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巫道修仙传 > 第28章:杨家来人,风云微澜
    “姑爷,五小姐,请!快里面请!少爷,少爷!快看谁来了!”

    杨大海推门进院的时候,杨铮刚练完莽牛劲,正准备进屋洗个澡。

    听到杨大海的声音,杨铮寻声看去,一脸惊喜的叫道:“姑父,小姑,你们怎么来了?表妹,你也来了。”

    跟杨大海一起来的有五六人,为首的三人,正是杨铮小姑一家,姑父庄冲天,小姑杨明凤,以及表妹庄薇薇。

    庄冲天身后还跟着一名穿着玄色劲装的魁梧大汉,太阳穴高高鼓起,一看就是武功修炼到了玄阶后期的宗师级高手,应是龙门镖局的镖师。

    小姑身后则跟着一名年约三旬的中年文士,文士身后,一名穿着暗红劲装的老者,如同影子一样的跟随着他。

    杨铮只认得小姑一家,并不认得那文士,还以为他是姑父的朋友,因此热情的邀请众人进屋叙话。

    “哟呵,看来大海没说虚言啊,你小子真开始练武了?”

    庄冲天身材雄壮,满面络腮胡子,性格也是大大咧咧,一进门便拿眼上下瞅了杨铮一番,见他身子骨竟也开始变得魁梧起来,不由哈哈一笑的在杨铮肩膀上拍了一把。

    “不错,不错,这身子骨练的,有点老杨家的意思了!”

    杨明凤也是仔细打量了侄儿一番,眼圈禁不住的一红,语气有些哽咽道:“好,好啊,我们老杨家乃是将门世家,三代子弟,总算是又出了练武的苗子!你这模样,跟二哥反倒不大像了,到是越来越像阿爹!”

    杨明凤小时后跟假小子似的,经常跟着杨老国公出入军营,也常能见到老国公在军中的威风,今日骤然见到身材长开的杨铮,见他竟有五六分与父亲相像,一时间没能按捺住情绪,激动的不能自已。

    “小铮现在的模样,的确跟岳父大人有五六分像。嗨,我说夫人呐,你怎么突然转了性子,娘们唧唧的?”

    庄冲天见自家夫人情绪有些失控,不由打趣儿了一句,不料却立刻遭来夫人的白眼。

    “老娘本来就是娘们,今日见杨家家传有后,心里高兴,还要你来多嘴?”

    她身后那中年文士一直面带微笑的在打量着杨铮,一脸的饶有兴致。

    “都别干站着啊,进屋说话。姑爷,小姐,安先生,你们进屋,老奴去给你们张罗茶水!”

    “大海兄,别忙活了。过来的时候,我已命人去城中的建安楼订了雅间,你们收拾一下,咱们一块儿过去好好唠唠!”

    庄冲天拉住杨大海笑着道。

    他少年时也是投在杨老国公帐下效力,跟杨大海还曾在一个营帐里待过,两人关系莫逆,后来得了其他机缘,才退出行伍,入了江湖,闯出龙门镖局这偌大的家业。

    “少爷,您看?”杨大海看向杨铮。

    “行啊,难得姑父和小姑来一趟,大家下馆子好好聚聚。”

    杨铮自无不可,进屋稍稍收拾一番后,便跟着庄冲天一行人,乘了马车向城内东南的建安楼赶去。

    途中,杨铮向杨大海问了一下那中年文士的来路。

    得知此人竟是大伯身边的一名幕僚,脸色立刻就沉了下来。

    进到建安楼二楼的雅间后,杨铮的这种情绪虽没有表现出来,但看向中年文士的目光,却也冷淡了许多,招呼都懒得招呼他的。

    这一幕落在庄冲天夫妇眼中,惹的二人一阵苦笑。

    那中年文士态度到是很谦逊有礼,并未因杨铮的冷淡而不悦,反而很客气的跟杨铮见礼,自我介绍了一番。

    酒菜很快上来,众人推杯换盏,闲话家常,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气氛渐渐热烈,庄冲天终于道明了来意。

    他这次来是给那杨家做说客的。

    杨大海这次北上猎兽并不顺利,在太行山一带忙活了一个多月,只猎得一头普通猛虎,未能找到凶兽级别的野兽,不足以辅助杨铮锻体。

    他原本是打算再向北看看,途中却遇到了庄冲天的镖车队伍。

    两人闲谈中,庄冲天得知了杨铮竟弃文习武,且还拥有极高的武学天分,十分高兴,便邀杨大海与自己一同回了洛阳。

    庄冲天身家丰厚,各种习武所需的药材收藏了很多,当即就挑选了一大批材料,让杨大海带回去给杨铮用。

    好巧不巧,国公府正好派人来,想要请龙门镖局押送一批物资南下襄阳,负责与庄冲天联络的,正是这位幕僚安宜生。

    安宜生作为杨明安手下的幕僚,对杨大海并不陌生,从其口中得知了杨铮的事情后,立刻返回国公府,极力向晋国公杨明安推荐杨铮,希望能招杨铮回杨家。

    别看杨家现在表面风光无限,但实则已是青黄不接,到了十分紧要的关头。

    外人并不知晓,其实晋国公杨明安早年领兵打仗时,身体受创,留下了暗疾。这暗疾去岁忽然爆发,已经无法再生育子女。

    按照杨明安原来的打算,自是要想办法把二弟的嫡子杨玄铸慢慢培养起来,等其成年后,再把国公之位传给他。

    哪料杨玄铸不知从哪里听到谣言,说是他父亲的死,跟自己的大伯有直接关系,愤怒之下,竟与晋国公府断绝了关系。

    不止如此,为了表明自己的态度,杨玄铸竟不惜与杨家的死对头东昌侯府联姻。

    这件事在京城闹得沸沸扬扬,杨家因此而丢尽了颜面,据说连在家颐养天年的老国公,都被气的暴跳如雷,旧病复发,差点一命呜呼。

    安宜生的意思,是希望杨明安直接把杨铮过继在他府中,慢慢调教培养,日后顺位接班。

    反正都是老杨家的骨血,杨玄铸不行,那就选杨铮。

    当然,在没有彻底了解杨铮之前,有些事情安宜生自不会说出来的,但希望他能回到杨家,过继给自己的大伯这层意思,他还是向杨铮说的很清楚。

    他深信这些年在外过的十分不如意的杨铮,陡然被这样的大馅饼砸中,多半会答应。

    毕竟,他可是听说,前一段时间,杨铮动用了紫蟒令的事情。

    “没兴趣。”

    不料,在他说完这番话后,杨铮几乎没任何犹豫的就直接冷淡拒绝。

    “公子连考虑都不考虑,直接一口回绝,莫非还在生杨家的气?”

    安宜生实在没料到杨铮的态度竟是如此决然,脑子一时有些转不过来弯,忍不住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没兴趣就是没兴趣,没有为什么。当然,属于我杨铮的东西,我一定会自己去拿回来,这是杨家欠我母子的。”

    杨铮淡淡瞥着安宜生冷笑道。

    “铮儿,只要回了杨家,你不就能直接拿回属于你的一切了么?你这些年受的委屈,小姑看在眼里,也疼在心中,但杨家如今危机重重,的确需要一个强有力的继任者,你又何必说这些气话?”

    杨明凤也跟着劝道。

    “实话说吧,我已入了仙道,功名富贵于我如浮云。其他多余的话,我想就不用再多说了吧?”

    这些年多得小姑杨明凤照应,且杨明凤每年都会抽空来襄阳看他,对他也是疼爱无比,杨铮虽是夺舍重生之人,但这种感情也不是说割舍不顾就直接割舍的,因此他便解释了一句。

    而这话说出,整个房间瞬间安静下来。

    除了杨大海之外,其余人尽皆震惊的瞪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杨铮。

    “你,你是说真的?你真入了仙道?!”

    杨明凤激动的一下子站了起来,其他人的表情也好不到哪去。

    “侄儿又岂会蒙骗小姑?”

    杨铮笑了笑,轻轻一抬手,五指张开,一团火焰,凭空浮现在掌心之上。

    房间中温度瞬间提升了数倍!

    看见这一幕,众人再也无法平静了!

    庄薇薇吃惊的瞪大了眼睛,仿佛见了鬼一样的看着杨铮,整个俏脸激动的通红。

    那中年文士安宜生,竟比杨明凤一家子还要激动。

    “嘶!竟然是真的!公子,卑下冒昧问一句,不知您师从何派?”

    杨铮淡淡的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安宜生顿时意识到,自己问了个愚蠢的问题,连连道歉。

    杨铮收了掌心的火焰,道:“好了,今日只叙旧,不谈其他事情。”

    席间有了这段插曲,尽管杨铮说了不谈其他事情,但众人却依旧还是围绕着杨铮成了修仙者的事情,不断激动的探问。

    尤其是庄薇薇,一个劲的拉着杨铮撒娇,想让他看看,自己有没有仙缘。

    其他人自然也都露出了一脸热切渴望的表情。

    “想要成为修仙者,首先得有灵根,很可惜,凡人之中,有灵根者,万中无一。在座诸位都无仙缘,不必强求了。”

    杨铮也不怕打击众人,直接实打实告知了此事。

    众人不由均都露出了失落之色。

    一顿饭最后吃的是五味杂陈,杨铮也有些无语。

    吃过饭后,众人又闲谈一阵,庄冲天和安宜生等人,还有其他事情要办,只得与杨铮分别,杨明凤和庄薇薇到没什么事情,便邀请杨铮去了她们落脚的东河别院。

    这处院子坐落在城郊,是龙门镖局去年才购置的产业。

    三人闲话家常中,杨明凤向杨铮透露了一件机密之事,引起了杨铮高度重视。

    原来她们这次南下,表面是押一趟货镖,实则却是另有机密任务。

    据传闻,近年来,扬州淮南王曹光,在暗中招兵买马,意向不明,引起了朝廷警觉。

    朝廷数次派出密探,南下扬州刺探消息,但派出的探子,尽数离奇失踪。

    如此一来,朝廷越发重视此事,但朝廷密探没办法渗透进扬州淮南王府,只能向晋国公府求助。

    杨老国公当年坐镇北部边地,门下将领故旧遍及天下。

    如今担任荆州军卫营的镇南军大将黄审良,曾在杨老国公帐下十年,跟随老国公南征北战,与老国公感情颇为深厚,后来也是得老国公举荐,才得以接掌了荆州军卫营镇军大将之职。

    这黄审良在担任了镇南将军后,把荆州军卫营经营的铁桶一片,随着权势日增,已经渐渐有些尾大不掉,有时候连朝廷的命令也是阳奉阴违。

    今上本想下一道密旨,着黄审良暗中调查淮南王之事,又担心黄审良与淮南王暗中有勾连,于是便想到了让晋国公府出面办理此事。

    原本杨家是根本不愿意掺和此事的,毕竟,今上也好,淮南王也罢,都是大魏皇族,他们内部的纷争矛盾,外人一旦插手,将来无论结果如何,都将两头受气。

    但架不住太子三番两次过府向老丈人杨明安游说,无奈下,杨明安便接下了这个差事,派了心腹安宜生和妹夫庄冲天南下,密谋办理此事。

    此行除了他们之外,皇宫大内也派了高手密探随行,如今就藏在城内。

    这些权谋之事,杨铮毫无兴趣,真正令他重视的,却是那个淮南王。

    提起淮南王曹光,杨铮也是略有耳闻的。

    传闻此人是今上的胞弟,十分崇慕黄老仙道之学,在府中建有聚仙阁,专一招揽天下修道仙人,在江南一带十分出名。

    据说聚仙阁中,招揽的就有龙虎山和茅山的修士。

    淮南王曹光,还拜在了龙虎山一位天师的门下修道。

    若淮南王真有谋反之意,势必会设法谋夺荆州,把整个江南区域纳入自己的版图之中。

    襄阳作为历来兵家必争之地,肯定是淮南王府要谋夺的第一军事重地。

    杨铮考虑到未来一段时间,或许还会有龙虎山弟子出现在襄阳。

    甚至先前出现在襄阳的王道全师徒三人,极有可能就是聚仙阁招揽的修仙者。

    王道全师徒出了事儿,恐怕这消息应该已经传到了龙虎山和聚仙阁。

    这还真有些麻烦了。

    杨铮忍不住揉了揉眉心。

    告别小姑和表妹后,杨铮一脸沉思的返回了自家小院,心里一直在盘算着这件事该如何应对。

    若是一般的修仙者杨铮自然无惧,但要是来了炼气十层以上的高手,他就没多少把握了。

    主仆二人回家后,杨大海笑问道:“少爷,不知老奴离开的这数月,你的莽牛劲练的如何了?”

    “还好,已经大成,快要圆满了。”

    杨铮收回神思,笑了笑道。

    “那感情好,正好,这次老奴从姑爷那里拿回来不少上好的药材,接下来,老奴便把‘长臂爆猿劲’传于少爷,等少爷练了此拳,应该就能把筋肉磨炼圆满,可以借助药物,磨炼五脏六腑了。”

    杨大海听了杨铮这话,顿时极为高兴,一张老脸都笑开了花。他看出杨铮在烦恼什么,但却并不知在自己离开的这段时间,杨铮经历了什么事情,因此自顾自劝了杨铮几句。

    “既然少爷对权谋之事不感兴趣,何苦还去想那些?那些事儿自有安先生谋划去。”

    杨铮莫名的笑了笑,道:“是啊,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何苦自寻烦恼?来吧,海叔,把那‘长臂爆猿劲’传给我吧。”

    “这才对嘛,少爷,您瞧好了!”

    杨大海哈哈一笑,在院中摆开手脚,一招一式,演练起“长臂爆猿劲”拳法。

    这套拳法,要比莽牛劲复杂许多,共有六招,第一招炼筋,接下来的五招则分别对应了五脏六腑,乃是真正的炼脏秘法。

    猿猴的身体构造与人体十分接近,而爆猿又是猿猴之中,力量最大的一种。

    它们皮糙肉厚,脾气火爆,是丛林中天生的斗士,发起狂来,连豺狼虎豹都敢正面死斗,且天生力大无穷,成年的爆猿,有生撕虎豹之能。

    爆猿之所以有这样强大的力量,皆因它们天生懂得如何淬炼自己的筋骨皮肉和五脏六腑。

    这套拳法脱胎于长臂爆猿的各种动作,对筋骨皮肉和五脏六腑,都有着淬炼功能。

    尽管这套拳法比莽牛劲复杂很多,但杨铮还是只看了一遍,就基本学会,再看第二遍后,就彻底摸清了这门拳法的门道。

    趁着杨铮在院子里练拳,杨大海从纳物符中,取出一堆堆的药材,按照药方,开始处理这批药材。

    投入到修炼中,杨铮彻底忘掉了一切,日子又开始变得单调而充实。

    改练“长臂爆猿劲”的第三日,杨铮的筋肉彻底磨炼圆满,莽牛劲也在筋肉圆满后,跟着被杨铮修炼圆满,在筋肉中,炼出了真正的莽牛劲。

    莽牛劲的诞生,一下子让杨铮的肉身爆发力,由五百斤暴增到八百斤。

    除开内气不算的话,这已经是普通凡人肉身力量所能达到的极限了。

    持续不断的练了大半个月,在新的药材辅助下,杨铮竟很快就把“长臂爆猿劲”修炼到了小成。

    此时他已非常肯定,自己在武道上,的确有着远超常人的天赋,这并非只因他拥有超高悟性所致,而是真正的有天赋。

    他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五脏六腑不断的在得到提升和淬炼,越发强劲。

    这段时间,小姑一家和那安宜生,时不时还会来探望杨铮一番。

    他们显然还没有放弃先前的想法,反而在得知杨铮入道后,越发迫切的想要让杨铮回归杨家。

    其实,这一消息,早在那天后,就被安宜生用秘密之法,传回了京城晋国公府。

    安宜生已经明确表示,老国公十分想念他这个长孙,希望杨铮能够抽空回一趟京城。

    但很显然,安宜生他们根本不了解杨铮。

    既然做出了决定,杨铮就绝不会改变自己的态度。

    任凭几人磨破了嘴皮子也无用,这令他们都相当郁闷和无奈,只能暂时作罢,准备另想他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