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灾厄之冠 > 第八章 长生不老药!
    眼前场景变化上一刻还站在旅店前台的歌德,直接出现在了一间实验室的门前而被次等血鸦之灵抓着的白球,也在这个时候出现在了歌德的手中实验室的大门是打开着,歌德站在门口的位置,向内看去可以看到实验桌、烧瓶、烧杯、试管和酒精灯等等靠墙则是放着两个柜子以歌德所站的角度看不到柜子内的东西,但是却有双色光芒散出来蓝色光芒淡然,印照在一侧如天空红色光芒浓,印照出来则好似鲜血两者交汇一起,分明“这是学校实验室?”

    歌德看着房间内的摆设,眉头微皱他有扭头看了看那熟悉的楼梯告知着他这里确实是旅店三楼,而按昭‘入住须知’,这里应该是厨房才对,为什么会是学校实验室?

    带着疑惑,歌德站在原地没动指南血鸦之灵飞入其中巡视一圈,确认没有问题后,歌德这才走了感受着体内那股异力量的再次席卷,歌德心告知着他,他需要的解药就在这里歌德站在两柜子前此刻,他能够清楚的看到柜子内的一切两个铁皮柜的柜门是玻璃制成歌德看去,空空荡荡的,只有两支装满药液除此之外,就什么都没有了没有犹,歌德抬手就打开了左边的柜子,将装在试管内的蓝色液体拿了出来当他的手掌接触到这支试管的时候,那异的力量就出现了迟没有犹,歌德将蓝色药剂服下立刻,那异的力量消失了不说歌德眼前还出现了相应的文字心’、‘体’+1…

    “额外效果?”

    歌德想着,目光看向了另外一支红色试管药剂红的药剂不同干蓝色药剂的安静它在试管中是不停翻滚着的就好似是沸腾的水一般但这药剂可比水浓稠多了“这是什么药剂?”

    歌德再次确认周围没有任何危险后,抬手将这支药剂拿在手中,他细细打量只是光凭目测,即使是以他的超凡知识等级,也无法分辨略微思索后,歌德将药剂放回了试管架上放弃?

    不!

    只是换一种方式开启歌德退到了门口,保证自己发生什么可以第一时间离去后,这才操控血鸦之灵飞到了这支装有红色药水的试管面前血鸦之灵轻松的用爪子拔开了瓶塞一股浓的味道充整个房间有点像是香味又有点像是胡椒还带着一点番茄的味道没有等歌德继续分辨下去,血鸦之灵就再次爆发出了渴望,这种渴望在面对凯瑞之心和龙血结晶时,都曾出现过歌德再熟悉不过同时,他也知道这药剂是好东西但是,歌德没有他深知血鸦之灵对他的重要性那不仅仅是岗哨,更是他的耳目就如同这次,如果没有血鸦之灵的帮助,他就算是找到了‘天堂旅店’的破,也需要花费相当的工夫才能够到达这里想到这,歌德露出了个微笑,抬手拿起了药剂虽然已经有了决定,但是歌德还有好奇心他想知道,这药剂里是什么长生不老药:这是由炼金术师‘摩多德’在一次意外中的意外炼制而出的药剂;效果:服食后将会获得悠长寿命(标注1:吞食这支长生不老药剂,将会视个体合度,获得100-3000年的寿命,既出现一定长生种特征)(标注2:这支长生不老药剂的极限是3000年寿命,吞服者无法超出这个等级)(标注3:这支长生不老药剂是意外产物,无法通过炼金手段逆推出过程)(标注4:摩多德一直在苦苦追寻这支药剂,服食者将会被摩多德仇视)“!”

    “长生不老药?!”

    歌德倒吸了口凉气他知道会是好东西,但是却不知道,竟然会是这种好东西歌德看向了无形的血鸦之灵约的力量,让他能够清的看到血鸦之灵眼中的期待“说实话,我有点后悔刚刚的决定了”

    歌德这样说道他没有掩饰自己因为,他很清楚他服下这支长生不老药后,代表的是什么几平是无限的可能!

    还有他的那个天迟之疾如果真有这支长生不老药做为后盾的话,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他将会获得一个短暂的无敌更何况,悠长的生命!

    谁不喜欢?

    约的力量,让血鸦之灵感知到了歌德的情绪,灵动的双眼中,出现了一丝然和失落,就在它准备扭动的时候,装有长生不老药的试管递到了它的面前血鸦之灵疑惑地看向了歌德“别看我”

    “我刚刚就是嘴快了,才给了你承一一给与承,我就绝对不会失言”

    “快点啊!”

    “别给我犹的机会啊!”

    歌德咬着牙,背过身说道他不得不转过身因为,他怕自己再看一眼,就会忍不住将这支长生不老喝下可就算是这样,歌德整个人的面容也都因为心疼而扭曲了血鸦之灵看着歌德灵动的双眼中泛起了前所未有的光芒一声清脆的鸣叫,叼起试管,一饮而尽‘血鸦之灵’吞食‘长生不老药’,‘不详之鸣’晋升判定中……

    判定通过!

    不详之鸣:在神秘消失出现后的第二十年,‘渡鸦之声’的首领塞克斯拼尽所有制造了它;塞克斯希望依靠它来改变天者日趋稀少被步步紧逼的处境,但依旧无法挽回势,最终整个‘渡鸦之声’没落,但是你的出现改变了这种无力,它获得了特殊的机遇,‘凯之心’补足了它一直以来的短板,让它有了塞克斯所期望的力量,而在吞食了‘龙血结晶’后,它开始变得真正强大起来!当你选择将‘长生不老药’给与它的时候,它获得了真正成长的潜力,同时,它愿意给与你不同以往的友谊,你们的约更加紧密,它将视你为主!

    效果:1,血鸦之灵;2,群鸦;3,共鸣;4,反;5,静养;6,成长,7,血鸦之灵:可以召唤三只无形的血渡鸦之灵为你服务,血鸦之灵可以与你共享视野,你也可以长期控制血鸦之灵,血鸦之灵的爪子、鸟判定为‘强级’,血鸦之灵的羽毛判定为‘强级,它可以以‘凶°级的速度飞行,当穿越阻挡物时不会降低速度,同时,当完成一次蓄力3秒的动作时,可以喷出‘凶’级的形烈焰,烧对手,烈焰拥有龙息特性群鸦:召唤而出的血鸦之灵不仅可以控制周围的乌鸦类群体,为你服务,数量不超过9300(心:0.1一百只),还可以吞食血肉,为你化次等血鸦,数量不超过36,每只次等血鸦都拥有战车级别的攻击防御,且可以产生‘凶级’的自爆,且拥有血鸦之灵穿墙、飞行特性共鸣:当血鸦之灵、次等血鸦吞食血肉时,你将快速回复体力、伤势反:当血鸦之灵吞食强大血肉、特殊物品时,其中部分力量将会反给你,让你的实力获得增长静养:当血鸦之灵遭遇致命伤害时,将会返回雕像内,以静养恢复,你也可以使用血肉、药剂加快这一恢复成长:血鸦之灵拥有了漫长的寿命,它们超越了一般的超凡生物,随着时间的流逝,它们会自动成长:当你受到伤害时,血鸦之灵会燃起复仇之心,攻击、防御、飞行、烈焰等级在短时间内获得+1的额外特效,向你的敌人发动俯冲(标注1:血鸦之灵、次等血鸦的数量变为固定)(标注2:群鸦的数量,依旧会随着你的‘心’变化而变化)(标注3:当群鸦的数量,超出心’的承受范围时,你将变得‘话’,当极大超出范围数量后,你将变得‘易怒’)(标注4:次等血鸦的诞生需要血鸦之灵食用一个标准单位(100)肉,且12小时内,一只血鸦之灵只能产出一只次等血鸦,产出的次等血鸦可以如同血鸦之灵般寄宿在‘不详之鸣’上)(标注5:源自‘秘境’的神秘物品,可以自由带入‘秘境)印章大小,红中带着透亮的不详之鸣开始融化了,它从乌鸦雕像变为了一戒指,红色金色交织的金属戒指,就这么绕在了歌德左手小指上当歌德看去时,戒指上立刻闪着柔和的光芒血鸦之灵跳到了歌德肩膀上,亲地摩擦着歌德脸这让心疼的歌德稍微好受了一点然后,他的心微动立刻,更多的文字提示出现了一一‘血鸦之灵’吞食‘长生不老药’,‘反’判定中……

    判定通过!

    获得天:长生种长生种:特殊的天,让你的血脉发生了些许改变,它开始流在你的身中,滋养着你的肌肉骨脏,也滋养着你的灵魂,让你的容颜不会衰老,也让你的寿命开始极大的额外增加(1000年)…

    “1000年的寿命吗?

    歌德抬手摸了摸越发灵动的血鸦之灵,嘴角含笑有,就比没有强1000年的寿命,足够他有底气发动迟之疾了再遇到内湾里的那个家伙,他有把握干掉对方而且,他还有其它的收获歌德看向了这间实验室三楼的门从他出现在这里开始,这扇门就是开启的而这也是他视野的盲区刚刚让血鸦之灵侦查时,这里也被他忽视了,直到他心疼的转头看向外面的时候,才发现这个一直打开的门血鸦之灵一声鸣叫,主动飞了过去没有关上门只是把门呈现出一个半闭合的状态立刻,贴在后面的羊皮纸露了出来歌德走过去,抬手就将这张羊皮纸扯了下来上面写着一一《旅店经营者须知》1,旅店经营者可以随意出入三楼,并且使用旅店内所有物品2,旅店提供的食物,可以由旅店经营者自行决定,将由‘杰瑞完成,但需要旅店经营者提供食物原材料3,旅店地下娱乐室内的击剑木偶有四个,分别是正常木偶、攻击木偶和汤、杰瑞,正常木偶不会移动,攻击木偶每周需要完成一次修理,汤、杰瑞每四周需要检查零部件4,旅店经营者可以指派汤、杰瑞完成各种活计,但是攻击木偶只能去攻击5,旅店的厨房与实验室共用,旅店经营者可以添置更好的厨具旅店内出现的动物,将会是最好的食物原材料,建议旅店经营者捕杀,同时可以随意切换他们的形态,(攻击旅店的人会变为兔子,外来图谋不轨的家伙会变为猫,本地的者会变为狗,接近直相者会变为仓鼠)8,旅店产生的收益归旅店经营者所有9,旅店经营者可以改变每日食宿费标准10,旅店经营者在旅店内是绝对安全的(标注1:旅店经营者在旅店内不会受到任何伤害,任何伤害都将无效化)(标注2,旅店经营者被攻击时,攻击人偶将会自动锁定攻击者,且对方会在三天之内变为兔子)相较于那份‘旅客入住须知’来说,这份‘旅店经营者须知’的待遇要好了不从字里行间来看,也是十分安全的尤其是第10条和标注,更是给了人满满的安全感只需要动动笔,签上大名,就能够获得一切但是,歌德动也没动之前的两份‘须知’,给与歌德的印象太深刻了深刻到,他看到眼前这份待遇优厚的须知时,总感觉对方不怀好意而且,即使是成为了‘旅店经营者’,也依旧要遵守一些规则立刻,更多的问题随之出现在歌德的脑海中一一“只是经营者,而不是拥有者!”

    “依旧需要遵守‘拥有者’定下的规矩!”

    “那么……

    “旅店直正的拥有者在哪?”

    不自觉的,歌德扭头看向了那存放长生不老药的柜子摩多德?

    “沈兄!”

    “嗯!”

    沈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

    对此。

    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淡漠。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沈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沈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

    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沈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