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神兵图谱 > 298、我一直在等待一个机会(第二更)
    “轰——”

    周恕伸手接住弹回的长枪,劲气四射,一道道肉眼可见的狂风呼啸而过。

    周恕皱起眉头,看着那一道人影消失在视野范围之内,追之不及。

    “竟然是他!”

    周恕自自语,“又是一缕分神吗?这一次竟然学聪明了,知道如何挡住我的长枪了。”

    “一点气息都没有留下,我就算想要追踪他也做不到,果然不愧是来自门后世界的人,吃了一次亏就学精了。”

    周恕冷哼一声。

    他正在华夏阁内闭关,忽然此人打上门来,结果仅仅交手两招,对方掉头就走。

    周恕虽然出枪了,但是这一次,对方竟然用某种方法躲过了长枪的攻击。

    虽然没有伤到对方,但是周恕也认出来了,那人,正是之前刁道存从门后世界召唤来的那个神秘强者!

    只不过这一次,他附身在另外一个人的身上而已。

    虽然附身之人不同,但是瞒不过周恕的眼睛。

    “在十国大陆搞鬼的人就是你吗?”

    周恕脸色微微变化。

    此人来华夏阁只是试探,但是短暂的交手,周恕也看出来了,对方的实力,非同一般。

    华夏阁能够稳赢他的,恐怕只有周恕一人。

    其他人遇上此人,能不能逃命都是不一定的事情。

    “你还没玩了是吧,真以为本王好欺负?”

    周恕眼中杀机迸射。

    他正待追杀那人,忽然一道人影,以极快的速度疾驰而来。

    “王爷,不好了!”

    来人赫然是张三。

    “孙公平被敌人所擒,杨洪下落不明,生死不知!”

    隔着老远,张三大声喊道。

    “什么?”

    周恕大怒,身上气势轰然爆发开来。

    ……

    十国大陆,大梁和大夏交界处的一座城池。

    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拖着一个担架进了城。

    他拉住一个路过的人,正打探着城中有没有大夫的时候,忽然一声巨响,一道黄金色的半圆形光罩,将整个城池笼罩了起来。

    接着,一道声音在空中响起。

    “所有人听着,不想死的话,从现在开始,就听本座的命令,谁敢违背本座的命令,杀无赦!”

    宋钟的身影出现,强大的威压瞬间弥漫全城。

    几乎所有人,都第一时间承受不住那强大的威压,噗通一声跪倒在地。

    “何人敢在我江州城放肆!”

    这座城的城主大喝道。

    话音未落,砰地一声响,那城主的脑袋,好像是西瓜一样,瞬间爆炸开来,白的红的流了一地。

    “还有谁?”

    冰冷的声音回荡在天空之中。

    整座城都陷入了安静之中。

    那年轻人奋力地抬起头,正要开口说话,忽然他感觉有人拉住了他的衣角。

    他低头一看,只见那个只剩下一口气的“护卫”,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过来,正对着他微微摇头。

    他张了张嘴,到嘴边的话顿时咽了回去。

    是啊,自己虽然不怕天上那个混蛋,但是现在自己还得保护这位兄弟!

    “很好。”

    宋钟背手立在空中,冷冷地说道,“识时务者为俊杰,你们算是本座在此界的第一波班底,好好为本座做事,以后少不了你们的好处。”

    他衣袖一甩,身影踏步而出。

    “轰隆隆——”

    城门外,土地突然高涨起来,形成一个超过了城门高度的土台,土台之上,赫然出现了一个十字状的木架。

    “兄弟!”

    那守着杨洪的年轻人远远看见那木架上钉着的人,惊呼着低声道。

    杨洪虚弱地躺在担架上,两只手死死抓住担架,用尽最后的力气,才没让自己失态。

    孙公平!

    那被钉在木架上,生死不知的人,赫然正是孙公平!

    “哈哈——”

    空中回荡起一阵狂笑之声。

    “周恕,给我听好了,你只要敢踏入千里之地,我立刻杀了你的兄弟,并将这城中所有人都屠杀个干干净净!”

    宋钟看着远方,扬声大喝道。

    “别说本座没有给你机会,只要你不出手,你尽快可以派人过来救人,只要你的人能把他们救出去,那本座便愿赌服输。”

    宋钟狂笑着说道。

    千里之外,空中出现了一道人影。

    追杀而至的周恕,停在千里之外。

    这个距离,周恕纵然出枪,也威胁不到宋钟的性命。

    以他的目力,纵然隔着千里之遥,他也看到了孙公平和那被金光笼罩的城池。

    他脸上露出无比愤怒之色。

    孙公平是他在这个世界上的第一个朋友,他现在竟然被人钉在木架上,生死不知,是可忍孰不可忍?

    但是他不敢再向前,对方的实力非同一般,就算是周恕,也没有把握能从他手下把人救出来。

    周恕握紧拳头,对方对他的实力有非常清楚的认知,所以他才不让周恕踏进千里之力。

    在千里之外,就算是周恕有再大的本事,也不可能救得了孙公平。

    他只要敢冲过去,对方有充足的时间杀死孙公平。

    且不说那一城之人,周恕就算不在意那一城之人的生死,也绝对不能不管孙公平的生死。

    “放了他,我可以饶你不死。”

    周恕冷冷地开口道,声音如同滚滚天雷奔涌而去。

    “饶我不死?真是好大的口气!”

    宋钟冷笑道,“你以为杀了本座的一缕分神,你就有资格跟本座这么说话了?”

    “要不是本座想跟你玩一玩,本座随手就能捏死你!”

    “听好了,周恕,本座跟你玩个游戏,从现在开始,本座以此城为基础,开始向周围扩张,本座的地盘千里之内,都是你的禁区,你不能踏进。”

    宋钟冷声道,“当然,你也可以派人来攻打我,只要你不出手,你尽管可以派人来。”

    “以三年为限,我们谁的地盘大,谁赢。”

    宋钟的目光,穿过千里之地,落在周恕的身上。

    “输了的,就彻底臣服于赢者。”

    宋钟声音响亮,千里之内,人人都能听到他的声音。

    周恕眉头微微皱起。

    “王爷,查到他的消息了。”

    张三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周恕身边,低声道,“宋钟,出身大魏,一代豪侠,此前不曾有过劣迹……”

    张三迅速地把宋钟的身份信息告诉周恕。

    周恕微微摇头,这些信息,已经没用了。

    眼前这个宋钟,绝对不是原本的宋钟。

    他就和刁道存一般,被另外一个神魂给夺舍了。

    他现在只是拥有宋钟的身体而已,他体内的,是来自另外一个世界的分神。

    如果用宋钟的性格去推断此人的性格,那无异于南辕北辙。

    “宋钟!”

    周恕鼓荡灵元,扬声喝道,“你的条件,我答应了!”

    “但是我告诉你,他要是死了,上天入地,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哈哈,放心,我不会让他死的,他可是我的玩具,怎么会这么轻易死呢?”

    宋钟哈哈大笑道。

    ……

    “姐夫!”

    城中,那个年轻人握紧拳头,低声叫道。

    他恨不得立刻冲出去,但是他还带着一个重伤的兄弟,不能鲁莽行事。

    现在最重要的,是保护好这位受伤的兄弟,要是能把城外那个兄弟也救回来,那就更好了。

    “找个隐秘的地方,不要被他发现我们。”

    杨洪拽了拽那年轻人的衣角,低声道,“我需要一个安静的地方来疗伤!”

    刚刚宋钟的声音,杨洪自然也听得清清楚楚。

    但是王爷与宋钟的博弈,他现在管不了,只有养好了伤,他才有机会,给这宋钟来一击必杀的偷袭!

    那年轻人也是个机灵的,眼睛咕噜噜一转,趁着众人被宋钟的气势所慑,他拖着杨洪,熘进了一条不起眼的胡同,然后钻进一个明显已经很久没有人居住的破败小院之内。

    ……

    “王爷,一座小城而已,我带兵去扫平了它!”

    萧江河沉声说道。

    此时华夏阁一众高手,都已经来到了周恕的身边。

    那宋钟说的话,他们自然全都听到了。

    “不行。”

    周恕摇摇头,开口说道,“城中的百姓是无辜的,如果我们出兵,那宋钟,必定会驱使城中百姓出城作战,到时候,你杀还是不杀?”

    “他们敢出城助敌,那就是死有余辜!”

    萧江河眼神之中闪过一片杀意。

    这江州城中的百姓,可是与他没有什么关系,如果能救回孙公平,就算是真的杀光一城之人,他也在所不惜。

    从军打仗的,从来就不是心慈手软之人。

    “他们出城,未必是出于自愿。”

    周恕说道,“宋钟不是一般人,他必定有办法驱使城中百姓,我们不能因为宋钟一个人,就杀光城中的所有人。”

    周恕终究还是有些心软了,宋钟也是抓住了他的这个弱点,所以才会做出现在的事情。

    他如果驱使百姓出城作战,一旦周恕心慈手软不敢攻击他们,那么他们就能快速扩张地盘,到时候,周恕就算是输了。

    可是让周恕出手屠杀一些本来无辜的百姓,那必定会对周恕的名誉造成严重的影响。

    到时候人心背离,宋钟更是可以趁机招揽更多的手下,他可从来没有说过,他要固守一个江州城。

    “王爷,两军交战,不可能没有死伤的,我相信,他们也不会怪你的。”

    萧江河沉声道,“如果他们要怪,那就怪我萧江河便是,此事,与王爷你没有任何关系。”

    “你做的,跟我做的有什么区别?”

    周恕摇头道,“我们的目的是救人,而不是杀人,再者说,杀敌一千,自损八百,我华夏阁的大好儿郎,死在这种战争之中,不值得。”

    周恕几乎可以肯定,宋钟会有秘法强心提升江州城中百姓的修为,他如果操控那些百姓出城作战,就算是华夏阁的大军,也势必会有损伤。

    宋钟想让祖地人族自相残杀,周恕绝对不能让他如愿。

    “那我们应该怎么办?难道就眼睁睁地看着孙公平被他钉在那里吗?”

    萧江河眼神中充满了愤怒之意。

    孙公平是他们同生共死的战友,他们多少次曾经并肩作战,孙公平救过他的命,他也曾救过孙公平的命。

    现在眼睁睁看着孙公平受辱,他做不到!

    “王爷,那宋钟想要与我们玩争霸天下的游戏,他和王爷你不出手,除此之外,任何手段我们都能用,既然如此,那我们几个潜进江州城,先把孙公平救回来再说!”

    张三沉声道。

    “不行。”

    米子温摇头说道,他目光盯着江州城的方向,江州城的城头之上,已经开始有影影绰绰的人影出现。

    “这么简单的事情,我们能想到,宋钟必定也能想到,他不可能没有防备。”

    “他虽然说了他不会亲自出手,但是我敢肯定,他手下,必定还有其他高手,如果我们冒然潜过去,那就是自投罗网。”

    “他现在布下的局很明显,就是想让人族自相残杀,此人的心理,定然是无比扭曲。”

    米子温皱着眉头说道。

    他虽然擅长领兵,但是现在要攻打的,是属于他们人族自己的城池。

    城池中的人,都是他们的同族,那些人,本心未必要背叛人族,他们只是不由自主被人所制,如果就这么将他们屠杀一空,就算是米子温,也觉得有些为难。

    “当今之计,只能是围而不杀,我们慢慢想办法了。”

    米子温叹了口气,他一时间,也想不出来太好的办法。

    众人都陷入沉默之中,要说打,他们有必胜的把握,别说一个小小的江州城,就算是整个大梁,也不是他们的对手。

    那个宋钟不出手,小小的一个江州城,他们完全有把握在一个时辰之内彻底扫平。

    但现在的问题不在于他们能不能打得过,而在于能不能打。

    投鼠忌器,说的就是他们现在的情况。

    “他是在拖延时间。”

    周恕忽然开口说道。

    “以他的实力,就算不是我的对手,我也赢不了他。”

    周恕沉声说道,“他想要报仇,完全不需要用这种手段,他真要杀人,孙公平活不了,这江州城的人,也活不了。”

    “他想要争霸天下,更是不需要如此曲折。”

    “华夏阁除了我之外,没有人能挡他一击。”

    众人心中都是倒吸了一口凉气,他们虽然知道那宋钟可能很强,但也想不到,周恕对他的评价这么高。

    按照他们得知的关于宋钟的消息,这个宋钟的实力,并不强啊。

    他们还不知道,如今的宋钟,可以说和当初的刁道存是同一个人。

    “他现在这么做,是为了拖延时间!”

    周恕眼睛微眯,眼神之中,寒芒一闪。

    “他在等援兵!”

    “援兵?”

    米子温等人全都是一愣,疑惑道,“他还有同党?”

    “未必是有同党,或许,他在等他的本体前来。”

    周恕皱眉道,“不管他在等谁,我们都不能被他牵着鼻子走。”

    “王爷你的意思是,我们进攻?”

    米子温表情凝重,沉声道,“如果现在进攻,我们或许会有不小的伤亡。”

    行军打仗,讲究知己知彼。

    现在他对对方的实力,并不了解,冒然出兵,是在冒险。

    “等!”

    周恕沉声道,“他以为我不踏入江州城千里范围之内就奈何不得他?他未免也太小瞧我了。”

    “你们照旧围困江州,不准任何人离开。”

    周恕眼中闪烁着光芒,冷冷地说道,“我会让宋钟知道,他想得太天真了。”

    ……

    江州城内,一个年轻人透过门缝,看到一道道人影彷佛失去了神智一般木讷地从门前走过,他收敛全身气息,小心翼翼地摸回房间之内。

    “兄弟,不好了。”

    那年轻人压低声音,小声道,“外面那些人全都被宋钟控制了,我没办法出去卖药,你的伤……”

    “普通的药治不了我的伤。”

    杨洪摇摇头,开口说道。

    仅仅是说了一句话,他就有一种想要昏厥的感觉。

    他的伤实在是太重了,要不是运气好,他之前可就真的死了。

    现在他连动一下手指头都难。

    但是他现在不能休息,孙公平还在外面受苦,他必须要尽快恢复,然后想办法救出孙公平。

    绝对不能让那宋钟有机会威胁王爷!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年轻人小声道,“我们现在可是进入了贼窝了,我倒是不怕死,问题是外面那么多人,我根本保护不了你啊。”

    他脸上有些担心,不过倒是看不出来害怕。

    “你怕不怕死?”

    杨洪看着年轻人,开口道。

    一品武者,修为实在是太低了些,不过现在也没有别的选择了。

    “我不怕死!”

    那年轻人拍着胸脯说道,“兄弟,你现在这情况,就不要再想着保护我了,男子汉大丈夫,死则死矣,我绝对不会给我姐夫丢脸的!”

    “你姐夫?”

    杨洪一脸疑惑,这关你姐夫什么事?

    你姐夫又是谁?

    再说了,我什么时候想着保护你了?

    我是想让你去送死好吧。

    “不怕死就行。”

    杨洪并没有纠结这个问题,这个年轻人脑子看起来有些不太清楚,不过他也不屑于欺骗他。

    “我现在有一件事需要你去做,这件事十分危险,有可能会让你丢掉性命,但是一旦做成了,将有可能帮助华夏阁战胜这个宋钟,要不要去做,你自己选择。”

    “我去!”

    年轻人毫不犹豫地说道,“能帮到我姐夫,那是我的荣幸!我这辈子,一直在等待这个机会,等待做一件震惊天下的大事的机会,现在这个机会来了,我已经准备好了!”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神兵图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