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诡异街 > 第五十四话 会隐身的诡行者
    诡异街里的事情暂时告一段落了,他心急的可就是现实中的约会了。

    ——注意,你即将回归的地方,有普通人接近。

    ——请注意诡异街铁律:如果因为你的出现,或者动用诡行者的能力,引起了现实世界普通人的恐慌,那么诡异街会向你发布强制任务,在一定时间内,消灭所有恐慌人群,否则你将被诡异街抹杀。

    ——你现在有两个选择……

    诡枢的一套提示又出来了。

    问天羽心中一动,自己正常回归的地方,就是自己宿舍床边。

    有人即将进入或者已经进了自己宿舍?

    赵伟三人现在应该正在上下午第四节课才对,那是谁会进来?

    那自己就去亲眼看看了。

    问天羽选择了第一项,又是熟悉的味道,他又一次被传送到了楼到尽头的厕所蹲坑旁。

    他迅速推开门,快步走出了厕所,正看到自己的宿舍门前,一个鬼鬼祟祟的人影在转动宿舍门的门把手,发现宿舍没锁门后,立刻闪身进入了其中。

    小偷?!

    问天羽快步冲向了宿舍,含着怒气一把推开了门。

    眼前的情景让他大吃一惊。

    宿舍里空空如也,一个人都没有。

    刚刚那是幻觉?

    绝对不可能!

    那就有可能是……会隐身的诡行者!

    问天羽一把摸出了口袋里的不爽锤,瞪着眼睛扫视四周,低吼着:

    “滚出来!”

    没有任何人回应。

    问天羽猛然俯身看向了床底,依然空空如也。

    他又冲进了阳台的浴室里,还是没人。

    问天羽慢慢走向了宿舍门口,突然转身,咒命鬼眼已经开启。

    眼前的一切,蒙上了一层淡淡的黑白色。

    问天羽察觉出了一点点异常之处。

    就在罗胖子的床边,有一点点残余的能量波动。

    只有一点渐渐消失的残留能量,而不是时刻散发波动的人形能量。

    证明真的没有人在这里。

    但是,却有人刚刚从这里消失掉。

    之前在副本村庄里,问天羽不止一次用咒命鬼眼扫试过普通NPC和诡行者。

    所以他知道普通人和诡行者身上散发的能量波动是不一样的。

    眼前的这一点即将消失掉的能量残留,明显类似于诡行者的磁场波动。

    问天羽陷入了沉思,他初步认定,刚刚那个偷偷潜入的家伙,应该自始至终都没有发觉自己盯上了他。

    他进入自己所在的宿舍后,立刻就选择了从这里传送。

    没错,以问天羽现在的认知,忽然消失的诡行者,只可能是传送进入了诡异街。

    问题来了,他为什么要跑到别人的宿舍里进行传送?

    如果他就是学校的学生,那就在自己宿舍里传送便是?

    如果宿舍里有其他人,那他可以去厕所里,或者去学校里无人的地方,甚至出校门,哪个地方不能传送?

    要是校外人员就更方便了,天高任鸟飞,外面想找个没人看到的地方实在是太容易了。

    问天羽想不明白。

    可时间已经不容许他多想了,因为第四节课的下课铃声已经响起来了。

    问天羽火速冲出了宿舍,向着约定的机电楼假山跑去。

    路上,已经有越来越多刚刚下课的学生走出教学楼门口了,问天羽暗自汗颜,忍不住再次加快脚步。

    他主动约的人,是真的不想当迟到的那一个。

    然而他还是迟到了,东方雪已经提前等在了假山前。

    让问天羽心头莫名的是,她的身边还有一个看起来相当帅气的男生,正在和她谈笑风生。

    “抱歉,我来晚了。”

    问天羽诚恳先道歉。

    东方雪微笑看着问天羽一眼,刚要开口,她身边的男生便抢先说道:

    “什么原因?”

    问天羽见这家伙很自来熟,以为他是东方雪很要好的熟人,便露出不好意思的神色道:

    “出了点小状况,耽搁了一下。”

    结果那帅气男生竟然不依不饶道:

    “把话说明白些。”

    “太多人用‘出了点状况’,‘有点小事’等模糊的理由来试图掩饰自己的失败了。”

    “失败?”问天羽目光有些不善了。

    这帅气男生冷哼道:

    “你自己的失误,你自己的不上心,把约会搅黄了,你让女方先等你,你来当迟到者,不是失败是什么?丢人现眼。”

    问天羽产生了一种想要给这个能比比的男生一记大摔鬼手的强烈冲动,但被其忍住了。

    但他的神色已不可避免发冷了。

    问天羽看着东方雪:

    “这是哪位大仙?”

    东方雪红唇微张,正要解释,却又被这男生抢先一步:

    “小雪你不用说,我自己说。”

    “谢天骅,大四,校学生会自律部部长。”

    “明确告诉你,我和小雪是同乡,我们两家是世交。”

    “我们俩从小就认识,是真正的青梅竹马,所以我……”

    “你是要追求她么?”问天羽打断了谢天骅,盯着他问道。

    谢天骅愣了一下,随即冷哼道:

    “这不用你管,我今天就是要……”

    问天羽再次不客气地打断了他的话:

    “如果是,我们公平竞争,今天我约她到了这里,麻烦你自觉离远些,我不希望有人在旁边当电灯泡。”

    “你少跟我……”谢天骅脸色不好看了,可他依然被问天羽打断:

    “如果不是,你就更应该自觉靠边站了,因为我们要约会了,无关人等如果连这点儿眼力见儿都没有,那可就真是丢人现眼了。”

    东方雪转过了身去,肩膀微微耸动着,似乎是在强忍着憋笑。

    但问天羽和谢天骅都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他们二人大眼瞪小眼,视线相交之处,尽是四溅的火花。

    “你配不上她。”

    谢天骅露出了讥讽之色道:

    “癞蛤蟆就别想吃天鹅肉了。”

    问天羽针锋相对:

    “如果我没戏,那你这种小白脸就更没戏,你适合去找大你二十岁以上的富婆。”

    “别急着反驳,我知道你就是这么想的,你想少奋斗二十年,你想等富婆老死后好继承她的家产,所以你就是个吃软饭的小白脸实锤了。”

    谢天骅已经明显带上了怒容,开口就要反驳,却又被问天羽抢先一步:

    “别急着反驳,你身上的香水味冲的我鼻子都快没知觉了,是半瓶半瓶往身上倒的吧?”

    “正常男人有这么干的么?还说自己不是小白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