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办证吗?外星人 > 214:读取拉格斯
    路桥手忽然变成了蓝色,并且带有玉石般的色彩。

    很快接触拉格斯脑袋的位置发出了光芒!随后一种类似黏液的丝线将路桥的手与拉格斯的脑袋完全连接起来。

    路桥闭上了眼睛,失去了意识。

    路桥就半跪着,进入了拉格斯的记忆当中。

    而这边苏月尝试这闭上眼,却一点效果都没有。

    苏月清楚一个事情,自己进入记忆路桥可以旁观,但苏月不清楚的是,路桥进入记忆,为什么自己却无法同步?

    敲门声再度响起,杰克的声音从门外传出。

    当听到路桥的声音,部长们都清楚了一个事情。

    这是一件大事情,这个事情可大可小。

    说小了男欢女爱,但往大了说,这将是败坏!这将是杰克用人不善。

    本以为路桥当了这个总负责人,会夹着尾巴做人。

    会有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拿不到这个路桥的把柄,但谁知道太快了!

    机会来的实在太快了,众人裂开就联系了杰克。

    显然说什么的都有,杰克还在家里养伤,此时无奈也来了!

    就想知道大家说的信誓旦旦,是不是真的!

    该来的躲不掉,杰克在门口大喊着:“我知道你们在里面,再不开门我就要闯进来了。”八壹中文網

    苏月能听到身后还有很多附和和嚼舌根自的人。

    无奈踹门声响起,苏月无奈的大喊道:“杰克队长,路桥在帮我调查母亲的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子。”

    杰克停下了动作,隔着一扇门片刻的沉默。

    身旁的众人开口道:“杰克啊,你可不能因为一句话这事情就算了。”

    “路桥可是你选出来的!”

    “对啊,你可不能偏袒!”

    “选错人就要改正!”

    杰克此时怒吼道:“都离开吧,给我一天时间,我给你们公道!”

    众人此时围绕着杰克显然没人愿意离开的意思,此时有人拿来了办公室的备用钥匙。

    钥匙一路递到了杰克面前,杰克拿着钥匙不知所措。

    无奈沉默了许久,还是将要是插入了门内打开了大门。

    大门打开的那一瞬间,这些光谷到高层都看见了眼前的画面。

    不远处是新出生的智慧树种,苏月坐在地上,看着跪倒在地上的路桥晕厥着。

    而同样晕厥的,居然是外星人。

    一个活生生的泽塔人,此时就在地上。

    而众人的这个举动,傻子都知道,杰克居然在读取对方的记忆。

    众人小心翼翼地挪到了房间内,此时一个个都不敢吭声。

    最后一位自觉地进入了房间之后关上了门。

    路桥做了一个壮举,哪怕是总负责人也不是谁都敢赶出来的壮举。

    杰克缓步上前询问道:“这是什么回事。”

    苏月此时显然也已经不用隐瞒了,虽然这事情秘密地藏了那么久,但还是到了说出来的时候。

    “地球跟宇宙联盟建交这么久?你们都不曾怀疑过宇宙联盟有问题吗?就没有想过,有没有可能宇宙联盟一直在监视我们?智慧树种贤者只不过是用来监视我们的,我是签证官,我见过很多很多东西,我想说其他星球,这些被宇宙联盟控制的星球几乎都是一个样子,如果说宇宙联盟没有阴谋的话你们信吗?”苏月开口道,每句话显然单独都无法站住脚。但确实合在一起,能感觉到宇宙联盟充满了问题!

    杰克无奈的开口道:“所以你们就想了办法,要看看宇宙联盟到底有没有问题?”

    苏月点着脑袋:“路桥走出了最重要的一步,如果宇宙联盟没有问题,我愿意承担一切后果。但如果宇宙联盟有问题,这一步是不是就可以改写历史了。”

    众人此时交头接耳,有反对的,但也有赞成的。

    确实宇宙联盟知道地球的全部,而相反,地球对宇宙联盟知道的少之又少。

    所有知道的内容都来自于宇宙联盟自己的陈述,从未从自己的角度真正的去观察过宇宙联盟。

    如果说,之前路桥怀疑拉格斯属于对宇宙联盟的猜疑,是每个人类都会有的毛病。

    那么现在部长们,就将这种病态体现的淋漓尽致。

    以前使用罗娜,也是单方面地传授信息,现在终于抓到了这个机会,而且都已经做到这个份上了,到时候说起来也是苏月和路桥的责任,所以不如静观其变。

    众人找沙发和席地而坐,虽然不是所有人都理解签证部的规则,但也都清楚,差不多两三个小时路桥就会醒来。然后直到眼前这个睡着的泽塔人的所有秘密。

    到时候将苏月拿出来挨枪子,抱着路桥直到问出所有的秘密之后,将路桥也推出去,然后平息宇宙联盟的怒火。

    这样的话,未来还可以再选一次光谷区的新负责人。

    所以这些打好算盘的部长们,此时都耐心的等待着。

    只有杰克真的为路桥和苏月担心,在一旁询问道:“发生这样的事情为什么不早说。”

    苏月沉默了片刻开口道:“这一切的事情都是我干的,路桥也是被我害的。没有什么早不早说的!”

    杰克此时也算是恍然大悟,后知后觉开口道:“你是不是一直在调查你母亲的死,觉得没那么简单?”

    苏月点着脑袋,没有回答。

    杰克再度反应过来开口:“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贤者成为仿生人杀害方想后数据异常脑死亡,也是你们读取了记忆对吧?”

    苏月此时也不隐瞒了:“是的,都是我带头干的。”

    杰克再度询问道:“贤者有问题吗?”

    苏月此时开始摇头:“我摇头不是没问题,贤者当时也是这样摇头的,按照贤者的意思,这是不知道!贤者说自己在很多环境都有可能被读取记忆,因为树叶就是记忆的载体,通过设备触碰就很有可能将数据带走。所以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数据就有可能已经被拿走了。”

    杰克听到这样的话也沉默了:“你这样累不累?”

    “没事,我放开手可能会影响到路桥。”苏月解释道。

    杰克拿出了烟找了个角落点了一只,看着沉睡的路桥和沉睡的泽塔人,随后陷入了沉思当中。

    “沈兄!”

    “嗯!”

    沈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

    对此。

    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淡漠。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沈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沈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

    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沈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