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诡异街 > 第四十七话 你不是通灵者,而是,诡行者。
    草地上,零零散散坐着十几个身着黑色斗篷的神秘人。

    他们各个都把脸藏在深深的兜帽之中,问天羽还隐隐约约看到了蒙住脸的黑布,也就是说,他们都只露出了眼睛。

    问天羽径直向前走,一个漆黑的鬼影忽然飘到了他的面前。

    如今咒命鬼眼已经与他融为了一体,即便没有激活外露的开眼状态,他也能够通过鬼眼血脉而隐隐感应到一些异常的波动。

    他的感觉,眼前的黑色鬼影,真的是鬼!

    所以问天羽几乎本能地就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了不爽锤。

    “小友勿惊。”

    一个黑色斗篷人站了起来,看向了问天羽这边,其余斗篷人依然稳坐不动。

    问天羽强忍着陌生鬼魂尽在咫尺的不适感,用力抓住了不爽锤,没有将之挥起来。

    “这是我们通灵者协会的聚会规矩,每个人的相貌,都是遮掩住的。”

    一听这话,问天羽心里略微松了口气。

    “请容许遮衣鬼先挡住你的面容。”

    黑色鬼影那一团黑色模糊的脑袋,慢慢接近了问天羽,突然裂开了嘴巴,对着问天羽吹了一口气。

    问天羽感觉到了一股子煤灰味儿。

    难不成这遮衣鬼生前是烧锅炉的被烧死了成了鬼?

    “好了小友,你可以过来了。”

    黑色鬼影让开了地方,问天羽走向了聚会的人群。

    他感觉到了眼前出现了一种淡淡黑色雾气在飘荡。

    应该就是这个遮衣鬼的能力,用黑雾把自己的脸遮挡了起来。

    别人看不到自己的面容,但自己可以透过黑雾看到外界的状况。

    问天羽也不知道自己应该到什么位置上,便一直走到了站起身来的黑色斗篷人身前。

    “我叫昊天,是清泉市通灵者协会的会长,很高兴认识你。”

    面前的黑色斗篷人,从斗篷当中伸出了一只手。

    昊天?

    昊天玉帝那个昊天?

    代号起太狂了啊!

    问天羽脑中的念头一闪而逝,便立刻伸出手来,握住了昊天的手:

    “我叫不爽,你好。”

    问天羽紧急之下,也只能将自己诡行者的代号拿出一半来先顶着了。

    结果立刻就传出了长短不一的嗤笑声。

    数名斗篷人看了他一眼,又转移了目光,眼神中流露出淡淡的不屑之意。

    问天羽瞬间就感受到了一股子不爽之意。

    只不过他知道如今自己属于人在屋檐下,这一堆神秘的号称通灵者的家伙,搞不好一根指头就能碾死自己,就算心头不爽也不能随便发泄。

    昊天微笑道:

    “不爽老弟,我们这儿有规矩,参加聚会,起码要证明自己是一名真正的通灵者。”

    “如何证明?”问天羽问道。

    “就是个笑话。”一个女人的声音忽然响起,充斥着浓浓的鄙视之意:

    “这个无知的不速之客,只不过是具备着一点灵力体质,好运地看到了我们俱乐部的门户而已,会长你让他来到我们身边,那就是耽误大家时间,还要耗费通灵点来抹掉记忆,得不偿失。”

    这个声音让问天羽神色变了,竟然是之前在爱情旋转小火锅店里遇到的那个找茬女生的声音!

    昊天倒也并不介怀,依然微笑道:

    “老弟你也看到了,如果不露一手,大家可是会对你不满的啊!你也就不能留下来啦!”

    问天羽此刻心头已是疑云密布,他不知道这个女人是不是认出了自己,如果是的话,难不成这是她一早就设计好的?

    自己掉进她的套里了?

    那我就要看看,你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问天羽也露出了微笑之色,他刚想要用自己了解到的一点鬼佣知识来虚与委蛇一番,证明自己也非凡人。

    但好运气就在此时降临了。

    ——你的鬼佣“鬼厉”进化成功,已经苏醒,可随时出战。

    问天羽立刻将到了嗓子眼的话锋变了:

    “会长先生,刚刚我询问通灵者的含义,并未得到您的解释,那我只好自行理解了。”

    问天羽直视着昊天的眼睛,他的背后,新生鬼厉的魂体膨胀而出,阴森邪恶的气息瞬间扩散开来。

    昊天的眼神变了。

    近在咫尺,问天羽看得清清楚楚,昊天的眼神当中透着不可思议。

    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集中到了问天羽的身上,有几个人甚至直接从原地站了起来。

    “会长先生,请问在下算通灵者么?”问天羽一字一句问道。

    昊天沉默了数秒钟,缓缓开口,说出了一句让问天羽心神震动的话:

    “你不是通灵者,而是,诡行者。”

    “杀了他。”

    一名站起身来的斗篷人开口。

    “同意,立即诛杀。”

    又一名斗篷人回应。

    问天羽本能地立刻后退了数步,心中暗道不妙。

    什么情况?

    他们这些自称为通灵者的家伙,非但不是诡行者,反而还将诡行者视为死敌?

    鬼厉似乎是感受到了问天羽心中的恐慌,变得张牙舞爪,目光凶戾地瞪着这些人。

    昊天转身,扫视其余通灵者道:

    “你们都知晓,我并非嗜杀之人,这也是你们拥护我为会长的重要原因。”

    “所以我不能立刻武断,将之诛杀,我会给他一个机会,也给我们所有人一次选择的机会,因为我知道在座的诸位,并非全部对诡行者充满了仇恨。”

    问天羽注意到,有些斗篷人默默点头。

    昊天看向问天羽,目光复杂道:

    “老弟,你或许是诡行者中的新人,不懂诡行者和通灵者之间的龃龉。”

    “其实我们之间天然对立……算了,没必要说这些了。”

    昊天目光变得严肃道:

    “如今,你的生死,掌握在我们所有人手中,等大家表决吧!”

    问天羽始终保持沉默,但他已经在暗暗蓄力了。

    如果他们真的一定要干掉自己,那自己就算跑不出去,也要至少拉上一个人来垫背。

    “现在,我请所有协会成员起立,同意立即诛杀这位年轻诡行者,站到我的左手边,同意放他走,站到我的右手边。”

    十几个黑色斗篷人纷纷起身,明显大部分人有朝着昊天左手边移动的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