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诡异街 > 第四十八话 暗月冰
    昊天立刻开口道:

    “我先第一个表态吧!我同意和为贵,放他走。”

    “这位小兄弟怎么说也只是诡行者新人,对我们通灵者也一无所知,之前的仇恨,与他无关。”

    昊天这两句话是起了作用的,有几个本来要向左走的斗篷人,迟疑了。

    但是依然有数名斗篷人坚定走向了昊天的左手边,并且对问天羽露出了充满杀机的眼睛,仿佛随时都会扑上来将猎物撕碎的野兽。

    也开始有人走向昊天的右手边,但更多的人留在原地,仿佛还在犹豫不决。

    这个时候,两边的斗篷人开始向自己的熟人喊话了。

    “猛子,你忘了小蝶是怎么死的了?我们一起发过誓,诡行者,见一个杀一个,还不快过来!”

    “阳春面先生,如果你不站到左边来,那我们刚刚谈好的交易,就吹了,自己看着办吧!”

    “大军,收敛一点吧!没事别找事,你忘了上次杀了一名诡行者,结果被诅咒了,被人家的家族成员追杀,差点没命的事儿了?你知道眼前这个诡行者新人没有后台?”

    “老公,别的我不管,但是会长救过你的命,这一点我希望你牢记,这个时候你不支持会长?不要让我鄙视。”

    ……

    随着一个又一个斗篷人选边站,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发生了。

    左手边,八人。

    右手边,七人。

    但昊天本人也算是右手边的,所以右手边也有八人。

    所有人,包括问天羽,目光全部集中在了一个玲珑的身影上。

    问天羽心中一片冰凉。

    唯一还没有选边站的人,就是那个被他认出来的找茬女!

    左侧的人群当中,某些激进分子已经兴奋地吹起了口哨。

    他们显然是了解一些找茬女的行事特点的,绝对是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

    而且刚刚她表现出对这个诡行者菜鸟非常不感冒。

    问天羽的右手慢慢摸进了裤兜里,已经用力抓住了不爽锤的锤柄。

    左手也已经蓄势待发,随时都是一记大摔鬼手拍出来。

    只是他的心里突然涌出了太多的不甘,最大的一个不甘就是,他至今都没有一个真正的女朋友。

    他的脑海里出现了东方雪的身影。

    还没有追到啊!

    人家还没有接受自己的表白啊!

    也就在这个时候,人群中发出几声惊呼。

    问天羽定睛看去,也是眼睛瞪大。

    找茬女竟然不紧不慢走到了右手边!

    “暗月冰,你什么意思!?”

    一个站在左侧的身形佝偻的斗篷人叫得最欢:

    “你脑子秀逗了!?”

    找茬女身躯突然鬼魅般欺近,拳头上携着黑色的雾气,一拳轰向了佝偻斗篷人的面门。

    佝偻斗篷人的脚下幽然升腾起一面漆黑的鬼脸盾牌。

    盾牌被找茬女一击轰碎,佝偻斗篷人也被震得后退了几步,但他也获得了反应时间,手中握住了一个绿油油的小旗子。

    “暗月冰,来真的是吧!老子可不怕你!”

    两边的人群立刻开始劝架,显然众人都相处了不是一天两天了,对于每个人的脾性都摸到了一些。

    昊天则是苦笑着摇头,看向了问天羽道:

    “少数服从多数,你能活下来,这是天意,随我出来吧!”

    随后他也不管吵闹的其他人,径自向着门口的方向走去,问天羽立刻跟上。

    昊天一直带着问天羽来到了青光笼罩的范围。

    这个范围并不大,介于门口和庭院之间。

    也是看门壮汉所说的可以打飞脑袋的地方,问天羽说心里不忐忑他自己都不信。

    让问天羽感到吃惊的是,新生的鬼厉根本无法在青光当中存在,它第一时间就缩回了问天羽的体内。

    沐浴在青色光芒中,昊天掏出了一本复古风格的小册子,递向了问天羽。

    “这是我对于如何培养鬼灵的一点心得……哦,你们诡行者是称之为鬼佣的。”

    问天羽露出了惊疑之色。

    昊天直接塞到他的手里,目露深沉之色:

    “拿着吧!我这也算是在你身上投资了。”

    “结个善缘,或许,未来我会需要你网开一面。”

    “什么?”问天羽感觉昊天越说越离谱了。

    “回去吧!”昊天转身走了,很快就消失在了青光当中,他最后一句话是:

    “不要再来了,也不要向任何人提起我们和这个地方,否则你会被当成我方间谍,被你们的执法者以最痛苦的方式杀死的。”

    问天羽怔在原地,沉默了一会儿,转身走出了门口。

    憨厚的壮汉有些疑惑:

    “先生你这么早就走么?聚会还没结束呢!”

    问天羽对着壮汉摆了摆手,吐出了四个字:

    “谢谢,再见。”

    问天羽没有回宿舍,而是在商业街的一个宾馆开了个房,拉上窗帘,通宵开灯,阅读那本小册子。

    问天羽感觉自己长见识了。

    首先这本小册子的材质就不是凡物,诡印给出的信息解读只有一条:通灵街之物。

    就这短短五个字,让问天羽陷入沉思当中。

    他渐渐想通了一些事情。

    诡异街,通灵街。

    这可不可以视之为是两个选拔超凡之人的考场?

    还有没有其它的街问天羽不知道,但他起码知道,诡异和通灵这两条街,几乎是水火不容的关系。

    诡行者,通灵者。

    极有可能会在某种规则或利益的驱使下,而互相杀戮。

    或许,诡异街里,就有通向通灵街的入口。

    或许,两条街会拥有一些共同掌控的副本。

    或许,未来他的某个试炼任务,是要在同一个副本里,和通灵者进行竞争。

    问天羽感觉到了一种无法形容的紧张混合兴奋之意。

    这个被他认定不简单的世界,已经向他露出了冰山一角。

    沉下心来,问天羽攻读昊天赠送的小册子。

    这可以说是昊天的随笔,但却不是现实中的笔和本子写下来的,而是诡异街,不,对昊天来说,是从通灵街里购买的特殊纸笔记录下来的笔记。

    凡物是不能收入诡印的,但这本小册子可以。

    这也是问天羽推测诡异街和通灵街有所连接的证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