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贞观天子 > 第四十章 事情尘埃落定
    听见皇帝的话,永宁不依,撅着红润的小嘴儿。

    “父皇,女儿可没提醒他。今日父皇要召见他,女儿也不知道他会怎么说。”

    先前,韦珪告诉她,陛下准备接见薛礼,并让她在暗处旁听,着实让她担心了好一会儿。她可清楚,父皇眼光高着呢,若是薛礼表现的不好,她和薛礼之间的事情,只怕会千难万难。

    没想到,那根木头今天开窍了。

    “瞧见没有,还没嫁出去呢,现在就护着了。”李智云对着爱妃笑着调侃女儿。

    韦珪抿嘴一笑,说道:“这个薛礼倒也是个求上进的。”

    如果薛礼此番要黄白之物赏赐,亦或者官位勋爵,韦珪绝不会将女儿嫁给这等目光短浅之辈。就结果来看,她还是认可的,但是达不到满意的程度。

    毕竟,薛礼出身实在一般,虽然也是河东薛氏子弟,但到底是落寞子弟,怎么能配的上自己女儿。

    只可惜,让她无奈的是,自己女儿貌似真看上了。

    永宁起身,来到皇帝身边,抱着父皇臂膀,撒娇似的说道:“父皇答应过女儿,只要薛礼有理有节,不会反对女儿的事情。”

    说着,还晃了晃皇帝手臂。

    李智云笑了笑,反问道:“照你的意思,朕是不是应该立即给你们赐婚?”

    “哪有,女儿可没这么说。”永宁红着小脸。

    李智云哈哈一笑,言道:“莫急,他若是真有才智,迟早会出人头地,到时候朕定会给你们赐婚。”

    “父皇怎么净说这些,女儿不听。”小女儿家,面皮终究是薄嫩的,怎能对自己的婚姻大事冷静对待。

    瞧着女儿羞怯的不行,韦珪便让她先回宫去。

    “父皇,母妃,女儿告退。”永宁屈膝福礼,旋即缓缓退下。

    李智云感慨道:“女大不中留啊。”

    “陛下,难得她有看上眼的。”韦珪道。

    实际上,她自己对薛礼是不怎么满意的,只能说没什么恶感。如果女儿看上的秦怀玉等将门二代,亦或者是杜如晦之子,她定会十分欣喜。

    只可惜不是。

    “你呢?”皇帝问。

    “臣妾?”

    “对,你对薛礼怎么看?”李智云笑着问。

    韦珪斟酌道:“尚可吧。”

    李智云道:“你若是觉得不满意,现在阻止此事还来得及,若是等日后朕赐婚了,可就晚了。”

    对女儿们,李智云总是宽容的。当然,这也和永宁看上的人是薛礼有关系。

    换成个别的废物,李智云可不会这么容易答应。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薛礼表现的不好,这桩婚事,他也得再三思量。现在,他只是默许,可没有赐婚。

    别觉得他现实,他其实已经为女儿做了很多。否则,永宁的婚事根本轮不到问永宁自己的意见。

    韦珪苦笑一声,“臣妾答应过永宁,只要陛下觉得行,那便不会阻止她。”

    “你这是把责任推给朕呐。”李智云起身走过去,手指勾起美艳的贵妃娘娘的下巴,嘴角带着轻薄的笑容。

    韦珪玉容悄然红晕。

    “陛下......”

    李智云倒也没想在这里来一出龙凤戏,而是扶起爱妃,拥着她走到外面漫步。

    “永宁的事情,既然她觉得行,那便顺她心意吧。薛礼此子,朕觉得还是有些潜力的。”

    “既然陛下都这么觉得,那臣妾无意见。”韦珪问道:“陛下准备何时宣布此事?”

    “再等等吧,薛礼而今一介布衣,等他立功吧。”

    “臣妾听陛下的。”

    李智云哈哈一笑,暧昧道:“今晚你也得听朕的。”

    韦珪羞涩的伏在丈夫怀里。

    且说另一边,永宁离开太极殿,并未回后宫,而是追到接近承天门的地方,方才找到准备回去的薛礼。

    承天门非大事不开,两扇厚重的大门关闭的严丝合缝,只在旁边开了一道小门,供大臣前往三省六部。

    “参见殿下。”薛礼看见永宁,脸颊自动发烫,低头,害羞的不行。

    永宁又好气又好笑,怎么自己看上眼的人这么羞怯呢。

    “你要好好做事,切不可让父皇失望。”

    只说一句,永宁便带着侍女离去。她乃是公主,私自见外人已是逾越。若是被御史当场抓住,少说得关几天禁闭。

    看着公主渐渐离去,薛礼默默握紧拳头。

    为了不辜负公主的一番情意,他一定要混个名堂出来!

    几日后,门下省给事中长孙无忌上奏疏,请求前往地方为官,造福一方百姓。

    在上奏疏之前,长孙无忌相当的纠结,他曾考虑过去找妹妹帮忙,不过他忍住了。

    因为他想了又想,发现妹妹是他的护身符,只要妹妹在,他就不会出事。八壹中文網

    等他做出成绩,将来在妹妹的帮助下,再调回来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皇帝批准长孙无忌所请,并交给尚书省处理。

    负责处理的人是尚书左仆射杜如晦。

    接到皇帝旨意,杜如晦轻轻吸了口气,心里说不出的感动。陛下真的查了,真的给他交代了。

    虽然皇帝没有明说,但是意思很明显,长孙无忌交给你处理,把他送去哪里,朕都允许。

    这份心意,让杜如晦怎能不感动。

    要知道,长孙无忌可是秦王妃的兄长。皇帝对秦王妃的心意,他是清楚的,为了自己,皇帝连秦王妃的面子都不给。

    他如何能不感动!

    感动之余,他也有些犯难,那就是该将长孙无忌放去什么地方。

    岭南?

    北疆?

    还是西域?

    这真是个让人纠结的问题啊。

    说实话,杜如晦对幕后黑手是长孙无忌这件事情其实有些惊讶,因为他扪心自问,自己好像没有得罪过长孙无忌。便是皇帝和秦王妃之间的事情,他也从没有多言。

    长孙无忌为何要对付自己?

    还是说,他想要对付的人是自己弟弟,只是牵扯到了自己?

    很快,他否决了这个想法。以长孙无忌的智慧,不可能行此浅薄的阴谋。

    看样子,他应该的确是针对自己来的。

    至于当面质问长孙无忌,确定自己心中想法,杜如晦想想便算了,因为长孙无忌不可能和他说实话。

    那么,既然如此,对长孙无忌,他也不必过于留手。不过考虑到秦王妃的存在,杜如晦倒也没把事情完全做绝。

    如果把长孙无忌送去岭南,那就是要他死,这完全是在得罪日后很可能进宫为妃的秦王妃。

    想来想去,杜如晦决定,把他送去河州米川县。

    如果长孙无忌能在那里混出一番名堂,最后回到朝堂,那就是他的运气,如果他一辈子都只能待在那儿,只能说是他的命数。

    是成还是败,让长孙无忌自己去挣扎吧。

    决定了,河州米川!

    “沈兄!”

    “嗯!”

    沈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

    对此。

    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淡漠。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沈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沈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

    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沈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