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贫道应个劫 > 一六一章 知见之障
    燃灯听罢之后,也并无其它反应淡淡道:“这些都是小事,贫道自有安排”

    教主安排的事都是小事么?还是说办不办这事儿燃灯自有安排?

    燃灯没有正面回答,好似什么都说了,又好像什么都没说刘有些摸不准,不过既然这样,那就没必要捉摸了“老爷既然这么说,那弟子再无异议!”刘手应道芦落中诸人都有些意外的看向刘,想到他肯定会答应,没想到会答应的这么轻实际上刘已经准备好提桶跑路了,反正又没明说给自家神位燃灯说什么“自有安排”,鬼才相信他自家一直被他安排,现在好了,安排上十绝阵了入阵身死,刘在下山前就有所料,只是有些可惜,这一世当无法成道了现在才发现连神位都不给安排,刘要求也不高,正神真圣他不望了给个马温之流、不入品的小神也行见他再无异议,燃灯沉片刻,摆手道:那就这么定了,诸位道方。先各夫修养精神,三日后观战”

    指南教众仙轰然应,随即各在芦蓬中寻团全十二仙有弟子的,教授徒弟,没弟子的如黄反正干的都有,就是没人管刘杨、黄天化等都被师父叫走了,刘觉引姜尚要处理军机公务,教三代众人也都在产所以相府里就刘,武吉、龙须虎三个,相上随意找个由头,打发走龙须虎二人后,刘之所以回城中,就是远离众仙,现在教仙“事不宜迟,入夜后就走,先去找三老爷!”

    眼看着夕阳西下,时间仿佛变得极为缓慢一般叛离师门这种事,刘第一次干,难免有些紧张不对!

    自己又没做什么对不起教的事,或盗取教法宝道术走了,怎么能叫“叛离除了三教人人都会的五行术,也就学了“天”,奇门甲是师父自创的还有一门根本法玉虚练气术,其它法术,白骨都是自己寻摸来的所以就算去西方教拜入佛爷爷门下,那也最多只能算“跳槽”

    “师兄……你……能起身了?”武吉忽而出现在门口刘正在院儿里来回渡,武吉来时的脚步声,他老早就知道了武吉有些惊的打量着刘,师兄受了这么重的伤,竟然这么快就能下地了刘首道:“我是右肩着伤,又不是腿受伤,怎么不能下地?”

    实际上刘的伤,换在凡人身上,那可就是没命了,可不是看着那么轻巧筋折骨断,五脏移位,要不是五脏受损,刘不至于当场吐血好在多亏了道德真君将一粒灵丹化开,连服带擦,内外齐治,所以才能恢复这么也就是早上受伤,擦了灵药,当场就好了大半要不是五脏受损,不能颠,刘都不至于在门板上躺大半天“武师弟,有事?”刘转身问道“是有,我和龙须虎刚出去,就碰见黄龙真人了……”

    刘摆手打断道:“你碰上黄龙直人,跟我们有关系?”

    十二仙首有徒弟的,都在城外教徒弟没徒弟的,要么静坐芦蓬,要么去三山五闲黄龙真人显然就是闲的那类,简称“街溜子”

    “不是,是跟我们没关系,但跟师兄你有关系!”武吉摇头晃脑的说道正准备卖个关子,不过师兄那厉的眼神,武吉吓得一缩脑袋赶紧又道:“黄龙真人说:你师兄能下地不能?你去看看,要是能下地,就让你师兄去见燃灯老爷!”

    “没了?”

    “没了!”武吉肯定的点头道“说没说为见我?”

    武吉摇头道:“这倒没有,就是有事,也不会告诉我们”

    刘笑道:“好,去忙吧,我稍后就去”

    待武吉走了,刘脸上笑容一,负手沉难道这个事情另有转机?

    “(燃灯)这行事真让人捉摸不透,要不要去呢?”刘心下犹疑不定看着天色,夕阳依旧还挂在天边,刘咬咬牙,转身出府门,往城外芦蓬而去权衡利弊之后,刘觉得还是应该去一下,看看这事儿还有无转机最主要燃灯的道行极高,既然知道自己能下地,还要见自己,很有可能知道自己要溜既然如此,不如去坦荡说明白,又或者满口答应,先麻教一下,然后再从容而退去之前,刘就已经做好当场削去一身法力,破门而出,发誓不修玉虚法的准备不多时,就出了城,径到芦蓬之前刘深吸口气,朝里道:“弟子刘,奉符命来见燃灯老爷…”

    芦蓬里静无声,过了三五息,才听燃灯的声音传来:“进来说话!”

    刘掀开草帘,方进芦蓬,就见燃灯目坐上首四下几排团空荡荡,十二仙和哪等都不见踪影,只有自己和燃灯两人“弟子拜见老爷,老爷圣寿…”刘作一礼燃灯睁开眼,打量刘许久,淡淡道:“玉道友,现在作何想法?”

    作何想法?我现在想砍你两剑,然后拔腿跑去西方教你信不?

    心里面这么想,面上却一脸恭谨道:“弟子本世间愚之人,深受教师恩,愿为玉虚效死,甚感无上荣幸!”

    燃灯闻言,须长笑似乎对刘如此恭顺,为满意,首道:“既如此,就坐下说话!”

    刘也不客套,大大扯个团往当中一坐“玉,你是想去西方教当佛爷爷(佛祖),还是想去东海当截教仙?”

    不过刚坐下,燃灯第一句话差点把刘吓个果然,自己心里的小九九,跟本瞒不过这些老不死的刘一间脸色白,不过转间,又平复下来如果说当初,对于拜入教刘趋之若,入门后又谨小慎微生怕被革除师门但那一切都是建立在姜尚答应给自己大小封个神位的承的情况下现在不仅想让自己阵,还连个神位都不给连恩师姜尚现在都避自己远远的,一问及神位就左右言顾其它这种情况下,就算被看破又如何?

    要这教身份,还有个手用啊“西方教也好,截教也罢,皆非弟子所愿,乃时势所逼也!”

    事到如今,既然话也说开了,刘也不用顾及了“莫非我教有负于你?”燃灯问道刘垂首道:“弟子在金室山有玉仙株,三百岁一结果,食一粒,延寿百十年,赠予师门”

    “还有自悟小术《内景身神》能练筋骨脏,八万六千毫毛神,也留予师门”

    刘一生无愧与人,唯三有愧者,愧对姜尚入道之恩愧对大圣生遗骨之恩愧对道德真君指点、照之恩若无姜尚,没有现在刘的一切,所以不管姜尚怎么对自己,都是刘恩师生氏上古神魔,魔祖尤之兄弟,战天斗地,天庭封为大圣,何等高傲自己取他遗骨,却临阵逃避,没有应当初绝不辱遗骨之言,算是有愧道德真君数次点拨自己于危难,当初一粒神,又因自己而破杀戒吊然不管直君对白己有其谋划,白己破门而出,都算愧对他期望但就算破门而出,刘也唯独没有愧对师门,愧对教玉虚宫忍让同门,礼敬师长,著《神仙业位图》业业,不曾遗漏半点玉仙株常龙的,是刘一脉的宝物,以之还予教自己的成道草创之法《黄庭道术》,送予教燃灯听罢默然,眼神飘忽,心下不知作何感想“不知这些够不够教师恩?”刘在下首淡淡道见燃灯默然看着自己,刘又道:“若还不够,贫道散去三百年玉虚功行、废去五行道术、奇门甲燃灯哑然失笑道:“哈哈……若是如此,你无我玉虚法力,只怕去不了岛屿,到不得西土…”

    刘也但笑不语,虽然没有法力五行术但还有神金刚、赤索护身,不需法力,黄斑虎代步,日行数百里、不需腾云这些、应该足够护持自己赶到西方了见刘笑而不语,燃灯貌似规劝道:“而且西方教法,混乱不一,也不是好求的对于西方教法目前情形,刘也有所耳闻现在互不统一属,有数百大小教门,修行法脉简直乱七八糟、不堪入目什么合欢法、灌顶法、金身法、律法门、戒法门……

    光教主就有数十位,只是尊接引为大教主,类似于盟主而接引门下大多还在重视苦行,通过折磨肉身,以求出精神的法门总之就是各种折磨自己,越痛苦,越变态,才算根性上乘可能在中原道门根性好,去了西方,吃不得苦,不够变态,对自己不够狠那就是废物,根性极差,看都没人看你一眼反之,在中原三教、甚至连三十六洞旁门都看不上的人只要对自己够狠,那就是西方各位教主抢着收的弟子“我自有法,何须向他人求?”刘不答反问道在刘看来,西方越是混乱,接引越需要人才至于对自己狠,刘一直对自己挺狠的自己有法,何须苦求?只要刘愿意,随时可以把黄庭变成《大觉大乘仙术》把符风格一改,照样能借法摄法,黄庭之道,刘已得根本只要接引给个练气法门就行了,身为西方唯一大觉教主,天庭上尊号混元一气太乙上方无极大觉金仙当不至干找不出一本类似道门风格的练气法门芦蓬中沉默无语,时间仿佛凝固,刘一直转头看外面天色打算入夜后就走燃灯看着一脸决绝的刘,沉默许久之后,叹道:“点你入阵,是因为贫道根本没想过要让你阵”

    刘猛然抬头道:“十绝阵十死无生,风吼阵百死无生,这怎么说?”

    “你要破门而出,贫道不拦你,我教也不会要你的道术灵根”燃灯却收神8转过话题道:“你要去西方,贫道还能给你修书一封,保举你不用苦行,就能拜入接引老爷门下”

    刘心下暗骂,这老家伙,都这时候了还搞什么以退为进,我就不给你这个台阶当即大喜道:“真的?太好了,我对接引老爷仰慕久,那就拜托燃灯老爷了!

    燃灯闻言脸一黑,他确实跟西方搭上线了,这事教主也默许但一封书信,就让接引收个徒弟,他还没这么大面子燃灯心下暗恼,刘这太不懂人情世故,老爷我就是客套一下而已你真让我写,接引老爷看了估计随手扔了,不!估计人家根本看都不会看当然,燃灯也不会当真,毕竟活了几千年的人物,哪里看不出刘是故意作弄不过燃灯脸皮早已修炼到一定程度了,虽然被刘撤了台阶了一口,除了脸黑了一,间又古井无波看着燃灯一脸淡然模样,刘反而有些摸不准了这老鬼不会真的修书一封,直接把自己送入西方教吧?

    好是好,但自己最想去的还是截教啊!虽然目前跟截教有仇去西方是最后的打算芦蓬之中,又是一片沉,燃灯和刘大眼小眼“咳咳……”眼看已经入夜,燃灯才轻咳一声已经入夜了,刘已经左顾右盼,在沉默下去,估计刘就要溜了“好!那你想如何?”燃灯问道刘也不想再装了,直接道:“不去风吼阵行不行?”

    “不行!”燃灯果断道话音刚落,刘已经起身,就要辞别,燃灯又道:“朝令夕改当然不行,但贫道早有安排,保你无,还能有大功!

    刘闻言,立马恭谨一礼,回身坐下见他这般模样,弄得燃灯哭笑不得燃灯确实早有安排,没想让刘死在这里目前正神之位太过紧缺,只有一些不入流的小神,或虚号而已就算刘乐意当个小神就满足了,教也不会愿意开玩笑,教门人上榜以后给人端茶倒水,还不得长生,这怎么行?

    所以燃灯暗中与十二上仙商多次,除了黄龙、灵宝等没有弟子的没有意见外其余众仙皆不愿意给刘安排所以这事儿就得往后拖,拖到截教、天庭、西昆和教妥协,刘才能有神位说起来这事儿着实是个变数,三教共商封神榜是许多年前的事儿了那会许多寿尽的仙圣、神魔还没转劫,三百六十五尊真圣之位已经基本商议完毕结果近几年刘才入场,又没有背景和前世关系,就是个突然入局的家伙自然只能高层再次协商,才能看看挤不挤的出神位但刘一直被迫害妄想症,着实让燃灯哭笑不得更无语的是,明明之前刘就没见过自己,却莫名感觉自己不是好人,老想着害至于刘到时愿不愿意上榜,那可由不得他什么内景道术、身神之法,皆旁门小术而已,要想成仙,就得老老实实按前辈的路子走,才是道门正宗真仙不过是小辈年幼无知,自以为得法,就狂妄自大而已,真仙岂是这么简单许多年之后,自会体会师长良苦用心

    “沈兄!”

    “嗯!”

    沈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

    对此。

    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淡漠。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沈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沈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

    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沈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