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诡异街 > 第七话 大摔鬼手
    ——摇奖成功,你获得了三星诡技【大摔鬼手】。

    ——大摔鬼手,诡异力量凝聚掌心,抓住鬼躯合适部位,将之狠掼在地,对诡怪造成巨大伤害。

    “你还没完吗?别忘了这里可不是安全厕所,随时有诡怪出现的。”

    外面传进来了花僮的声音。

    “稍等,在擦腚了,姐姐你可千万别扔下我啊!”

    问天羽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带着卑微。

    外面的花僮一听擦腚二字,立刻有一种厌恶想吐的冲动,干呕了一声,不爽道:

    “那你快点!”

    哗啦!

    问天羽进去隔厢按动了水箱,又出来打开了水龙头,该出现的声音一定都不能少。

    “抱歉了姐姐,久等了。”问天羽走了出来,一脸歉意道:

    “可能是昨天晚上吃坏了肚子了,这个肚子拉的……”

    “快走吧!”花僮转头就走。

    问天羽那歉意的笑,立刻变成了一种森冷的笑。

    又是那种把自己当狗屎的眼神。

    老妇女,我傻了才会相信你会把我带到安全区去。

    只希望你快些赶到老窝,老子好把你一窝端了!

    问天羽毫不犹豫选择了消耗3点诡异点来永久拥有大摔鬼手,因为他不确定花僮还要带自己走多长时间,也不确定到了地点之后,自己要经过多长时间才能寻觅到出手的最佳时机。

    如果不舍得这3点诡异点,导致30分钟的诡技使用期限到了,自己还没能够清理干净花僮的老巢的话,那他自己可就成了任人宰割的鱼肉了。

    让问天羽神经绷紧的是,又走了七八分钟之后,花僮便在一处破旧的大门前停住了。

    她上前按照先三下,后两下,最后一下的顺序,连续敲了两个循环。

    “谁?”门里传出了声音。

    “是我,猎人四号。”

    问天羽心中冷笑,猎人?那自己就是她的猎物了。

    门开了,花僮忽然抓住了问天羽的手腕,仿佛生拉硬扯一般将之拽进了门内。

    问天羽看到了刚刚开门的人,是一个满脸横肉赤着上身的壮汉。

    壮汉看到问天羽在看他,咧嘴一笑,目光中尽是嘲弄。

    仿佛自己真的成了瓮中的鳖,待宰的羔羊一样。

    问天羽露出了谦卑的笑,主动打招呼:

    “前辈好,安全区内,还请前辈多多照顾。”

    “噗……安全区……”壮汉强忍住笑:

    “没问题没问题,咱们人类一直都是相互扶持的,否则早就被诡怪玩死了。”

    问天羽跟着花僮向前走,壮汉关上了厚厚的铁门。

    尽管神经绷紧,但问天羽的思维格外敏锐。

    他发现因为刚刚自己那句蠢话,壮汉对自己几乎是没有任何警惕之色了。

    对于自己这个砧板上的肉,他不加提防了。

    很好的开始。

    问天羽的视线中,这是一座破旧的院落。

    地面杂草丛生,墙壁斑驳,隐隐还有淡淡的血腥味传来。

    “这边走。”

    花僮转头扫了问天羽一眼,目光中已经明显带着诡异的笑了。

    又嘲又冷。

    问天羽可以装作看不见,但他此刻也是豁出去了,既然敢来到这里,那就是跟你们玩命的。

    所以他故意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哎?姐姐,怎么感觉你看我的眼神变了呢?”

    “哦?变成什么样了?”花僮一边领着问天羽走进了一条阴暗的走廊,一边戏谑地说道。

    “怎么说呢……就像是……”

    问天羽一边很信任花僮一般果断向前走着,一边露出思索的模样道:

    “就像是,看一个试验用的小白鼠一样。”

    “呵呵呵……”花僮笑得很低沉:

    “有意思,你小子还挺有眼光的嘛!”

    问天羽也笑了:

    “怎么可能,姐姐就别开玩笑了。”

    走廊的尽头,花僮一把推开了一扇门,面前顿时大亮:

    “来吧小子,这就是姐姐给你准备的‘安全区’。”

    问天羽没动,后面不知怎的蹿出来了两个魁梧的壮汉,堵住了问天羽的来路。

    花僮做出了请的姿势:

    “进来长长见识吧!小白鼠!”

    问天羽面色有些僵硬了,他步伐机械地向前走,进入到了一个宽阔的地窖当中。

    浓重的血腥味扑面而来,伴随着的还有一声凄厉的惨叫。

    问天羽呆愣当场,他看到了永生难忘的一幕。

    一个被埋在土里的人,竟然从自己的人皮中跳了出来!

    “把血猪摁住!”

    一个赤着上身的壮汉连忙上前,用带着布满倒刺的特制手套,一把就将那个失去了人皮的血人抓住了。

    血人疯狂挣扎,发出了野兽般的痛苦嚎叫。

    壮汉一手抓住血人的后颈,一手扳住了血人的大腿,将之猛力扔进了旁边的池子里。

    血人就如同被扔进油锅一样,发出了更加凄厉的嚎叫,在池子中疯狂翻滚,但很快就没了声息。

    问天羽看到了池子旁的一块木牌,上写:盐池。

    看到问天羽完全吓呆在原地的样子,花僮终于忍不住了,纵声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

    “小子,这个安全区,你还满意么?哈哈哈哈……”

    一个身着复古长袍,带着员外帽的八字胡男子走了过来。

    花僮连忙收住笑容,恭敬地叫了声:

    “总管阁下。”

    八字胡指着问天羽,面带不悦之色道:

    “这货色看起来也没几两肉,估计卖不上什么好价钱啊!”

    “四号,你最近的成绩,可真是乏善可陈呢”

    花僮连忙解释道:

    “大总管,今天这个肉猪,我保证物有所值。”

    “因为他亲口告诉过我,他平时是更多吃牛肉的。”

    “所以他的肉质,应该会达到至少良品的标准,如果卖给黑龙会的话,十八点诡异点是跑不了的。”

    “哦?”八字胡这才有兴趣仔细打量问天羽,喃喃自语道:

    “这家伙更多吃的牛肉?肉质确实比吃猪肉的家伙更加有嚼劲,但是得让他从肉猪变成血猪才能看出来啊!”

    问天羽忽然开口了,语气低沉不连贯,仿佛被吓傻的样子:

    “如何……变成……血猪……”

    八字胡笑着捋了一下自己的小胡子,笑而不语。

    花僮阴笑着介绍起来:

    “看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