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唐:疯了吧,刚穿越就造反 > 第四十九章 你猜我信不信
    虽然李愔说的话,有些让人震惊。

    但,李儒还是选择相信李愔。

    他也没理由不相信李愔。

    接下来,李愔在县衙里呆着,大概如此过了两天左右,忽然有探子来到县衙,迅速到了李愔身前躬身大喝:

    “报,主公,南诏国一万兵马,出现在黎州城外二十里处,正在迅速靠近黎州城,敌军来势汹汹,且携带攻城器械!”

    李愔点头说:“再探!”

    探子离开,一旁,李儒说:

    “主公,这南诏国,委实是个麻烦,保不齐以后,咱们和唐对战时,他们就会冒出来,所以这次定要打的他们畏惧。”

    李愔笑了:“放心吧,他们,没机会,再冒出来找麻烦了!”

    ……

    “报……南诏国兵马,已经靠近黎州城外十里处!”

    李愔:“再探!”

    ……

    “报,南诏国兵马,即将兵临城下!”

    李愔冷笑,陡然站起来,大喝一声:

    “走,去城楼上!”

    很快,李愔、李儒到了黎州城楼上。

    城楼之上,李愔俯视下方,城外,几百米处,一万人兵马,正气势磅礴的向着黎州推进。

    这些南诏国的兵马,大多数都是步兵,只有大概几百到一千个骑兵。

    最前面的,是重甲兵,在家攻城兵,推着攻城器械,自信十足的向着黎州而来。

    李愔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冷笑,随即就这样看着他们靠近。

    “主公……已经不足百米!”

    李愔笑了:“不要急,所谓瓮中捉鳖,这鳖未入瓮,需有耐心!”

    李儒自然是有些急,他怕万一那一万大军逼近城门后,攻破城门对百姓造成伤亡。

    但,李愔如此淡定,他自然只能沉住气。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很快,南诏国一万大军兵临城下。

    此刻,南诏国将领很懵逼,他看了看眼前近在咫尺的黎州城,疑惑的开口:

    “奇怪,我大军逼近,这黎州城,却无一兵一卒前来阻止?难道,这城内无兵?”

    一旁,副将开口:

    “将军,我听说,这黎州城里原来的一千常备军,被蛮族杀了。后来,被那个蜀王统治后,根本没有派兵驻守。”

    “嗯?如此重要的要塞,居然没有兵马驻守?这什么蜀王,也太垃圾了吧,他是兵马不够用,还是故意,对我们南诏国敞开大门啊?哈哈哈……”

    为首的南诏国将领哈哈大笑,他身旁的副将我赔笑说:

    “那个什么蜀王,本就没什么能力,他造反,无非是给他们南诏国创造了机会。

    哈哈哈,虽然,咱们不敢和大唐为敌,但这西南一些城池,若是从那蜀王手上抢过来,自然是大唐也就无话可说了。”

    “哈哈哈,如此甚好!”

    将领说着,忽然抬头,看向城楼上的李愔等人,喝骂:

    “城楼上的人听着。本大将军,乃是南诏国远征大将军。识相的,不想死的,赶紧大开城门,迎接我南诏大军。否则,待本大将军打进去,必然将尔等屠戮干净!”

    说完之后,这南诏国的大将军哈哈大笑,无比得意。

    城楼之上,李愔上前几步,居高临下的看着那南诏国大将军,说:

    “倒是狂妄啊,本王倒是想看看,你如何打进来,如何屠戮我!”

    下方,南诏国大将军闻言一愣:“本王?你,就是那个蜀王?”

    李愔将双手负在身后,淡淡的开口说:

    “正是本王!”

    “哈哈哈哈,什么蜀王,居然只是一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这大唐看来,真是徒有其名。

    居然能被你小子占领一郡十州几十个县,但也实在让人感到惊讶。

    看来,我南诏国真是被上天眷顾,如今,可以借你之手,白白占领几十个城池,实在是妙啊!”

    南诏国大将军猖狂开口,言语之中,根本没有把李愔放在眼里。

    甚至,似乎还觉得,李愔手上的地盘,他都可以抢过来一般。

    对此,李愔表示觉得有些可笑。

    不等他再开口,那南诏国大将军又说:

    “小子,我不管你是什么王,总之,现在,立马打开城门,否则,我要你死的很难看!”

    “你倒是猖狂,带着区区一万兵马,遍如此高调,这注定了,你的结局!”李愔冷笑说道。

    那南诏国大将军反而也笑了:

    “哈哈哈哈哈,区区一万兵马?小子,你居然嘲讽我,只有区区一万兵马?那本大将军倒是想问问你,你的兵马呢?这城外,可有你一兵一卒?”

    李愔笑了,说:

    “自然是有的,你……没有发现吗?”

    “嗯?什么?”南诏国大将军一愣,他看了看周围,确定没有李愔的兵马啊。

    于是正要继续开口嘲讽李愔,却见这时,城楼之上的李愔,忽然挥动了一个手势!

    下一刻,黎州城外远处的三面,忽然隐约可以看到一些写着蜀字的黑色旗帜飘动起来。

    紧接着,地面开始出现轻微的抖动。

    然而,隐约间,一阵阵的马蹄声迅速响起,由远而近,由小而大。

    南诏国大将军脸色一变,看向城外三面,那黑压压的无数士兵,正骑着战马,正迅速的对着城门口包抄过来。

    “这……这么多骑兵?不好……中计了……”南诏国大将军惊呼一声,想要骑马撤退。

    然而,他一旁的副将则是大喝:

    “完了将军,三面都是大军,咱们被包围了……”

    南诏国大将军怒吼:

    “还用你说?”

    几句话之间,李愔的两万七千骑兵,和两万九千常备军,将南诏国一万兵马,尽数包围,堵在城门口。

    此刻,南诏国一万士兵,几乎一大半都吓懵了。

    此等场景,别说打了,吓都把他们吓得胆寒了。

    一万普通士兵,被两万七骑兵外加两万九普通兵包围,这谁不怕?

    尤其是那两万七骑兵,装备无比精良,连马都穿戴盔甲,怎么打?

    城楼上,李愔淡淡开口:

    “那个,那个南诏国的什么大将军,这下我的兵马来了,你可满意?”

    南诏国大将军脸色铁青。

    刚才的他有多嘚瑟,现在的他,就有多绝望。

    他咽了口唾沫,随即看向李愔,说:

    “蜀……蜀王,如果,本大将军告诉您,我只是带着这一万兵马路过这里的,不知道您信不信?”

    李愔微微一笑:“你猜我信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