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斗罗:崩坏降临 > 第八十八章 我没有世界的色彩,但有你的颜色【求月票求推荐】
    入夜。

    “雪儿姐姐在做什么呢?”

    应晴汐坐在窗台前的桌子边,手肘立在桌面上,手掌撑着右脸腮帮,望着月亮低声的呢喃。

    这间宿舍的一切布局都是她最熟悉的那个环境,彼时她便喜欢这样撑着脸庞想事情。

    就是有时候撑久了胳膊会麻,此时身为魂师,倒不会有这样的感觉了。

    实验已经安排下去,只等结果出来,就可以立刻安排母亲吴青青的修行大计,就算最后结果差强人意,她现在也安排了其他的适用于普通人的药草可以给吴青青补补身体,总之如果结果可以那自然是最好的,就算不可以那也只是少了锦上添花的花。

    同一时刻,千仞雪站在院子中,仰头看着天上的圆月。

    “竟然是圆月……不知道汐汐此时在做什么呢?”

    过不了多久,应晴汐就要再回来了,想到应晴汐那充满甜意的微笑,千仞雪也不由得翘起嘴角。

    初见面的带着些陌生的微笑,再见面之后的莫名合拍的微笑,熟识之后的发自内心的微笑。

    两个人在一步一步间,节奏极快,却又恰好的敞开心门,相拥纠缠。

    千仞雪回想起当应晴汐第一次朝着她释放出完全不设防的笑容,眼眸中都是化不开的甜蜜。

    这下子完了,为了能再看到这个笑容,我肯定会做出很多明知道不该做的事情吧。

    望着天上的明月,千仞雪默默地想着。

    她知道应晴汐要回去和比比东了结那个大师的事情,事到如今,千仞雪也不奢望比比东能够接纳自己,毕竟自己的诞生是一个错误的结果。

    可是应晴汐不一样,她是真心待武魂殿、真心对待所有对她好的人,千仞雪可以容受比比东的恶意,可以忍受比比东无尽的厌恶,甚至可以让比比东伤害自己来获取报复的快感。

    但她绝不会容许比比东因为大师这一个沽名钓誉的人而伤害应晴汐。

    这也是为什么她脱不开身时,应晴汐要先给她分配除了水仙玉肌骨以外的其他仙品,而千仞雪婉拒了的原因。

    看在仙品的份上,希望比比东不会太过针对应晴汐。

    一时之间,千仞雪甚至生出放弃谋夺天斗帝国的想法。

    一夜无话,两个各有心事的人分别飞出了牢笼,同时忘却了过往,迈向只属于双方的明天。

    ……

    天斗城,太子府。

    “这些是所有的仙品,作用各不相同,以雪儿姐姐的天赋,吸收两株仙品,应当是可以的。”

    事实上,可供千仞雪选择的仙品并不多了。

    “这是八瓣仙兰,药性最柔和醇厚,可以固本培元祛除杂质,吸收之后应当可以提升雪儿姐姐的修炼速度,也算是能稍微弥补一下耗费大量时间到天斗帝国的国事上造成的损失。”

    “这株是绮罗郁金香,服用之后能吸收天地精华日月光辉,虽然它最适配的是宝物类武魂,但它的特性也算是能与雪儿姐姐搭配,吸收了也不亏。”

    “……”

    千仞雪指向最后一株仙品,看上去很普通的白色花朵,其上却有几片鲜红,如血一般,底下连接着一块大石,正是相思断肠红。

    “这就是那个你用来测试母亲的相思断肠红?”千仞雪问道。

    应晴汐点了点头。

    “上次听你说此花还有一个故事,我没来得及听,汐汐不介意讲一遍吧?”

    应晴汐便将自唐三记忆中得来的那个故事向千仞雪再讲了一遍。

    “这朵花需要心里想着心爱情人,不可三心二意,是吧?”

    “是。”应晴汐怔了怔,竟然从千仞雪的眼中看到了炙热。

    “我可以试试吗?”千仞雪轻启朱唇,目光却并没有看向相思断肠红,而是直视着应晴汐。

    “当……当然可以。”应晴汐感到脸有些发烧,说话都有些糯了。

    千仞雪怎么会这么直球?

    应晴汐感到浑身上下都在发烫,如果是在动漫漫画里,她觉得自己此时一定是像《干物妹小埋》中的海老名菜菜一样,化身蒸汽姬了。

    千仞雪捧起乌绝石,目光在低着头的应晴汐和相思断肠红之间来回流转。

    她此刻心里也很是激荡,也在问自己怎么会这么直接。

    千仞雪并没有用魂力催动气血,而是直接一掌拍向心口,吐出一口最为纯粹的心血。

    赤红色的心血洒落在相思断肠红的花瓣上,就像比比东当初一样,花瓣摇晃的极为剧烈,似乎就要从乌绝石上落下来一样。

    出生,父亲的慈祥,母亲的厌恶,孤身来到天斗帝国……

    短短的时间里,千仞雪不仅没有一心一意的想着什么,反而如走马观花一样略过了自己的目前为止的光阴。

    奇异的是,相思断肠红竟然没有认主失败,还在持续晃动着。

    与应晴汐的见面,对应晴汐的了解,逐渐拥有的默契,心照不宣的关心……

    这是喜欢吗?这是爱吗?亦或者是别的什么……

    没有勇气选择未来的时候,她的身边空无一人。

    没有勇气选择未来的时候,她的身边有一只手,悄悄地握住了她的手。

    前方是什么,谁也不会知道。

    要走过多远的距离,谁也不会知道。

    时光的尽头,谁也不会知道。

    在这个世界上,一个人,要走过多远的距离,才能在时光的尽头,追回最初的自己。

    她最初是什么样的呢?

    那是一段开心、幸福的时光。

    现在,只要自己的身边还有汐汐,只要未来还有汐汐,她就是开心的,就是幸福的。

    她的人生不会寂寞如雪,也不会一片漆黑。

    时间,不会缺少了谁就不再流动;世界,不会缺少了谁就丢失色彩。

    但她不同,没有了汐汐,时间就不会再流动,世界就不会再有色彩。

    “汐汐,我不懂。”

    嗯?

    应晴汐抬起头来,千仞雪并没有关注相思断肠红,而是一直在注视着应晴汐,此时应晴汐抬起头来,正恰好看到了千仞雪眸中的倒影,热烈的情意。

    相思断肠红似乎早就停止了晃动,看上去是认主失败了。

    “我不懂。”千仞雪又重复了一遍,“我不懂爱是什么样子,也想象不到喜欢是什么样子。”

    “我只知道,在我心里,比起这个世界,你更重要。”

    一朵白色的花朵,带着触目的血红色,悄无声息的落在两人之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