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敌神医 > 第二千三百六十章 你自己选吧
    “你的回答,怎么和我之前听到的传闻不太一样?”

    唐沐阳看着大和齐木。

    “我听说,如果说天荒是弱肉强食的丛林,那太山会就是把弱肉强食这一准则信奉和践行到了极致的一个极端组织。”

    “而且太山会一直觉得天荒里的物资和食物太匮乏了,所以一直在寻找昔日被神域的殖民地所封锁和切断的通道,意图重新开启两界通道,然后前往那里,恢复神魔畜牧者身份……”“你说,我到底该信哪一个说法呢?”

    大和齐木却苦笑了声,“你的这些说法,我也常常听人说过。”

    “不过这些都是猜测和以讹传讹而已。”

    “太山会内确实是将弱肉强食这一准则信奉和践行到了极致。”

    “但是事实上,这个超级庞大的组织上下也并非完全一条心,大多数人只是因为加入这个组织可以获得巨大的好处才加入的——对于什么神魔畜牧场,他们根本不知情也不在乎。”

    说着,又补充道,“当然那些揣测也确实不是空穴来风。”

    “太山会的一些建立者,和核心成员他们的行动方向,给人的感觉就是很想恢复神魔畜牧场的殖民者身份。”

    “但是那些他们也从来不会告诉我们,更不会跟我们这些中层乃至下层解释。”

    “他们给我们安排任务时,从来只是把任务目标交给我们,至于背后的目的跟用意,都是靠我们自己去揣测的。”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可能外界那些关注太山会的人,对于太山会真实的目的的判断,比起我们这些螺丝钉而言,会更准确一些。”

    “他们能看得更全面一点,并且不是局内人……”唐沐阳听他这么解释,这才觉得可以说通了一点。

    太山会整个组织极其的庞大和冗杂。

    如果上面有什么想法又从来不解释,只是让下面人去执行命令的话,对于底下的人而言,确实会不好判断,那些任务的背后到底有什么用意。

    反倒是外面的那些旁人,基于太山会的一项又一项动作,的确可以看得更全面一些。

    随后又问了大和齐木一些他已经了解到的神魔畜牧场的情况,以及太山会内部的情况后,唐沐阳便不再多问。

    亮出定海针,对着他道,“该问的我已经问完了。”

    “现在,拿出你最厉害的招数来。”

    “陪我练练。”

    大和齐木大概没想到,唐沐阳在让自己配合完后,会突然来这么一句。

    脸色一下子涨红了不说,声音也有些无语道,“如果你想杀了我,可以直接动手,没必要先用这个吓唬我一下。”

    唐沐阳也懒得和他解释缘由。

    扬了扬手中的定海针后就道,“反正现在就两条路摆在你面前。”

    “一个,拿出你最厉害的招数来,陪我练练;一个,躺平等死。”

    “你自己选吧。”

    大和齐木这会儿应该是看出来,唐沐阳不是跟自己开玩笑的了。

    只是迟疑了片刻后就道,“那就得罪了。”

    话音落下的瞬间,身上的缩小法则之力爆发,忽而缩小成为几乎肉眼不可见的存在。

    携裹着无上的威势狠狠向着唐沐阳这边袭杀而来。

    他这一次应该也是存了死志。

    瞬间的爆发力,居然有点接近第一次真田纪元出手了。

    唐沐阳顿时眼前一亮,混元法则之力,破了他的缩小法则之力的同时,定海针不假思索的挥舞了出去!砰!一棍子好像抽中了个棒球。

    伴随着一阵清脆的爆裂声和细微的震动,以及一阵规则之力的暴()动,大和齐木的肉身和神魂,便全部化作尘埃。

    不过,唐沐阳也不太在意这些‘细节。

    ’待到这一棍子结束,当即便和小海沟通了起来,“如何,这一次的交手,对你和定海针之间的融合有好处吗?”

    小海好像有些遗憾,轻轻叹了一口气后才道,“作用还是有的,不过,太小了。”

    “对手太弱了,这一次对我和定海针之间的融合促进,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或许,主人你还是得多和圣人境中期乃至更强的强者交手,才会有立竿见影的效果。”

    “这样啊。”

    唐沐阳闻声也觉得有些遗憾。

    正要多问些什么时,一道道强烈的元气波动,已然从远方飘了过来。

    再之后,就见闻人玉乐和秋无际,在诸多眼神淳朴的男男女女的簇拥下,向着自己这边飞了过来。

    飞过来时,大概是听到了闻人玉乐的介绍什么的,那些人几乎是在过来的瞬间,就齐齐对着他深深鞠躬了:“谢谢唐圣君,解救我们,解救我们真善国于水火!”

    “我们,还有我们真善国,必将永远铭记唐圣君的大恩大德!”

    “衷心感谢!”

    “……”

    “沈兄!”

    “嗯!”

    沈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

    对此。

    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淡漠。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沈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沈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

    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沈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