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唐:疯了吧,刚穿越就造反 > 第九章 让他跪着来求朕
    古县令脸色很难看。

    他的心跳都已经加速了。

    造反?

    多么敏感的词儿。

    这要是传出去,别说李愔了,他这个李愔的老丈人一家,恐怕也难逃一劫。

    想到这里,古县令赶紧起身:

    “王爷,您……别开玩笑了,这……造反这种事,千万说不得啊……”

    李愔很淡定,他预估了古县令的反应。

    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

    “我已经在长安城表明要造反,而且李世民必然是非杀我不可了。”

    古县令只觉得头都有些晕,差点一下没稳住倒下去。

    缓了好一会儿,他才开口,颤抖着声音说:

    “也就是说……就是说……”

    李愔说:“也就是说,你不跟着我一起造反,也会连坐……”

    “而跟着我造反,还有一线生机!”

    古县令揉了揉额头,随即抱有一丝希望的看着李愔说:

    “王爷……可……可说的当真……我没听说您要造反啊……”

    “等你得到消息,那你离死亡也不远了。”李愔冷笑一声。

    古县令一脸认真:“那么造反……王爷是认真的?”

    李愔:“这种事情,岂可儿戏?岳父,你应该不是笨人,应该明白,现在你没得选!”

    “唉……”

    古县令叹了口气,此刻的他,对李愔,真的是一言难尽啊。

    本来李愔欺男霸女,已经让古县令很是头大,觉得女儿跟了李愔,受了委屈。

    现在,还希望李愔改了,不成想,居然告诉他要造反……

    而且李愔若是说的是真的,那古县令不跟着他一起也不行啊。

    一旦朝廷认为李愔有造反的心,那李愔死不死不一定,和李愔有关的,恐怕会死的很惨。

    他这个岳父,必然是首当其冲。

    所以,如果李愔真的要造反,那他古阳天唯一活下去的机会,就是跟着一起。

    别无他法!

    “果然,没得选……”

    古县令只觉得胸口憋闷。

    随即他看向李愔:“王爷要造反,既然已经让朝廷都知道了,相比,也做了完全准备吧?不知道咱们现在,兵力如何?”

    李愔想了想,说:“我手上,有十八骑,你若是跟着我干,则加上你县衙里几百衙役。另外,我可再得一千轻骑兵!”

    简单的一句话,宛若晴天霹雳,瞬间让古县令呆若木鸡。

    良久,他才颤抖着声音说:

    “所以……王爷现在只有十八名骑兵?您确定你这是准备造反?”

    这着实把古县令真不会了。

    这大摇大摆的要造反,都闹的皇帝和朝廷都知道了,结果只有十几个骑兵?

    这搞锤子啊?

    “别小看我的十八骑兵,他们可敌千人军队。另外,只要你同意跟我造反,我另外得到的一千轻骑兵,也绝对是精锐中的精锐。”

    李愔很淡定,一直很淡定。

    古县令苦笑一声,这……他怎么信?

    但,不信也不行啊。

    李愔造反,他这岳父不跟着,死的更快。

    想到这里,他叹了口气:

    “事已至此,我不跟着你一起,也不行了。”

    他说这话,甚至都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反正他是觉得,他这一家老小怕是过不了多久,就完球了。

    “只是,我虽然跟着你造反,但是县衙里几百衙役却未必愿意……”古县令如实开口。

    李愔明白,毕竟造反这种诛九族的事儿,一般人谁敢跟着干?

    所以,造反一般都有由头。

    “古来造反,无非两个原因。一,有权有势之人,手握权势,野心夺位。

    二,天灾人祸之下,百姓民不聊生,只能组织起义,推翻政权,取而代之,做到更好……”

    李愔说着,似乎自己两边都不占。

    这确实有点难啊。

    两边都不占,那就努力做到两边都占。

    权势不必从朝廷去获得,亦可以自己培植。

    如燕云十八骑,如一千白马义从。

    系统的奖励,会帮助自己。

    所以自己的势力,只要给予一定的时间,是一定可以培植起来的。

    至于第二个,名头,也是以天灾人祸,百姓民不聊生最好。

    时下正是天灾不断的时候。

    关内、京畿、剑南道等地,蝗虫遍地,食稼而过,导致百姓无粮度日!

    同时,?剑南、关东等二十四州,接连大旱,苍天不雨,?积旱三时,?野无青草。

    百姓之粮,颗粒无收!

    李愔眼睛一眯,觉得,或许可以从这里面做文章。

    当然,要拿这两个天灾做文章,最好是李愔能有解决天灾的法子。

    比如,他以蝗虫和旱灾,来说李世民德不配位,苍天不让其坐龙椅。

    那么,他李愔就得解决蝗虫和旱灾,来让天下人觉得,他李愔是天选之子。

    “蝗虫……旱灾……倒也,不是没办法解决,李世民啊李世民……你这个皇位,我还就要定了!”

    李愔心里,已经有了主意。

    也就是这时,古县令说:

    “王爷,您在说什么呢?我方才说的,衙役未必跟随我们造反……”

    李愔打断他:“这不是问题,衙役,和天下百姓一样。

    等我笼络人心后,无论是县里衙役还是县里百姓们,都会心甘情愿的跟着我干。”

    阴谋之中,舆论最可怕。

    诡计里面,诛心当为上。

    李愔要借蝗虫旱灾,制造舆论,诛李世民的心!

    古县令自然是不会想要李愔在想什么。

    后世现代人的思维,总是要活跃一些的。

    系统的声音没有响起,说明任务还没有完成。

    县令同意跟自己干,意味着蜀县的政权,暗地里已经在李愔手上。

    但蜀县,还没有掌握在自己手上。

    因为除了政权,还是军权。

    那几百人常备军,是隶属剑南道节度使的。

    只有把这几百人常备军消灭或者收服,蜀县的军政,才算是到了李愔的手上。

    他才算是占领了蜀县。

    想到这里,李愔起身,对古县令说:

    “县衙的管理,还是依靠岳父大人了。我去把蜀县的几百常备军解决,彻底掌控蜀县!”

    古县令急忙站起来,意识到李愔是来真的。

    他紧张的开口:

    “王爷,无论你造不造反,下官一家的命,都绑在您手上的。若造反属实,请万望小心行事……”

    这话说的真切,谁让他是李愔的岳父?

    李愔微微一笑,没有多说,转身离开了。

    看着李愔的背影,古县令擦了擦额头冷汗,随即瘫坐在椅子上,说:

    “他真的能成功?我古家危矣……”

    ……

    而与此同时!

    长安城,立政殿!

    李世民脸色阴沉的看着左武卫将军李君羡,说:

    “还是没有找到那个逆子?”

    “回陛下,没有……蜀王殿下,不知所踪!”李君羡回答。

    李世民哼了一声:“找,找到后,杀。当然,如果他后悔了,就告诉他,跪着来求朕!!”

    他完全没想到,李愔回回到蜀地。

    最危险的地方果然最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