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唐:疯了吧,刚穿越就造反 > 第三十九章 我不是傻子
    “朝廷来人?”

    李愔冷笑一声说:

    “这次,总算不是一封信那么简单了么?”

    李愔已经猜出李世民的打算,他没有派兵来打,显然也是因为蜀地位置的缘故,所以知道打的话,没有那么容易。

    李愔觉得,自己当初的选择还是很明智的,如果去了别的地方准备造反,效果肯定没有在蜀地这么好。

    想到这里,李愔淡淡说:

    “让他们进来吧!”

    话音落下,不多时,两个身影缓缓走进来。

    李愔看了看走在前面的,按照这具身体原主人的记忆,这个人,是自己堂叔,也是大唐开国功臣,李孝恭。

    对于李孝恭,李愔的印象中,这人似乎比较滑。

    身为皇亲国戚,在玄武门之变时稳妥保身,之后又被李世民重用,可见其心机很重。

    再看李孝恭身后的女子。

    这女子很美,是那种冰冷的,甚至有些高傲的美。

    仿佛她是一座冰山,高高在上的那种冰山。

    此刻,那怕进入李愔这个反贼的地盘,却依旧一副很平淡的样子,心理倒也算是强大。

    对于这个女子,李愔的记忆深处,隐约有点印象。

    也是身体原主人的记忆,记忆里,这个女人是魏征的小女儿,因为有点才气,故而被称为才女。

    可能因为她父亲的缘故,她一向自视清高,把自己看的很高,经常蔑视一些其他的官宦子女。

    当初的李愔,对她感兴趣,只不过,魏叔环对李愔,不屑一顾。

    那怕后来李世民有意指婚,魏叔环也非常抗拒。

    这事儿,也就不了了之。

    倒也没想到,这个女人会来。

    只是不知道,她来做什么。

    “六皇子,好久不见啊!”

    李孝恭走近后,哈哈大笑,开口说道。

    李愔神色没有什么变化,说:

    “这里没有六皇子,只有蜀中之王!”

    “额,呵呵,蜀王,你还在生你父皇的气?”李孝恭问。

    李愔冷笑一声,靠在椅子上说:

    “父皇?我之前在长安,对李世民说我不是他儿子,可不是在开玩笑。所以,他不是我父皇。”

    李孝恭叹了口气:“不管怎么说,血浓于水,他毕竟是你父亲,这怎么能说断就断呢?”

    “血浓于水?呵呵,先不说我和他究竟是不是父子,就算真的是,他都想杀我了,我还在乎血浓于水?”李愔内心,毫无波澜。

    毕竟,李世民跟他,真的没关系。

    “你误会你父皇了,他当时也只是一时冲动,再加上你说话也不客气,所以他一生气,才有了后面的事。

    后来,他越想越觉得,这件事确实伤害了你,所以三番两次写信给你,这不,还亲自派我来,足以说明他的态度了。”

    “态度??”

    李愔笑了,说:“是你李孝恭不认识字,还是你把我李愔当傻子?他李世民之前的两封信是什么态度,你难道不清楚?”

    李孝恭有些尴尬,说:

    “这……可能言语之间表达不清楚吧,但这里派我来,我可以向你转达你父皇的意思。

    他觉得,父子之间没什么误会不能解决。他想你回去,两父子好好把误会解除。”

    “大可不必,收起那虚伪的一套吧,我不是曾经的那个李愔,更不是傻子。”

    说着,李愔站起身,双手虚抬:

    “无非是看到,我已经有了一定的势力了,李二慌了吧?这就慌了?这才那到哪儿?

    你回去告诉李世民,别觉得我是傻子一样好糊弄。我李愔曾经说过的话,就一定会做到。

    今天,我只取他一个益州蜀地。接下来,就是整个剑南道,以及,整个大唐。

    让他不要再寄托于我会放弃这种不可能的事情上,还是想想,怎么会自己造成的后果而付出代价吧。”

    李孝恭对于李愔的这个态度,显然没有太大的意外。

    只是笑了笑说:“既然如此,那我就明白了。”

    “既然明白了,便可以走了,从某种程度上说,咱们,是仇人!”李愔开口。

    李孝恭沉默一下说:

    “不对,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咱们不是仇人……”

    李愔眼睛一眯,李孝恭则是继续说:

    “长途跋涉,甚为劳累,蜀道难行,往返费劲,不知道,能不能在蜀王你这里,住几天!”

    李愔坐下,说:“看来,你可不光是给李世民带话来劝我这么简单。”

    毕竟,李孝恭只是象征性的劝了几句。

    长途跋涉,来到这里,随口劝慰几句,不成,就算了?

    这也太简单了吧?

    所以,不可能这么简单!

    何况,还要住下几天。

    这李孝恭,显然还有事。

    李孝恭一笑,并没有再多说。

    李愔沉默一下:“好,你想住,便住!”

    “多谢蜀王。”

    李孝恭拱拱手,随即转身,离开了蜀王府。

    蜀王府的大厅里,李愔看了一眼燕云十八骑的一号。

    一号点头,表示明白,转身离开,去监视李孝恭。

    大厅里,那魏征的女儿魏叔环,依旧是傲然而立。

    李愔眼睛一眯,倒也从未见过,如此傲气的女子。

    这个女子不过十七八岁,但是身上的那股子高冷和孤傲以及蔑视一切的气势,却仿佛一个久经沧桑,看淡凄凉的人,所具备的。

    李愔看了那魏叔环良久,魏叔环动也不动,话也不说,也不看李愔,仿佛置身事外,无视外界一般。

    “倒是挺会装!”

    李愔如此心想,接着起身,对在座的官员们挥挥手。

    官员们纷纷起身,躬身告退,接着全部离开。

    李愔也转身,直接从一侧,去了大厅后面的内室。

    整个偌大的大厅,一瞬间便只剩下了那魏叔环一个人站立。

    这下,倒是不用她来展现孤傲凄凉的气势了,现场就挺凄凉……

    她的眉头微微一皱,万万没想到,这个自己一向看不起的李愔,居然会如此冷漠她。

    很快,天黑了。

    内室卧房。

    古青青看着正在喝茶的李愔,说:

    “王爷,她还站在那儿。”

    “嗯!”李愔点头。

    “您不问问她?”古青青疑惑。

    李愔:“问她什么?”

    “问……问她为什么来……为什么一句话不说。”

    古青青说道。

    李愔摇摇头:“你会闲着无聊,去拿起一块冰将之融化吗?”

    “啊?不会!”古青青摇头。

    李愔撇嘴:“那就得了!”

    古青青想了想:“可是,我听人说,她和王爷以前有过婚约,她是来履行的。她那么漂亮……”

    “她哪有你漂亮,你还没她那么冰冷……”

    李愔说着,把古青青抱起来走向床:

    “让我看看,你是不是很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