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诡异街 > 第五话 自救
    问天羽也很纳闷,他看得很清楚,当花僮询问自己平时吃猪肉多还是吃牛肉多,问天羽回答吃牛肉多的时候,花僮眼眸当中明显爆出了一抹喜色。

    我爱吃牛肉,你高兴什么?

    难道你家现实中是卖牛肉的?

    问题是我一个人的需求量,也带动不了你家牛肉销量吧?

    诡异街里,连现实世界进来的人都变得诡异了么?

    问天羽也有自己想问的,他忍不住问道:

    “姐姐,您的丈夫和孩子,也应该是跟我们一样的诡行者吧?”

    正在此时,前面迷雾中,出现了一个身着黑色风衣,戴着墨镜的高大身影。

    问天羽明显感觉到花僮身躯一颤,她快速回答:

    “不,他们都是NPC,你可以理解为一堆数据。”

    言毕她主动伸手握住了问天羽的一只手,二人并肩而行,简直就像是情侣一样。

    当然,是女人老牛吃嫩草的情侣。

    “笑起来,装作跟我亲密一点,快!”花僮压低声音急声说道。

    问天羽心里感觉有些膈应。

    难道前面过来的墨镜男,是花僮的前男友?或者是现实来的前任丈夫?

    她故意用自己打掩护,是为了气他?

    考虑到人家刚刚救了自己一命,问天羽虽然感觉有些不是滋味,但还是强行露出了笑脸,花僮也趁机用脑袋倚靠在问天羽的肩膀位置。

    墨镜男的脸朝向了问天羽的位置,微微张了张嘴。

    问天羽忽然感觉到,握住自己手的花僮的手,猛地攥紧了一下。

    她极度紧张!

    她害怕这个人!

    鬼使神差的,问天羽一把将花僮搂在了怀里,并且在其额头上亲了一下。

    最终墨镜男没有说话,与二人擦肩而过。

    问天羽就这样搂着花僮走了三分钟,确定墨镜男已经走远才松开了手。

    问天羽低下了头。

    虽然是四十岁的老女人。

    但是欣慰和感激,甚至带有一点点脸红的神色,应该可以看到吧?

    结果问天羽看到了一张嫌恶的脸!

    花僮似乎是觉察到了自己表情不对劲,她立刻换上了一副笑脸:

    “没想到啊,弟弟还真会随机应变呢!”

    “这次轮到姐姐谢谢你了,走吧!”

    花僮继续在前面带路。

    问天羽依然不紧不慢跟着。

    但是他的脸,已经变得一片铁青。

    不对劲!

    之前的壮汉和小女孩在的时候,花僮低调到如同不存在。

    可她又确确实实依偎在壮汉身边,像极了一家人。

    但她却在紧张中,随口说出了壮汉和小女孩是NPC,是一堆数据。

    她害怕路过的墨镜男。

    自己帮她躲过了一劫,她却极为厌恶。

    这是发自本能的厌恶,带着深深的鄙视,就如同是,走路踩上了臭狗屎。

    自己有惹到她么?

    她知道自己是新人,主动拉了自己一把,还要带路去安全区。

    这不是一副好人做到底的形象么?

    为何一瞬间的表情变化,把自己视为臭狗屎?

    问天羽现在还不知道,高达3级的精神强度,让他在诡异街里,可以敏锐觉察出别人细微的表情变化。

    甚至是,可以感应到情绪所带动的磁场的变化,反馈到自己脑海中,产生属于自己的判断。

    这一刻,问天羽做出了判断。

    花僮,与NPC和谐相处是假,瞧不起他们是真。

    这个女人,恶自己是真,帮自己是假。

    事有反常即为妖。

    她渴望从自己身上得到什么。

    又想到了她听到自己爱吃牛肉后变惊喜的一瞬间,问天羽已经全面警惕起来。

    虽然他无论如何也想不通,自己爱吃牛肉为何会让这个表里不一的女人惊喜,但是她一定没安好心。

    真是刚脱狼口又入贼窝。

    问题是,他现在依然没有办法逃走!

    现在已经深入诡异街半天了,问天羽根本就不辨方向,往哪儿跑都不知道。

    周围是重重迷雾,潜伏着不知道多少诡怪,问天羽认为自己瞎跑的结果,就是个死无葬身之地。

    但他必须做些什么。

    “那个……姐姐。”

    “什么事?”花僮转过了头。

    问天羽露出了一脸不好意思的神情,他小声说道:

    “我想……大便。”

    花僮眉头当即一皱:

    “先忍一忍吧!安全区里的厕所更加安全。”

    “不行……”问天羽捂住了肚子,露出了急不可耐的神色:

    “我一来了便意就是个狠的,完全挡不住啊!憋不住了啊姐姐!”

    问天羽那恨不得立刻脱裤子蹲下的状态是影帝级别的表演。

    “好了好了,你憋三十秒!快跟我来!”

    花僮立刻改变了方向,向着侧面的浓雾快步行进,问天羽捂着肚子咬牙咧嘴地跟上,憋不住的样子要多真有多真。

    “就是这里,快进去吧!”

    花僮指着一间平房说道。

    问天羽迅速靠近,迷雾自动散去,他看清楚了,上面写着“公共厕所(非安全)”,他顿时愣了一下。

    背后传来花僮不耐烦的声音:

    “跟你说过了,安全区的厕所才是带星级的安全厕所,这荒郊野外的就别指望了。”

    “我在外面给你守着怕什么,快去!”

    问天羽快步进入到了幽暗的厕所当中。

    他的眼睛里闪着冷光。

    刚刚花僮自己都说漏嘴了。

    荒郊野外。

    她不是要带自己去安全区么?

    安全区难道在荒郊野外?

    当然,问天羽知道,荒郊野外的概念并非是普通意义上的郊外荒野,而是指的这条诡异街的偏僻区域。

    原因很简单,虽然在迷雾中七拐八拐,但问天羽始终感觉到了周边呈现街道的模样。

    对于诡异街,问天羽有了自己的理解,刚刚他降临的位置,也就是箭头第一次出现的区域,应该就是在安全区的边缘!

    箭头是指引着他离开安全区,深入诡异街。

    问天羽虽然此刻处于不辨方向状态,但是他跟着箭头走过的区域,总归是有点印象的。

    所以他才越来越确定,花僮带着他行进的方向,是远离安全区的方向!

    必须自救!

    问天羽立刻开始观察厕所内的状况。

    让他意外的是,男厕所很干净。

    简单的白色瓷砖,蹲坑式,四个隔厢,以及一排小便池。

    问天羽的目光,落在了厕所唯一的洗手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