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唐:疯了吧,刚穿越就造反 > 第四十三章 他以为这里还是大唐吗
    蜀王府前,无数百姓跪下山呼万岁。

    而此刻,站在那高台上的李愔,王者气势,暴露无遗。

    整个过程中,他几乎没有怎么说话,似乎显得非常的低调。

    而远处,李孝恭看到这一幕,哼了一声说:

    “给了一分颜色,还真就要开染坊了?造反?当真是可笑……”

    李孝恭说着,转身离开了。

    李愔自封为王,显然就是要证明,和朝廷没了关系,从此以后,便是真正的一方之王。

    这么一来,他肯定不想和李泰合作。

    李孝恭看出来了李愔的野心,当然,对李愔的野心,李孝恭是非常嘲讽的。

    在他看来,就凭李愔,想造反,根本不可能。

    而如今李愔的一切,迟早会被打击的支离破碎。

    他甚至觉得,李愔和李泰合作,是李愔活下去的唯一机会。

    只是,李愔可不这么想!

    与此同时,蜀王府中。

    古青青脸上洋溢着开心的笑容,听着外面传来的一阵阵蜀王万岁的声音,觉得非常的荣幸。

    一旁,小玉也是如此,两人说着话,言语之中,充满了对李愔的敬畏和崇拜。

    “王妃,王爷真是太厉害了,我听说,整个蜀郡,甚至整个剑南道的百姓,都对他无比的敬畏。”小玉激动的开口说。

    古青青一笑:“那是当然,咱们王爷可是在短时间内打赢一个道,拿下一个郡的存在。”

    一旁,魏叔环不屑的哼了一声,说:

    “就这,有什么值得炫耀?”

    古青青看向魏叔环,显然,对魏叔环的话,很不满,于是说:

    “那你的意思,能做到的人,很多?”

    魏叔环说:“那是自然,比他优秀的,大有人在!”

    “那你说说看!”古青青问。

    魏叔环想了想:“就当今陛下的皇子之中,李承乾、李泰、李恪……这些,哪一个不比他李愔强?”

    “他们也能在半月之内,拿下一个郡,并且解决一个郡的蝗灾问题?”古青青继续问。

    魏叔环顿时语塞,随即说:

    “李承乾贵为太子,难道不比他李愔强?人家可是未来的皇帝!”

    古青青不屑的笑了一声说:

    “李承乾?太子?这天下,早晚是我家王爷的,李承乾算什么太子?我和王爷,还没生出太子呢。”

    这古青青向来文雅稳重,平日里,也是极为温和。

    不成想,今天因为围护李愔,竟然能说出这种话,也属实不容易。

    只是,魏叔环却又说:

    “你放弃这个想法吧,就凭李愔,不可能造反成功。”

    “我相信他,他可以。再说了,无论王爷能不能造反成功,你口中的李承乾,他都不可能当皇帝。”古青青说的无比笃定。

    魏叔环似乎是李承乾的迷妹,此刻闻言顿时眼睛一瞪:

    “你说什么?何出此言?”

    古青青见魏叔环急了,得意一笑:

    “我家王爷说的,他说要不了多久,这李承乾的太子之位就不保了。我相信王爷,所以我相信他说的一定没错!”

    魏叔环笑了一声:“可笑,根本就是无稽之谈!”

    古青青微怒:“你如此不信王爷,如此嘲讽王爷,为什么还要来找王爷履行所谓的婚约?还是说,你另有所图?”

    魏叔环被问的哑口无言,张口不知道说什么。

    古青青见状皱眉,说:

    “我虽然替王爷留你,但是你若是再敢有不当言论,我也定然赶你离开!”

    说着,古青青也不再多说。

    魏叔环微微呼了一口气,沉默起来。

    ……

    封王之事,结束之后。

    李愔在王府之中宴请一些官员。

    造反这么些天,这些官员,倒也算是把李愔所占领的几十个城池打理的有条不紊,所以,李愔也开口,对他们表达了感谢。

    一众官员酒足饭饱间,对李愔的各种崇拜之语,也是滔滔不绝。

    正吃喝着,就见燕云十八骑的一号。

    他走到李愔身旁,开口说:

    “主公,那李孝恭准备离开蜀县,回长安了,要不要将其杀了?”

    李愔摇头:“不用了,随他去吧,把我的态度告诉李世民,也彻底断绝李世民的侥幸心理!”

    那一号点头,立马退到一旁。

    李愔则是继续招呼大家吃喝。

    “主公,咱们已经蜀地称王,那么,接下来,您如何打算?”

    说话的是黎州县令李儒,他对李愔的敬佩,只增不减,此刻也是对造反事业,非常关心。

    听到李儒的话,李愔笑了一下,说:

    “造反简单,但是,要把咱们拿下的城池,好好的管理起来,可不是容易的事儿。

    要说打天下,我甚至现在可以立马把整个剑南道一百多个城池全部拿下。

    但是,这是没必要的,我准备把现有的几十个城池管理好,让百姓们都能过上好日子,再去攻克其他城池!”

    一番话,让李儒等一众官员无比感动。

    显然,李愔和其他那些打天下的人,显然是不一样的。

    自始至终,李愔的人设就是,打天下,以民为主,为民而立。

    比如解决灾民吃饭问题,比如治理蝗虫解除百姓之灾难。

    再如此如今说的,打下一城,就管理好,让百姓们过上好日子,再去打别的城池。

    这哪里是为了打天下?压根儿就是在平天下,治万民啊。

    自古以来,那个造反打天下的人在乎过百姓们的死活?

    但他李愔在乎。

    不仅在乎,他打天下,就是为了百姓。

    此等壮举,如何让人不敬畏和佩服?

    一众官员无比感动,纷纷起身行礼:

    “蜀王仁心,百姓之福!”

    李愔摆摆手:“都坐下吧!”

    众人坐下,李愔正要再说什么,却见蜀县,一名捕头急匆匆跑进来跪下:

    “主公……古大人……”

    随即,他看向蜀县县令古阳天。

    古阳天皱眉:“什么事着急忙慌的?不知道主公在举办宴会?”

    李愔摆摆手:“有事说吧!”

    那捕头抬头:“主公,那朝廷来的什么河间郡王李孝恭,他在离开蜀县的时候……杀了蜀县城门口的几个百姓,随后,扬长而去!”

    李愔脸色一沉,猛地站起来:

    “他为何杀那几个百姓?”

    “回主公,据现场的人说,那李孝恭出城时听到那几个百姓说着主公乃天选之子,必然一统天下之类的话。

    那李孝恭于是当场嘲讽几句,还嘲笑主公。几个百姓不服气,和他争论起来,那李孝恭气急,于是挥剑杀人,扬长而去……”

    捕头说完后,李愔猛地一拍桌子:

    “好大胆,以为本王这蜀地,还是他大唐的天下?他想杀人就杀?

    一号,带剩余十七骑,给本王去把李孝恭抓来。记住,别杀了他,本王要当众处决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