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一凡有条龙 > 第221章:白蟒失踪
    男女之间的感情问题,甘一凡连初哥都算不上,估计还比不过小学生,一二年级的小朋友“我女朋友可漂亮了”张嘴就来,而“女朋友”这个概念,对于甘一凡来说还很陌生。

    吴恒和方巧玲的感情深浅他不清楚,他只觉得表面无所谓的吴恒内心很痛苦,但他不知道能为吴恒做些什么,陪他喝顿酒,醒来,挥手告别。

    内心惆怅。

    至于童旭宁涛,他根本不在意,经历过罗布泊一系列事件,回到正常社会,他心态已经改变许多,小打小闹,小恩小怨根本无法影响他心境。

    眼下,他只有两件事要做。

    第一别墅过户;

    第二提防黄凯。

    黄凯的事没有定数,他无法主动,只能被动等待应对。

    凑钱就成为这几天他首要的事。今天因为吴恒的关系,两人在水下围追堵截,初次配合却战果斐然,五条罗非鱼都快赶上买大皮卡花销了。

    如果明天还能有五条罗非鱼收获,他也不用为钱的事烦恼。

    四点来钟到家,才进门,汪兰紧张兮兮跑过来,他还以为黄凯又来了,却不是,汪兰说两只熊和白蟒打起来,她也不敢劝,躲在房内看,然后看见白蟒翻墙走了。

    甘一凡吓了一跳,白蟒没有他的约束,一旦跑到其他地方那可真麻烦大了。

    泳池边到处都是水,还有熊毛挂在铁笼子上随风飘,所幸没有见到血迹,也没有闻到血腥味。到后院看了眼,两只熊趴在树下睡觉,身上也没看出受伤来。叫醒两只熊训了一通,警告它们不要乱来,回头找白蟒。

    沿着白蟒离开院墙翻出去,白蟒气味往北山去,甘一凡稍稍放心,只希望北山不会有无聊游客出没。

    上山,没有遇见人,而白蟒气味也在山顶消失,没有从索桥上过,估计是下河了。

    “应该会回岛吧?”甘一凡嘀咕道,摸摸肚子,饿了,回身下山。

    如果是在以前,他直接就上岛寻找了,可现在岛上不方便找吃的,他得吃饱肚子再上岛。

    本来只打算回家随便吃点东西填饱肚子,有汪兰在,没让他乱吃,材料都是现成的,蒸饭的工夫而已,甘一凡也能等得住。

    趁汪兰做饭,甘一凡干脆宰了头羊,袋子一装系腰上,顺手把工兵铲带上,回头上岛直接把防空洞里的木盒带下山。

    吃完东西,打包一份米饭上山,过桥上岛,直接往白蟒领地赶去。

    到地头找了半天,把白蟒有可能藏身的地方都找遍了,结果没有,白蟒没回来。

    有点慌,再仔细想想,白蟒会不会钻进防空洞?

    十年前,怪兽带他上岛,他第一次见到白蟒就是在防空洞内,那个时候白蟒还不是白蟒,只是一条体型粗大的蟒蛇而已,防空洞是它的家,当然了,他住进防空洞,白蟒也就只好搬家。

    如今白蟒活动区域距离防空洞并不太远,走上一段路进入他的地盘,再走不久就是防空洞。

    只是依旧没有。

    洞口完全没有白蟒气息。

    “莫不是去了两只熊领地?”挖出一口大箱子,里边装着大大小小的木盒,将大箱子绑在身后,甘一凡往变异黑熊领地找去。

    变异黑熊不在,黑熊活动区域见到几头野猪,还有几匹狼。

    当甘一凡见到几匹狼的时候就猜到白蟒没有来,因为在这座岛上,只要有狼群出没的地方,就不会有其他强大变异兽,而例如白蟒与黑熊活动区域,它们在的时候狼群也要绕道而走。

    到处都找了,基本可以确定白蟒没有回岛,甘一凡也无奈,只好去找狼王,要它留意白蟒动向。

    小湖边修炼,修炼完回家,把大箱子交给汪兰,汪兰一如之前,大大小小十几口木盒箱子编号记录,打算明天直接送到寄卖古董的店老板家去鉴定真伪,看看能不能在初六以前卖出去几件。

    外甥大年初二也不歇着,她能猜到外甥不想动用分给她的钱,只好在力所能及的事情上帮忙凑集别墅过户资金。

    大年初三,甘家庄街头开始出现游客,庄里饭店不开张,这些游客估计都知道,都是自带食物前来。多数人在湖边游玩,少数人也会赶早登北山看日出。

    汪兰大早出去了,把徐明亮留在家里。甘一凡不大放心这个姨丈,把两只熊关进铁笼子,这才出门找老倔头喂狼出湖。

    多带两只羊十来只鸡鸭鹅上码头,敲晕一只羊带上岛,转悠一圈没见到白蟒,又去了狼窝问狼王,依旧没有白蟒消息,那就没办法了,丢下羊离岛。

    今天出湖没有昨天那么好运,用去几个小时只捉到两条大罗非,不过也在计划内,能卖个三十来万,甘家保和陈桂芳两家一家一条分了。

    就眼下,过户别墅的钱其实已经够了,不过住别墅和住在甘家庄完全两个概念,住甘家庄不用花钱,最多就是一些清洁费用,而在甘家庄也没人会管甘一凡要这个钱,住别墅当然不一样,物业费就是一大笔,还有其他开销也不是小数目,汪兰都有跟他说过。

    以后上学还要出任务,指不定什么时候能出湖捕鱼,趁现在有时间,能多赚一点是一点。跟老倔头继续约好明天上午出湖,这才回了家。

    汪兰回来了,特别兴奋,十来个木盒箱子,除了最大的木箱和两个略大的木盒之外,其他全是沉香木盒,当场店老板自己收了两个,给出的价格适中,直接转账汪兰三十几万,汪兰一股脑全转给甘一凡,这次说什么都不要分成。

    甘一凡也不吭声,把手机掏出来,给汪兰看银行短信,汪兰看了银行余额大吃一惊,昨天还只有七百四十万,今天就多出一百多万,加上她刚转过去的三十几万,加起来都快九百万了。

    “你都干嘛去了?抢钱啊!”汪兰难以置信。

    甘一凡呵呵笑,“捉鱼,昨天捉了五条,今天两条,加一起一百多万,小姨,别墅过户的钱足够了。”

    所以甘一凡还是分得很清楚,该他的钱他要,分出去的钱他不要。当场又把三十几万转给汪兰,接着说:“卖木盒的钱你都留着,用来付别墅各种费用,我也不清楚到底要多少,每个月都要算的吧,好麻烦,都交给小姨打理。”

    “小姨又没说要搬过去住。”汪兰眼圈又红了。

    甘一凡见不得这个,边起身往楼上走边说:“小姨,我在甘宁上学会住在别墅,等我毕业了还是会回这里,甘家庄才是我的家,别墅小姨住去,可不比临安小区住着舒服。”

    最后一句话说完,甘一凡对汪兰挤挤眼,显然很多事他都心知肚明,只不过平常不说罢了。

    第二天是正月初三,甘一凡没有多大改变,大早修炼,修炼完上岛喂狼找白蟒,白蟒依旧没有回来,又去了湖里捉鱼,这次也没有变化,捉了两条鱼回头,许菀忽然来电话了。

    初四许菀过来,一起过来的居然还有许菀母亲,甘一凡诧异,许菀解释了一下,她母亲曾经是甘教授学生,这次过来一是拜祭甘教授,另一方面就是想跟甘一凡见一面。

    至于见甘一凡干嘛,许菀没说,倒是说了具体时间,明天上午十一点左右会到甘家庄,然后她母亲还有其他事要办,而许菀会留下来吃中饭,下午还有其他人要过来见甘一凡,但下午要来的人许菀电话里没有透露,只说到来之后再告诉他。

    挂上电话,甘一凡寻思半天,他爷爷给他留下不少学生的联系方式,比如甘大校长陈子康,还比如房管局中心主任王凯等等,其中也有魔都的,但甘一凡仔细回忆,魔都的几个好像都是男的。

    他却不知道许菀母亲不是魔都人,而是甘宁人,只不过读完老教授研究生嫁到魔都去了。

    船靠岸,甘一凡也没打电话叫人拉鱼,交给老倔头处理,临走时告诉老倔头明天家里有客人,出不了湖,喂狼也要老倔头自己去办。

    老倔头痛快答应下来。这几天喂狼,狼群接受他,并渐渐对他亲近,他也乐在其中。

    离开老倔头家,顺道去俞二爷家。俞二爷家门口放着一些礼品,却不见人,这几天其实都是这样,俞二爷闭门谢客,那些俞二爷治好的病人来拜年,隔着院墙说上几句,放下礼品走人。

    敲门,徐雯来开门,一起把礼品带进屋。

    “二爷,明天家里来客人,中午还让小雯给您送饭过来。”

    “正想让小雯跟你说,明天我要出趟门,估计夜里才回来,不用送饭了。”

    徐雯说:“周教授请二爷吃饭。”

    “哪个周教授?”才几天工夫,甘一凡已经把陈玉波导师给忘了。

    俞二爷敲敲甘一凡脑袋,“你这记性哟,小陈导师周文斌。”

    “哦,是他呀。”甘一凡挠挠头,“这几天事多,把他给忘了。”

    “大过年的有什么事?”俞二爷随口问。

    “哥要喂狼,要捉鱼赚钱买别墅,白蟒和黑熊打架跑了,家里还遭了贼。”徐雯嘴快,一股脑全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