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穿成短命女配之后 > 第三百六十一章 重要任务
    许兰因打趣道,“李大哥越来越俊俏了。”她不好说长高,拿俊俏说事。

    说得李洛脸通红。

    李兰亭笑道,“不止是俊俏,李大哥好像还长高了。”

    赵无赶紧否认道,“表哥已经成人,怎么可能长高。之前是他腿不方便没有站直,现在能站直了所以显得更高了些。”

    李洛也为自己这么大年纪还能长高开心不已。温家是武功起家,家里人的个子都高。之前他的个子也高,只是在十四岁受伤以后,就没长多少。

    赵无和许兰舟骑马,其他人坐马车,去了秦府。

    秦家人厚道,对许兰月跟秦氏生的几个孩子一视同仁,让小姑娘很开心。

    除了闽户都是亲戚,闽户又跟他们极熟,男人们也没去前院,都在正院玩。秦澈、闽户、李洛几人陪着秦老爷子打马吊。秦儒和赵无下西洋棋,许兰舟在一旁观看。许兰因、秦红雨及小些的孩子玩着军棋或是跳棋,秦氏和秦夫人、秦大奶奶逗着小祥哥儿。

    屋里笑闹声一片。

    秦氏坐在马车里都在笑。自己堂堂正正带着儿女、女婿回娘家,之前想都没敢想过。

    直接去了秦府正院。许兰因四姐弟,包括赵无兄弟给秦老太爷磕了头,给长辈见了礼,每人都得了一个大红包。李洛也得了,让他很不好意思,也是开怀。在温家,从他十四岁以后就没再出个那个小院,也没再得过长辈们的红包。

    小祥哥也给秦氏磕了头,给许兰因几个长辈见了礼,得了一厚摞的红包,笑得他见牙不见眼。

    他觉得目前自己应该出去找事做,不能再继续呆在家里让弟弟养。挣些钱的同时,在实践中锻炼自己的能力,以后恢复身份才能走得更远。他的腿已经大好,又长高长胖,即使温家几人见了他也不敢轻意相认,更别说那些十几年没跟他见过面的故人了。

    现在,他和赵无已经不怕温家人。赵无的官虽然小,却在皇上、太子、周家、南阳长公主那里都挂了号,许庆岩也在御林军里被重用,未来弟妹的外祖母是长公主……他们怕的是幕后的蒲家,不知蒲家为何要整死他们兄弟。

    李洛跟闽户熟悉,但赵无已经在按察司,他不好再去,就想去知府衙门当个小吏。

    许兰因又想起前世的麻将,想着什么时候弄出来。这东西当然不适合在高雅的心韵茶舍玩,以后再开个茶楼主打推出。

    李洛跟秦澈说了他想去知府衙门当小吏的打算。

    他的远期目标是把父母的死因查清,为他们报仇,再把属于他和赵无的东西夺回来。但这些事要徐徐图之,而且主要靠赵无,他只能在背后出谋划策。

    赵无也高兴,过去给秦澈抱拳感谢。

    众人在秦家高高兴兴玩了一天,吃完晚饭才回家。

    初四,许兰舟带着卢氏和小厮华山回老家。之所以带了卢氏,一个是让她路上照顾许兰舟,许兰因还给她布置了一个重要任务。

    秦澈笑道,“李公子是监生,学业优秀,满腹才华,就委屈你暂时跟杨目一起给我当师爷吧。”

    李洛一直佩服秦澈能力强,官声好,为民办实事,还左右逢源,跟在他身边能学到更多。

    他放下手中的牌,起身给秦澈作了个长揖。

    听说秦氏真的要跟许庆岩和离,许老头的手又哆嗦起来。伤心地想着,皇亲国戚真的当不成了?

    许老太气得又是一通骂,“这下好了,你把儿子媳妇终于闹散伙了。孙子们没有了亲娘,多可怜,兰亭还那么小。你不是总说周氏比秦氏好吗,有本事你就去把周氏从坟头里请出来。”

    卢氏在一旁说道,“周姨娘虽然为朝廷作了贡献,跟我们夫人同为四品诰命,可两人真的不能放在一起比。我们夫人是高门千金,周姨娘只是一个丫头。我们夫人是正妻,可周姨娘……平妻也是妾不是,我们只能叫她姨娘。”

    次日下晌,许兰舟几人到了小枣村。许老头夫妇看见二儿子和二房其他人都没回来看他们,失望不已,老太太还哭了。

    许老头气得直咬牙,却没有敢再乱骂,只说道,“老子都回乡下了,他们还要怎地?”

    许兰舟虽然给老头口磕了头,却也没有好脸子,更不像原来那样跟他们亲近。而是说道,“爷,你是我爷,我也是没法子了。我们家快散了,我娘已经买了一个宅子,说跟我爹和离后就搬过去住。”

    许兰舟只在老家呆三天,次日许老太又让人去请许枝娘一家和许大丫一家来吃饭。卢氏则把许兰因的礼物分别送去许里正家、三爷爷家,在村里看到妇人或是孩子就送几颗京城的果糖给他们,说是夫人娘家长公主府的糖。

    给那两家的礼物更是精致,各两块锦缎,各六朵宫花,各一包御膳房做的豌豆黄。

    那两家一听宫花是宫里娘娘和公主戴的,豌豆黄是皇上一家吃的,激动地先把东西供在桌上,磕了几个头,才起身一家人轮流看了一圈,每人掰了一点渣渣尝。不敢多吃,要招待贵客或是送礼。

    老爷子还想问哪个高门,卢氏已经去收拾东西了。

    这次许兰舟也没有给他们送大礼,只送了他们十两银子,两块锦缎,两包豌豆黄。说银子是自己的孝敬,另两样东西是长公主府回的年礼。

    儿子没另外给孝敬,老两口也没敢挑理。大房什么都没得到,也不敢多说。

    卢氏又说,秦氏出身高门,因个别长辈不慈,早年出门寻亲遇到坏人,正好被许庆岩所救。为感谢许庆岩的救命之恩,托付终身,下嫁于他。她本家同南阳长公主和柴驸马是旧识,从小就得长公主喜欢。上年底长公主才知道她还活着,马上认了她当义女,以后还会正式过继……

    可许老头不知所谓,天天跟着那些碎嘴编排秦氏出身低贱,前两个月在省城骂得秦氏上了吊,还好被大姑娘发现救了下来。上个月又乱骂,说秦氏出身不好,比不上周氏,秦氏差点被气死。秦氏无法,只得提出让贤,自请下堂……