些无一不印证着,他已经离开修炼室,此刻便身处于内海。

    “如何?”

    秦飞扬的声音在旁边响起。

    朱潇洒收回目光,转头看着秦飞扬,便见秦飞扬脸上正挂着一丝微笑。

    突然发现。

    这家伙,也蛮帅的。

    想啥呢?

    这时候,居然跑去欣赏别人的甩。

    他连忙转头,看向身后。

    封印石碑,便在身后的十几米开外。

    还能隐隐看到,远处岛上的银龙,龙蟒,万剑山八人。

    也就是说。

    他现在,确实是站在内海里。

    “这怎么回事?”

    朱潇洒怔愣的看着秦飞扬,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秦飞扬笑道:“伱别管,反正你只要知道,我能带你离开葬神海就行。”

    听闻。

    朱潇洒神色顿时不由激动起来。

    没错。

    他管这么多干什么?

    只要能离开葬神海这个鬼地方,比什么都好。

    “说吧,你有什么条件?”

    朱潇洒深呼吸一口气,平复下内心跌宕的情绪,问道。

    秦飞扬淡笑道:“朱大哥,果然是明白人,不用我说,都已经知道。”

    “必须的。”

    “这点人情世故,还是懂的。”

    朱潇洒呵呵一笑。

    世上,没有白吃的午餐,更没有平白无故的帮助。

    如果对方主动来帮你,那就一定带着某种目的。

    “我们先退出内海?”

    秦飞扬问。

    “好。”

    朱潇洒点头。

    秦飞扬一挥手,将朱潇洒送去古堡,便驾船驶离出内海。

    当朱潇洒再次出现的时候,他狐疑的看了眼内海,咕哝道:“就这么点距离,怎么还要这么久?”

    “你之前所在的地方有时间法阵。”

    “所以你在里面,会感觉特别漫长。”

    秦飞扬笑了笑。

    “原来是这样。”

    朱潇洒恍然大悟,狐疑道:“怎么没看到狼兄弟和那些永恒神兵?”

    “他们都在闭关。”

    “永恒神兵,也都在修复本体。”

    “之前,你要推开门,就能看到他们。”

    秦飞扬笑道。

    “呃!”

    “你不是让我别搞破坏嘛!”

    “所以,我根本没有出去过。”

    朱潇洒无奈。

    “没想到朱老哥,还是这么守规矩的人。”

    秦飞扬淡笑。

    “规矩肯定要守的,咋们不能做一个让别人讨厌的人,对吧!”

    从这番话就不难看出,他确实是一个懂得人情世故的人。

    很快。

    他们又返回到岛上。

    “没骗你吧!”

    银龙嘿嘿笑道。

    “什么骗不骗的?”

    “我从来就没有怀疑过秦老弟的人品。”

    朱潇洒不满的瞪了眼银龙,道:“所以,你别在这里搞事,小心我收拾你。”

    “嘿。”

    银龙呲牙。

    如果是以前,它肯定会对朱潇洒,有所畏惧。

    但现在,可不会怕这个人。

    秦飞扬切入正题,看着朱潇洒,说道:“朱老哥,我的要求也不多,只要法则奥秘。”

    “法则奥秘?”

    朱潇洒没什么意外。

    因为就从这些人,一直在外海疯狂扫荡法则奥秘的情况来看,就知道他们来葬神海的目的。

    朱潇洒一挥手,一个铁盒出现,笑道:“看看里面是什么?”

    秦飞扬接过铁盒,打开的一瞬间,神色间顿时爬起一丝喜色。

    铁盒内,漂浮着一簇巴掌大的火焰,人形形态,通体呈黑灰色,散发着一股死亡的气息。

    ——死亡法则奥秘!

    “可以吧!”

    朱潇洒取出一个酒壶,一边喝着酒,一边笑问。

    “太可以。”

    秦飞扬欣喜不已。

    又收获一道奥秘,并且还是死亡法则奥秘。

    只要融合这道奥秘,领悟出死亡法则无上奥义,那他就掌握了四大最强法则,外加生死法则,以及三道普通法则无上奥义。

    总共就是八道无上奥义。

    总而言之。

    已经领悟出生死法则无上奥义的秦飞扬,踏入永恒之剑,只是迟早的事。

    “奥秘,外海也没有多少。”

    “当初,你们离开后,别的兽王来找我,我初略算了下。”

    “被你们扫荡后,我们外海的奥秘,估计已经只剩下十几二十道。”

    朱潇洒说道。

    “意料之中。”

    秦飞扬点头,拱手道:“那就麻烦朱老哥,能剩下的奥秘,都帮我找出来,并且你可以告诉其他的兽王,只要大家肯帮忙,到时我一定把大家都带出葬神海。”

    “你这是抓住了我们这些兽王的命脉呀!”

    “让我们不得不帮你去跑腿。”

    朱潇洒摇头失笑。

    他是外海的兽王,并且是外海诞生的第一头兽王。

    因此。

    对于外海兽王的心愿,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打破封印,离开葬神海,这就是各大兽王的夙愿。

    “也不是跑腿,是相互帮忙。”

    秦飞扬笑道。

    “哈哈……”

    “行。”

    “我这就去安排。”

    “你会一直停留在这吗?”

    朱潇洒问。

    “也不一定,我可能会进入内海。”

    “不过到时候,朱大哥可以带领大家,来这里等我。”

    秦飞扬道。

    “行。”

    朱潇洒点头,拱手道:“那我就先行告辞。”

    “不送。”

    秦飞扬拱手一笑。

    等朱潇洒离开后,叶小灵皱眉道:“每一道奥秘,都有一股力量保护,这些兽王能打破这层力量,得到奥秘吗?”

    “单凭一两个兽王,肯定不行。”

    “但大量的兽王加在一起呢?”

    “以前是因为,没有共同的利益,所以各大兽王,各自为战,甚至彼此为敌。”

    “但现在不一样。”

    “为了离开葬神海,它们一定会齐心合力,聚集在一起,帮我们寻找奥秘。”

    秦飞扬呵呵一笑。

    “不是帮我们,是帮你。”

    “本来是我们来葬神海,寻找生死法则奥秘的,可结果反倒是你,捡了这么多大便宜。”

    “而我们,到现在为止,什么都没有捞到。”

    叶小灵抱怨。

    “那是因为你们不需要别的奥秘。”

    “不然,我肯定分你们一份。”

    “至于生死法则奥秘,你们也都亲眼所见,没有信仰之力,连进入黑色漩涡都做不到。”

    “甚至就连四大永恒神兵都进不去,我能怎么办?”

    “想帮你们,我也没辙呀!”

    秦飞扬摇头笑了笑。

    “你就得瑟吧!”

    叶小灵冷哼。

    万剑山七人相视,也是不由得满脸苦笑,随后纷纷抬头看向内海,也不知道内海有没有生死法则奥秘?

    他们可不想冒着这么大风险,进入葬神海,并且好不容易来到内海,最后却白跑这一趟。

    “外海都有,内海肯定也有。”

    “甚至可能,不止一道。”

    “等消息吧!”

    “或许很快,内海的兽王就会来找我们。”

    秦飞扬一挥手,布下一个时间法阵,便盘坐在地,开始融合死亡法则奥秘,领悟无上奥义。

    开启涅槃境的潜力之门后,他现在的潜力和悟性,确实又提升了一大截。

    并且。

    随着生死法则的无上奥义领悟而出,对于法则奥义的见解,也远超以往。

    换而言之。

    现在,不管领悟什么法则奥义,他都感觉比以前简单。

    这也是一种心态的表现。

    连最最最、最困难的生死法则无上奥义,他都已经领悟出来,何况是比生死法则更容易的其他法则?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