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混沌天帝诀 > 第3662章 出发!
    “前辈的意思是,您会亲自带我们去一趟?”

    雨师薇顿时大喜过望。

    “算是这么个意思吧。”

    紫云长老点头笑道。

    “多谢前辈!”

    雨师薇惊喜不已,能够有紫云长老亲自引路,此行肯定会有所收获的。

    “诶,别一口一个前辈前辈的了,把我都叫老了。可以叫我云姐。”

    紫云长老挑眉一笑,那神态,不像是个女子,反倒更像是轻浮的男人。

    “可是您和师尊平辈。”

    “辈分这种事,有什么可计较的。”

    紫云长老一摆手,“我最讨厌的就是辈分辈分的,你不叫,我可就不去了!”

    “额,云姐……”

    雨师薇无奈,只好叫了一声。

    “这才对嘛,哈哈哈,还是小薇薇乖!”

    紫云长老哈哈大笑起来,轻轻捏了捏雨师薇的小脸蛋,这事儿,也算是终于定下了。

    ……

    另一边,且说那曹无邪被陈渊墨暴打了一顿之后,就被丢出了炼丹师工会。

    岂料这家伙回到巡天火族的别苑之后,又被收到风声的父亲曹翰给暴打了一顿,还被直接关了禁闭,不允许他再出去丢人现眼。

    原本七绝仙榜结束,他们也应该各自返回了。

    谁知又节外生枝,出了屠龙这档子事。

    因此,七大势力的领队们,也都选择了留在雷霄圣城,一直等屠龙行动结束之后,再和参加行动的天才子弟,一同返回。

    谁都知道,此行凶险,最终谁能回来,谁不能回来,现在谁也说不好。

    曹无邪最怕的就是自己的父亲和兄长曹焱,只能唯唯诺诺的点头,心中却依旧十分不服。

    “可恶的凌峰,小爷定会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你给我等着,我是绝不会放过你的!”

    ……

    凌峰哪里知道,曹无邪对他的恨意竟然强烈至此。

    不过他也并不会在意,现在的曹无邪对他来说,已经没有任何威胁可言。

    而当他从炼丹师工会返回到天执所在的别苑时,那位卓君杰卓统领,却已经是等候多时了。

    “凌兄弟,你怎么才回来啊!”

    卓君杰一脸急切,看到凌峰的身影一出现,里面就化作闪电一般,直接电掣而出。

    “呵呵……”

    凌峰淡淡笑了笑,随口道:“去了一趟炼丹师工会,所以耽搁了一点时间。卓师兄等了很久了么?”

    “也不算久吧。”

    卓君杰咧嘴一笑,他现在的任务,是“满足”凌峰的一切要求。

    这可是燚霆仙帝第一次直接任命给他的任务,他当然不能半点怠慢。八壹中文網

    “凌兄弟,你还是把需要的药材列个清单给我,我好先去蕴丹阁那边催催,有什么珍稀的灵花灵草,也好提前准备。”

    卓君杰一脸认真道。

    凌峰摇头笑笑,这卓君杰倒是个急性子。

    他随手从纳灵戒掏出一张清单,这东西在炼丹师工会的时候,就已经准备好了。

    而且吧,还顺便夹带了一点点私活。

    他去炼丹师工会的库藏之中,见识到了不少奇花异草,也不购买,只是随手记录下来。

    五折优惠,怎么比得上免费的呢?

    占巡天雷族的便宜,凌峰可不会有半点的良心不安。

    “这么多?”

    卓君杰看着那两张密密麻麻的清单,眼睛瞪得滚圆。

    “有什么问题么?”

    凌峰抬手摸了摸鼻梁,多少有些心虚。

    “那倒是没有。”

    卓君杰摇了摇头,“总之你要什么药材写下来就是了!就这些了吧?”

    “暂时就这些。”

    凌峰耸了耸肩,“每一样先来五十份吧!”

    “好咧!”

    卓君杰点头一笑,“那凌兄弟,过两天我再来找你!”

    “不急。”

    凌峰连忙拦住了卓君杰,“我还有事情要出一趟远门,可能要花费一些时日,所以,还是等我回来找你吧!”

    “啊?你要出远门?”

    卓君杰一愣,“去哪儿?要不然我陪你一起?”

    “那就不必了,还是巡天雷域的地界,只是去……”

    凌峰淡淡一笑,信口开河道:“见个老朋友。”

    “这样啊。”卓君杰点了点头,“好吧,那我准备好药材等你回来。”

    说着,又把一面金牌丢给凌峰,“这是我们神都宣威营的令牌,你到时候直接去宣威府找我就是了。”

    “我记下了!”

    凌峰将那面金牌收好,他之所以故意告诉卓君杰自己要离开一趟,其实也是想要试探试探卓君杰。

    如今看来,他倒并不是燚霆仙帝派来监视自己的。

    或许,自己确实是多心了吧。

    ……

    “什么?你要离开一趟?”

    接引仙尊听到凌峰居然在这个节骨眼,还要离开,单独行动,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是。”

    凌峰点了点头,面对接引仙尊,倒是没什么好隐瞒的。

    他直接说出了自己在七绝塔内得知了关于那神秘塔林的事情,想要趁着这次机会,去碰碰运气。

    “原来如此。”

    接引仙尊这才稍稍点了点头,“既然是去寻找机缘,本座的确不该阻拦你……”

    犹豫片刻,接引仙尊看了看坐在一旁自顾自喝茶的司辰。

    有这个女人时刻守在凌峰身边的话,应该是没什么危险的吧。

    “好吧。”

    接引仙尊沉吟片刻,终于还是答应下来,“你这臭小子,探寻机缘归探寻机缘,不过也不要忘了帝尊交代的事情,你知道,要是那位帝尊大人追究起来,老夫我也保不住你。”

    “明白。”

    凌峰点头笑笑。

    燚霆仙帝又是赠出九霄玄黄鼎,又是让自己在巡天雷族的库藏之中,随意挑选灵花灵草,与其说是诚意十足,其实更是无形之中,给了凌峰一种压力。

    能够完成任务,当然皆大欢喜。

    但要是完不成的话,只怕那位帝尊翻起脸来,也会十分果断。

    “弟子这次来回应该不会超过一个月,炼丹的时间,还绰绰有余。”

    说着,凌峰又回头看了一眼司辰,微笑着道:“这一路,恐怕又要有劳辰姐了!”

    “哼!”

    司辰没好气的瞪了凌峰一眼,不过却并没有多说什么。

    这家伙拿自己当“枪”使,也不是第一次了。

    而司辰这些年来,居然还开始有些习惯了。

    我堂堂四奇级别的高手,居然会习惯这种事!

    这个可恶的臭小子!

    “那个,还有一件事。”

    凌峰干咳几声,有些扭捏地看向接引仙尊。

    “你这臭小子,也会有不好意思的时候?”

    接引仙尊白了凌峰一眼,“有话就说吧!”

    “就是希望仙尊您可以替我保密,最好就不要告诉萧师姐,呵呵……”

    凌峰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后脑勺,他倒不是嫌萧纤绫烦,只是他想要速去速回。

    带上萧纤绫,多少有点……

    说直白点,现在萧纤绫的实力,的确是相对弱了些,容易拖后腿。

    一旦遇到危险,自己还要分心照顾她。

    “我不是说萧师姐不好,呵呵……”

    凌峰干笑着解释,却见接引仙尊抬了抬手,哭笑不得道:“这丫头的性子,老夫可是清楚得很。你要是偷溜了,那她烦的可就是我这把老骨头了,所以,你也多替老夫我着想,还是带上她吧!”

    “这个……”

    凌峰一阵无奈,这老头子怎么这样啊?

    “怎么说,你现在是我记名弟子,老夫就是你半个师尊,老夫的话,你必须得听。”

    接引仙尊眯起眼睛笑了笑,“你是年轻人嘛,总是比我这个老头子有精力的!”

    “好吧……”

    凌峰一阵无奈,只能苦着脸点头应了下来。

    ……

    次日一早,凌峰便带着司辰以及萧纤绫二女,踏上了前往极北之地的征程。

    “臭小子,听爷爷说,你这次出去历练,还专门去找爷爷,说要和本小姐一起行动?”

    萧纤绫和凌峰并肩而行,脸上满是得意之色,“怎么样,你也发现了吧,你这臭小子之所以运气好,那都是多亏了本大小姐!”

    “接引前辈是这么跟你说的?”

    凌峰一阵错愕,嘴角微微抽搐了几下。

    “怎么了?”萧纤绫狐疑的看了凌峰一眼。

    “没。”

    凌峰心中暗自苦笑,挤出一丝笑容道:“师姐说的有道理,一直以来确实是多亏了师姐了!这次既然是去寻找机缘的,没有师姐,怎么行呢?”

    “哼,算你有点良心!”

    萧纤绫挑眉一笑,被凌峰吹捧几句,感觉脚底下都有些轻飘飘的了。

    不一会儿,二人来到城北的传送法阵。

    从雷霄圣城直接用飞行法器飞到极北之地,起码也得十天半个月。

    消耗巨大也就算了,还浪费时间。

    凌峰早就已经做好了全局的调查。

    可以直接利用传送阵,传送到极北之地最大的天枢王城。

    再从天枢王城出发,距离那塔林所在的地点,也就十分接近了。

    就在此时,凌峰忽然发现前方不远处,传来一阵熟悉清脆的铃声。

    “叮铃铃……”

    凌峰目光一凝,朝着铃声的方向看去,果然是雨师薇!

    和第一次在万剑山庄外遇到的时候一样,同样是轻纱遮面,怀抱古琴,赤足而行。

    手腕上的铃铛,走到哪儿,响到哪儿,让人浮躁不安的心,似乎也能获得片刻的安宁。

    “居然又遇到了。”

    凌峰眯起眸子,却见雨师薇的身旁,除了那位风菱师姐之外,还有另外一名银发女子。

    那女子身材十分的高挑,而且,异常的夸张火辣。

    萧纤绫在解除了伪装之后,身材已经算是十分的傲人了。

    但是那个银发女子,比起萧纤绫,居然还要夸张不少。

    简直就是……

    大大大大大大大!

    “哼!”

    萧纤绫似乎注意到了凌峰的异常,不由轻哼一声,“嘁,臭男人!”

    说着,还故意挺了挺胸,颇有些要一争高下的意思。

    “咳咳——”

    凌峰干咳一声,面色一肃道:“你想哪去了,我只是奇怪,她们这是要去哪里?”

    “沈兄!”

    “嗯!”

    沈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

    对此。

    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淡漠。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沈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沈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

    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沈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