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星际美食小甜妻 > 第439章 抢手的飞船
    “你这是什么表情?”亓珩也笑瞥着路唯。

    “你说呢?”路唯当然不指望亓珩会跟自己说他要做什么,纯粹是为了好玩试探一下。

    “你觉得我是有事要做,故意不想告诉你?”亓珩笑睨着路唯。

    路唯调皮地眨眨眼,并不说话,可是言外之意已经不言而喻了。

    亓珩轻摇摇头,“你这么聪明,应该也知道,我不告诉你也是为了你好,”

    “你自己记得就好,我也不是故意要知道你在做什么,我是担心你会忘记,”路唯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哦,我明白,这件事也不算是特别的事,我应该也不会忘记的,你放心吧,”亓珩说完便站起身,离开了卧室。

    亓珩先去了控制室打通讯给尉迟沉,“怎么样?决定了吗?”

    “决定了,我接这单生意,但是你之前答应我的东西可是不能少,我看中你的飞船很久了,”尉迟沉望着亓珩的眼眸里闪出一丝得意。

    亓珩露出一抹淡淡的笑,“你的任务成功了再来跟我要飞船吧,”

    “这个不行,你得在雇佣单上写好,让猎网上的人都看到,不然我可是不会接这个风险这么大的任务的,”尉迟沉却根本不松口,“我还要拿着你的这个雇佣单去找合伙人呢,没有一点吸引力怎么行?”

    亓珩瞬间了然了尉迟沉的目的了,有些无语地瞥着尉迟沉,“你当我这个飞船很吃香,很值钱的吗?我看你别打错算盘了,”

    “怎么会呢,你当我这半天都在做什么?”尉迟沉咧嘴得意地笑着,“我联系了几个同行,他们听到完成任务可以得到你亓猎的飞船,那都是眼睛直接发绿了哦,”

    “我倒是没有想到我的飞船还这么抢手呢,早知道我就多买几艘飞船放着,现在可以用来作为雇佣的奖金,”亓珩反倒是觉得有些无奈又好笑,自己的飞船竟然也能成为被抢的热点。

    “你星际第一猎人的飞船,谁不眼红?”尉迟沉扬了扬眉。

    “行吧,我一会儿就下雇佣单,”亓珩收敛起笑脸,神情变得异常严肃,“我提醒你,不管你招多少人帮你,最好都是嘴巴牢靠的,不然你们自己小命不保都还是小事,要是影响了军部的整体计划就是大事了,明白了吗?”

    “这个我明白的,”尉迟沉也很郑重地点点头,“我也不想参与到军部的事情里面去,我只想要完成任务赚钱而已,”

    “那就最好,”亓珩也听懂了尉迟沉的言外之意,“如果有任何消息泄露,你自己担责任,听懂了吗?”

    “明白了,”尉迟沉也沉声回应。

    “几天可以给我消息?”亓珩想知道尉迟沉需要几天来完成任务。

    尉迟沉权衡了任务的难度后给出了一个时间,“一般我完成任务的时间是三天,但是因为这次的任务是冷言,有些难度的,我觉得给我一个星期应该是可以的,”

    “好,一个星期后,我需要在新闻上看到冷言被刺杀的确切消息,不然你是拿不到我的奖金和飞船的,”亓珩提醒尉迟沉,他想要作假糊弄自己也是不行的。

    “这是自然,我从来不会作假,能做就能做,不能做就是不能做,我做暗杀猎人也不是用一天两天了,”尉迟沉自然是明白亓珩的意思的。

    “那就最好,我等你的消息,”亓珩说完便切断了视频。

    亓珩很快就在猎网上下了雇佣单,将奖金的金额提到了一般雇佣单的三倍,最后还加上了他自己的那艘飞船。

    联系完尉迟沉,亓珩离开控制室回到厨房给路唯准备午餐,想着要不要把这件事说出来。

    不过亓珩又有些犹豫,因为一旦要把飞船的事说出来,就一定要把刺杀冷言的事也说出来,不知道路唯会不会因为跟冷言的关系而反对。

    但亓珩转念又想到路唯之前跟自己说的话,觉得自己不应该再去怀疑路唯,这样只会让路唯寒心。亓珩琢磨自己要是真的告诉路唯这件事,路唯到底会有什么样的反应,会担忧还是会反对。

    “你这是在想什么啊?”路唯见亓珩端着午饭走进来,眼神却是没有焦距的,显然是在想什么事。

    “什么?”亓珩因为一直都在想刺杀冷言的事,没有听到路唯在说什么。

    “我说,你这样边走路边想事情是很危险的,”路唯指着亓珩手里的一大盘饭菜。

    “不会,我的身体协调能力是很好的,”亓珩笑眯眯地将饭菜放到了路唯的面前。

    “我不是说你,是说我自己,”路唯白了一眼亓珩,“你要是一个身体没有协调好,饭菜都要洒到我身上了啊,”

    “这个也是绝对不会发生的,”亓珩龇牙笑了起来,“我就是洒在我自己身上,也绝对不会把饭菜洒到你身上的,”

    路唯无语轻切了一声,“你在想什么想得这么出神?是可以跟我说的事吗?”

    亓珩指着路唯面前的饭菜,“你先吃,看你吃饭的表现,我再考虑要不要告诉你,”

    “你这是在哄小孩子吗?”路唯见亓珩一脸嘚瑟的模样,真的是很想要一拳把他打出去。

    “我要先实习一下哦,不然以后怎么能哄好我们的孩子呢,”亓珩更加得意了,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路唯不想理睬亓珩了,低头开始大口吃起饭来,但是没吃几口就觉得反胃了。

    “怎么了?不好吃吗?”亓珩见路唯又有点反胃难受的样子。

    “不知道,照理说我现在应该不会再出现孕吐的,不知道为什么闻到油腻的味道还是会觉得反胃,”路唯放下碗筷,捂着嘴,强忍着反胃难受的感觉。

    “难受就别吃了,我再去换别的给你吃吧,”亓珩蹙眉端走了路唯面前的饭菜,“这些饭菜我来吃吧,你想要吃什么,我再去给你弄,”

    “我还是想要吃你上次做的面条,”路唯觉得亓珩上次做的那个面条很好吃。

    “行,那我再去给你做,”亓珩想自己刚才一直在考虑冷言的事,下意识就直接做了炒菜和米饭,忘记了路唯是最不喜欢闻到油腻味的,“抱歉啊,我忘记了你不能闻油腻味的了,”

    “沈兄!”

    “嗯!”

    沈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

    对此。

    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淡漠。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沈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沈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

    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沈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